详细描述

“瞧见了,不错不错,至少比上一个胸大了很多。”黎浅浅随手取了几种酒开始调制着。莫冰正儿八经地来了句:“我是揪心他的肾。””黎浅浅笑了笑,井星海的肾定是极好的,不然女伴怎的换得如此勤呢?莫冰托腮盯着黎浅浅:“我是一直没有瞧明白,井星海到底是要图你什么?”

薄总夫人又美又野(黎浅浅)精彩试读

男子长着一张雌雄难辨柔美的面容,高高的身形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小的时候有几分雅痞,像极了画卷里风流倜傥风流公子哥。

黎浅浅惜字如金:“庆功宴。”

这人就是黎浅浅所在医院背后的实际控制人,背景殷实,年轻有钱,名唤井星海。

有传闻说井家的老爷子是建国初期立过功的将军,正气十足。只可惜井星海这个给予厚望的孙子养成标准的纨绔。

也曾有人揣测黎浅浅与医院背后的人的关系微妙,是唯一一个直呼大名的医生,而黎浅浅任职后就对她像是亲女儿一般好。

井星海不羁的笑笑:“我圈子里有几个朋友在,你过去喝一杯?”

黎浅浅摆手:“算了,你不是还给我的手买过巨额保险?我就不去做风险大的事了。”

说的好像她是个滴酒不沾的人一样。

井星海瞅到了旁边的垃圾桶的烟鬼现场,没好气:“少抽点烟。”

说着他抬了抬下巴,“你的手烫到的话,我那些投在你身上的钱怕是要飞走了。”

黎浅浅淡然:“老板说的都对。”

她余光扫了一眼旁边那个女人,好像是医院的人,似乎还是外科新来的,长得倒是不错。

收回余光,黎浅浅绕过他们去了女厕所,然后打火机摩擦轮响起。

井星海寻声望去,见到白嫩的手拿着细长的烟,雾气朦胧了脸庞。

井星海眼神深邃的望着,直到黎浅浅背影消失,才伸手揽住身边女人的腰,想着刚才只有黎浅浅才能做到的性感撩人的吞云吐雾。

“会抽烟吗?”

女人摇头,愣愣的说:“不会。”

他搂着离开,没有再说话。

“刚才那个就是黎医生?”女人小心翼翼说。

“嗯。”井星海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认识吗?”

听这漫不经心的语气,女放松了紧绷的神经:“看着也没有听说的那么特别,也就那样嘛。”

特别?也许是道听途说了医院的传闻。女人就是多疑善妒,总是带着一种唯我独尊的自带优越感的物种。

他停下来,轻轻揉了揉女人的腰肢,轻笑。

“你可知你嘴里那个就那样的女人,不过是学了九个月的散打就把我打得很惨。”顿了顿,“我学散打已经七年了。”

“……”

半响的沉默。

女人目光盈盈怯怯抬头,不安的拉了一下井星海的袖子,有点怕他生她的气。

他温柔的摸摸女人的脸轻笑了一声。

“明日你的薪资就升了五档。”指腹划过女人红彤彤的脸到耳洞上,捏了捏,低声,“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

女人不敢置信的僵在那里信。

这个男人在欢好的时候总是温言细语,就连丢弃的时候也这般柔情蜜意,看似有情其实是根本不在意的无情。

女人泪眼朦胧,紧咬着唇瓣:“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惹得你不高兴了?”

“没有。”放开了手,慢悠悠的拿出口袋里的方巾,优雅的擦手,把方巾的一角放进了女人低胸的领口里,笑着说,“睡腻了。”

“……”

这真是个混蛋!

黎浅浅又吸了一支烟,喷了一点淡的香水,才回去了,但是包间里只剩下莫冰坐在吧台调制着一杯看着好看的鸡尾酒。

莫冰见她来了,随手递给她。

她喝了一口,嗯,伏特太少真没味道。

黎浅浅把鸡尾酒推给莫冰。

“我刚才瞅到老板了。”莫冰加了几个冰块,笑着,“身边又换了个美女。”

“瞧见了,不错不错,至少比上一个胸大了很多。”黎浅浅随手取了几种酒开始调制着。

莫冰正儿八经地来了句:“我是揪心他的肾。””

黎浅浅笑了笑,井星海的肾定是极好的,不然女伴怎的换得如此勤呢?

莫冰托腮盯着黎浅浅:“我是一直没有瞧明白,井星海到底是要图你什么?”

来者不拒的井公子,唯独对黎浅浅不同,无条件给资源设备,酒都没有让她陪着喝过一次。

黎浅浅的酒也调好了,抬头晃着手中的杯子:“图钱,我是摇钱树,他是商人。”

莫冰挑眉,看着黎浅浅晃了晃觉得不太满意又加着威士忌和伏特加。

她低着头,边忙边说:“井星海并不是人傻钱多,就说他睡过的,替他赚来的利益也远大于投入了。”

莫冰叹气,点点头:“医院在这么短时间在行业新起也不是空有壳子,看来他不敢睡你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你比他更毒辣了。”

黎浅浅没有回答,搅拌了几下,把杯子成品递给莫冰:“酒精很低,是你的口味,试试吧。”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