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你进来吧。”她话音一落,“滴”的一声之后,聂长夜推门而入,“姐,我帮你订了早餐,你是打算在房间里用,还是楼下大厅?”“楼下吧,等我一会儿,我去洗漱。”因为换了个新环境,聂安对周围一切布景都不熟悉,所以从床上下来之后,被聂长夜牵着来到卫生间,之后就只能靠自己一点一点的摸索。

霸爱婚宠:夫人又被追求了(关牧洵)精彩试读

关氏大楼顶层,助理钟杨几次将手放在门把上试图拉开门,最后又犹豫的拿开。

他听着里面的动静,才刚靠近门边,突然门从里面打开了。

钟杨的大脑当即卡壳,哆嗦着叫了一声“关总”。

关牧洵冷眼扫过他,淡淡地“嗯”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这一点也不奇怪。

似乎从昨天那道消息传开之后,他就一直坐在办公室里发愣,一口水都没碰过。

“关总,那个……您没事吧?”钟杨小心翼翼的问。

关牧洵抬手松了松领带,喉结上下滚动,有些艰难的说:“帮我倒杯水。”

钟杨立马跑去接了杯水递给他。

润了嗓子之后,关牧洵恢复往日清冷,问他:“下班了不回家反而堵在我门口,有事?”

钟杨不敢说:我是怕Boss你一个想不开从顶楼跳下去,到时候我会面临失业的危险!

“咳……老板都没下班,我们怎么好意思下班啊!”

话一出口,连钟杨自己都觉得不太对劲,整个关氏大楼现在只剩下自己和Boss大人了,用“我们”这个词似乎不太合适。

关牧洵的关注点显然不在这儿,眉宇间有些倦色,抬头看了看表,凌晨两点,他摆了摆手说:“早点回去吧。”

“总裁!”钟杨叫住他,一脸视死如归地说:“娱乐部的安妮说,聂小姐刚回国,还没有经济公司签她,我们公司完全有优势签下这位如今风头正盛的盲人女钢琴师!”

钟杨说这话的态度很官方,后几个字更是无心之失,可偏偏关牧洵听见“盲人”这两个字,觉得有些刺耳,脚步一顿,从钟杨这个角度看去,Boss的背影显得有些孤寂落寞。

他意识到自己失言,再去修改已经来不及了,只能静待Boss回话。

过长的冷静之后,他说:“交给安妮处理。”

钟杨不动声色的舒了口气,看着关牧洵离开时步履都有些凌乱,心中有些担心。

千万别路上出什么事啊!

关牧洵在钟杨的祈祷声下离开关氏去了停车场,他打开车门坐进车里,打开手机,强烈的白光有些刺眼,他揉了揉眉心,适应光线后打开了头条。

醒目的红色大标题上写:著名钢琴家聂安首次回国演出!竟然是个盲人?!

聂安这个名字近一年才刚刚活跃在众人的视线,听说在维也纳及几个其他国家巡回演出时都是座无虚席,一票难求。

不过现场管制很严格,没有记者混进去,所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直到半个月前,聂安放出消息说要回国演出,引来了记者在全国各大机场围堵三天四夜,最终在第四天夜里,聂安首次在国内亮相。

而后细心的记者发现,聂安脸上带着一副很大的墨镜,全程都要助理扶着走,而且走路很小心翼翼。

于是,连占了娱乐头条半个月的一篇报道就这么油然而生!

半个月!

她回来半个月!

而他在国外出差,昨天凌晨回国,一下飞机就接到小妹来的电话,开口只有一句:二哥,看头条!

他疑惑的打开,然后一颗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砰!

关牧洵关上手机撂到一旁,油门一踩,车子“唰”的一下飞出去了。

——

聂安做了一个梦,梦里是她五岁那年,一个抬眸,从此深陷关家泥潭。

十八岁那年她躺在病床上,浑身麻木毫无知觉,散发着寒光的手术刀在一点点的逼近……

然后,她醒了,猛然从床上坐起,睁开眼,还是一片漆黑。

“砰砰”

敲门声响起,聂长夜象征性的问她:“姐,你衣服穿了吗?我可进来了啊!”

聂安摸了摸身上,衣服都好好的在呢。

自从看不见之后她就没有裸睡的习惯了。

“你进来吧。”

她话音一落,“滴”的一声之后,聂长夜推门而入,“姐,我帮你订了早餐,你是打算在房间里用,还是楼下大厅?”

“楼下吧,等我一会儿,我去洗漱。”

因为换了个新环境,聂安对周围一切布景都不熟悉,所以从床上下来之后,被聂长夜牵着来到卫生间,之后就只能靠自己一点一点的摸索。

聂长夜看她颤颤巍巍的动作,心也跟着抖了抖。

此刻无比后悔当初为什么因为聂安一句“我不喜欢陌生人靠近”就放弃了给她找女助理的打算!

他一个大男人,有些事情是怎么也做不好的!

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聂安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从里面出来,发梢还滴着水。

聂长夜丢下手机,认命的取了吹风机帮她吹头发。

“长夜啊,你可是越来越会照顾人了。”

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