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不怕,我和你是同类,我不会伤害你,你就在这里安心住下吧。”黎苏安慰赤狐说。那赤狐虚弱地点了点头,“多谢,我叫青儿。”“我叫黎苏。”赤狐伤势比较严重,黎苏便渡了些许真气给她,有了这些真气,青儿才看起来好了许多,很快就有热水送了进来,黎苏用水给她轻轻清洗,一切收拾妥当,黎苏让青儿软榻上休息,当然,失去这么多真气,黎苏自己也会觉得头晕,安置好青儿,她便累得坐在椅子上,就这么迷迷糊糊睡着了。

小狐狸,别来无恙(黎苏)精彩试读

“街上看到的,可怜的很,便带回来了,李叔,劳烦你让人抬一盆热水到我房内。”黎苏道。

“是,我这就去。”管家忙答应着。

佐天凉道,“你……白日间就要沐浴?”

黎苏摇摇头,她抱着怀里受伤的赤狐道,“不是我,是她。”

佐天凉微微皱眉,“这虽然也是狐,但是不至于让你这么重视吧?”

黎苏正色道,“其实……哎呀,现在我没法和你说,我先回去了。”说着,黎苏抱着赤狐进到屋子。

“等一下。”佐天凉叫住了黎苏。

黎苏回过头,“何事?”

“我就要回宫了,都不和我说些什么?”佐天凉的语气里还带着些许期望。

黎苏这才恍然,佐天凉是为了她才偷偷出宫的,若是平时,黎苏倒是一定会相送,只可惜现在不同,她怀里还抱着这只赤狐,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王爷就一路小心,反正进宫的路你也熟了,我就不送了,下次再送,可好?”

话音刚落,黎苏就一溜烟儿不见了踪影,只剩佐天凉一人愣在原地。

合着他冒着风险着急忙慌地偷偷出宫,就是当了半天的跟班儿?佐天凉愣了半天神才从心底里接受这个事实……

回到屋子,黎苏将那赤狐放在软榻上,“你怎么样?”

那赤狐努力睁开眼睛,她望着黎苏,道谢,“谢谢你……”

“不用谢,我瞧见你被虐待,心里也难受,不过,你既然是狐族,并且还是一只有点修为的狐,为何会被人类抓住?”黎苏问。

那赤狐说,“若是寻常,他们自然是抓不住我,只是前些日子我刚好受过伤,元气大失,这才中了他们的圈套,被抓了起来……”

“不怕,我和你是同类,我不会伤害你,你就在这里安心住下吧。”黎苏安慰赤狐说。

那赤狐虚弱地点了点头,“多谢,我叫青儿。”

“我叫黎苏。”

赤狐伤势比较严重,黎苏便渡了些许真气给她,有了这些真气,青儿才看起来好了许多,很快就有热水送了进来,黎苏用水给她轻轻清洗,一切收拾妥当,黎苏让青儿软榻上休息,当然,失去这么多真气,黎苏自己也会觉得头晕,安置好青儿,她便累得坐在椅子上,就这么迷迷糊糊睡着了。

这一夜,看似和往常一样平静,然,这皇城永远都不会真正平静下来。

皇帝连下两道圣旨,一是撤了薛绍的职,命令他一家人立即迁出京城,永远不得回来,二是让二皇子去南疆驻守,当然,对于二皇子去南疆,名义上只是让他去历练,至于实情,太多人都心知肚明。

黎苏一觉醒来,腿麻胳膊麻,她看了眼软榻上的青儿,还在熟睡着,随即她站起来准备出去走两步,只是这猛然一站,突然头一阵眩晕,接着脚下不稳,她跌倒在地上,碰倒了椅子。

“傻狐狸,你怎么了?”

随着门被推开,黎苏只见一大一小身影走了进来,那白团子风一样蹿过来,担忧地看着她,佐天凉一身黑袍,也蹲下身子,他扶起黎苏,担忧道,“黎苏?”

黎苏迷迷瞪瞪,张了张嘴本想说话,怎料眼前一黑,她又晕了过去。

这下可是急坏了佐天凉和白团,佐天凉把黎苏抱到床上,“我去让人请大夫。”

白团眨巴眨巴眼,认真道,“那该请给人看病的大夫还是请兽医?”

佐天凉被这个问题难住了,是啊,黎苏的真身可是一只狐狸……

“那就……都请吧……”

“……”

二人忙活着,完全忽略了一边软榻上的青儿。

有了黎苏的真气,又好生休息了一晚,青儿已经好了很多,此时,她已经醒了,看着在屋里忙活的一大一小,她眼里流露出一抹羡慕之色,而后幽幽地看着床上的黎苏,内心渐渐生出来一种不一样的情绪,为什么都是狐狸,这命却差距这么大?

白团守在黎苏床边,佐天凉则出去亲自请大夫,毕竟这次还要请兽医,为了不让人觉得奇怪,他只能亲自前去。

白团看着黎苏,自言自语道,“傻狐狸,自己一个人才待了一晚上,就把自己弄成这个熊样子!唉……”说着,白团又百无聊赖地转头。

可当他看到软榻上的一只狐狸时,惊得差点从床边掉下来,等看清楚这的的确确是一只狐狸时,白团惊呼道,“我的老天爷,来一只狐狸不够,怎么又来一只?还是红毛的!”

青儿出声道,“叨扰了,我叫青儿。”

“还是一只有修为会说话的狐狸,你是哪来的?难不成是傻狐狸的亲戚?”

青儿摇头道,“不,我是黎苏救回来的。”

“哦……原来如此,”白团点头,顿了会,他看着青儿问,“不过你一个红色狐狸,为什么叫青儿?”

“……”

和青儿聊了一会,白团砸吧砸吧嘴,“原来傻狐狸是为了你才成了这个样子,呵……真不愧是傻狐狸啊。”

青儿低下了头,“是,奴家也觉得不好意思。”

白团突然冷眼看着她,“你要是真的不好意思,就不该用她的真气,你明明也能看出来,她的修为不过如此,如今真气给了你,她的身子必然会受到损伤,倒是你,既然没到濒临死亡的地步,就应该慢慢养着,这种伤害别人有利自己的事情,你倒也真能做出来。”

青儿的狐狸头又低了几分,“是,都是奴家的错。”

白团教训了青儿一通,似乎是累了,便跳下床翻找吃的,很快就把黎苏昨日买的吃的都翻出来,叼到床边吃起来。

于是乎,在这屋里,一人躺在床上,一只白猫卖力吃着,粘的胡子上都是点心渣子,还有一只狐狸乖乖蹲在一旁……

很快,佐天凉回来了,他进屋看到乱糟糟的床边,忍不住上前有些粗鲁地把白团揪到一边,“让你看着点人,不是让你睡觉!”

白团伸着爪子轻轻摩擦着耳朵,小声道,“我不小心睡着了……”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