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谷风!见到苏小姐还不问好?”众多的师兄师弟和长老们都不断挤眉弄眼,示意他快过来。谷风内心愈加烦躁,缓缓走去,众人让开一条道来。“不归山外门弟子谷风,见过苏小姐。”谷风声音寡淡,仿佛随时准备离开。“呵呵,原来你叫谷风?真有意思,看来这不不归山伙食不错,能把一具骨头架子养成人样。”苏雨婷戏谑地笑着,坐在流云木椅上,翘着二郎腿。“什么?谷风还与苏小姐认识?”众人心惊。

冥道仙尊(谷风)精彩试读

“师父在上,请收徒儿一拜。”许久过后,楚渊终于下定决心,开始了他的第二段人生。

“好!”血煞非常高兴,望向谷风,似有深意地说道:“这个小娃娃也很不简单呐……”

血煞看到了先前谷风对付夜魑的手段,与其说是有某足以跨阶挑战的功法,倒不如说这是一种真气形态的碾压。

夜魑修炼的是魔气驳杂的灵气,其真气精纯已经超越寻常道门修士,但在谷风面前却像是风中残烛,只能以成倍的灵气压缩补充,这是任何术法秘籍都难以企及的。

“小娃娃!这柄招魂幡老夫苦赴三百余年,终于将它激活。”血煞将那柄大旗横放在谷风面。

“你也算是救了老夫半条命,老夫潜力已尽,已经阳寿无多。这柄招魂幡,送给你罢。”

不等谷风回答,血煞便化为一阵猩风,粗狂的声音回响在山洞中:“这琅琊秘境乃是我闭关百年之所地,若不是我和那夜魑血战杀死九成的魔物,你两兄弟十死无生。”

“好了,此间事了,你们最后聚聚,下次相见不知是何年月了。徒儿,我在瀑布口等你”。回声渐渐散去萦绕。

谷风拿起地上的招魂幡,一条条晦涩的道诀便一股脑传入他的脑海。

楚渊真切说道:“阿风,你性格沉默行事沉稳,为兄放心。如今我修为尽失,这枚储物灵戒你拿着,在不归山好好修炼,我们兄弟有缘再见。”说罢便递给谷风一个金红色的戒指,向瀑布走去了。

“渊哥,保重!”谷风也不是拖泥带水之人,拱手离开。

谷风前脚刚出洞府,正好赶上大部队,次日清晨回到不归山。

回到住所,谷风放出神识,确定四下无人后打开了剑匣,将招魂幡也取出。冥气流动,《浮鼎冥王剑诀》没有阻碍感便翻到了第一页。

“九幽招魂篇……六月飞霜篇……”

像上次的《匿仙迹》一样,古籍上的字符随着冥气流动到了谷风的脑海中,原本密密麻麻的记载正在逐渐消失。

“嗯?还需万魂怨戾之息么……冰心妖核,凌寒草……”谷风读到前两篇的开头,就有一行血红色的标识,“麻烦了,这些辅佐材料想必极难寻找。”

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眼神看到了墙边的招魂幡,顿时有了笑容。

“心忘念虚,即欲超界。魂归来兮……”谷风双手挥舞着招魂幡,无数凄厉哀嚎顿时涌现,被卷入那柄黑剑的金色眼珠中。

持续到了傍晚时分,谷风手中的招魂幡突然折断,黑色长剑嗡嗡地响彻起来,飘向谷风一剑横穿了他的头顶,黑色气息紊乱环绕。

一刻钟过后,谷风此刻已是彻底掌握了《浮鼎冥王剑诀》的第一篇“九幽招魂”,修为也是一路突破到了炼气九重天圆满的境界,空气中偶尔噼啪作响,似火焰跳动的声音。

他轻抚手中黑色长剑,望着那枚金色的眼眸自言自语道:“不知这柄魔剑是何品阶?”

霜天大陆的兵刃品阶分为凡器,灵器,魂器,宝器,王器,仙器。

“我曾见过长老们手中灵器,只是拥有灵智,能够增幅,温养灵力,绝不会如此霸道进行吸收传功的行为。至于魂器,我还未曾见过……”思索不得,谷风也不再多想,走出居所准备前往告示栏,看看最近的消息和宗门任务。

偌大的广场上罕见的人山人海,弟子长老们都把中间围了个水泄不通。

苏雨婷随意札着流苏髪,发际斜插芙蓉暖玉步摇,淡扫娥眉眼含春,带一洁色面纱,浅浅遮住了半张脸却还是孤傲冷艳。

“苏小姐,您的族妹巧巧在我不归山绝对未受半点委屈!全宗上下人人都很喜欢她呢!”

“苏小姐此等芳龄竟已达到半步筑基,当真是我南洲骄傲啊!”

“是啊,苏小姐貌似天仙……”即使是平时喜爱清闲的长老们也笑眯眯地看着苏雨婷,不作阻拦。

谷风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好像忘了之前落尘客栈的事。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什么……那个谁,站住!”苏雨婷正感到无聊,忽地看到一身形提拔的弟子,背对自己走去。当即有些好奇

谷风微微有些厌烦,自从修为大进,尤其是掌握了《浮鼎冥王剑诀》中的“九幽招魂篇”,他平静无波的情绪总是不受控制的烦躁。

苏雨婷望去,只见他转过身来,一头精神短发,左边手臂有两条狰狞锁链缠绕,背后挂一柄黑色长剑,淡淡望着自己。

“谷风!见到苏小姐还不问好?”众多的师兄师弟和长老们都不断挤眉弄眼,示意他快过来。

谷风内心愈加烦躁,缓缓走去,众人让开一条道来。“不归山外门弟子谷风,见过苏小姐。”谷风声音寡淡,仿佛随时准备离开。

“呵呵,原来你叫谷风?真有意思,看来这不不归山伙食不错,能把一具骨头架子养成人样。”苏雨婷戏谑地笑着,坐在流云木椅上,翘着二郎腿。

“什么?谷风还与苏小姐认识?”众人心惊。

谷风当即转身准备离去。

这下,不等苏雨婷发话,诸多爱慕她的弟子都上前推搡谷风:“小子,你什么意思?”

“快向苏小姐磕头道歉啊!”“区区一外门垃圾,也敢这副架子?信不信揍得你满地找牙?”

谷风内心的无名烦躁难以控制,大吼:“都给我闭嘴!”

众人一瞬间安静下来。

“苏小姐,您别管他,这小子应该是吃错药了,他平时不是这样的,是个本分修炼的弟子。”一些长老开始赔罪,毕竟南洲苏家的怒火,他们一个不归山难以招架。

“嚯,谷风,你小子还真是看不出来啊,这一手吸引苏小姐注意玩的可以。现在给师兄们磕个头谢罪吧。”

“还戴着藏心符装给谁看呢?外门的渣子。”没有人能看到谷风的修为波动,便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使用了藏匿修为的方法,借此吸引苏玉婷的注意。

这些内门的筑基弟子话越来越难听,谷风面色痛苦,内心的烦躁被引爆,望向人群簇拥的冷艳公主,嘶哑开口:“苏雨婷辱我兄长,蔑我山门,可敢签生死状?”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