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早在那时,她就打发了云清,并且告诉她,日后江宴辰一命呜呼了,也不许她再回云家。这当然就是扫地出门、恩断义绝的意思。对于云清之前的经历,江宴辰也略有些了解,知道这个母亲从来没有善待过她,也不打算给她们太多说废话的机会。“云清,过来。”

天才团宠:真千金飒爆了(江宴辰)免费章节阅读

江...江宴辰?

云辛怎么也想不到江宴辰会亲自来,不过她刻在骨子里的优越感让她并不认为,江宴辰是为了云清来的。

而且凭她的美貌,她不认为江宴辰在见过她之后,还能看得上云清。

这时候,她倒是顾忌起了自己的形象,连忙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裙,声音都由刚刚的尖锐转为了温和。

“原来你就是江总啊,我是云辛。”

她面带羞涩的向江宴辰伸出手,想来个礼貌握手,哪知道对方根本没有看她一眼的意思。

“云小姐,你损坏了店里的服装,就应该原价赔偿,这是总金额,请问你怎么支付?”

噗...

看戏了云清当即没忍住笑出了声,她可是站在第三方的角度把云辛刚才的白情尽收眼底,那做作的羞涩简直要了人命了,她自己还以为拿捏得很好。

结果呢,吃瘪了吧?

江宴辰本身就不是什么懂得风花雪月的大冰块,作为一个合格的商人,他的眼里只有一串能变现的数字。

云辛瞪大了眼睛看着计算机上显示的一串数字,就这么几件礼服值七百多万?

她捏了捏包包,她每个月的零花钱确实不少,可她是个月光族,一分钱都攒不下,现在卡里最多也就四百来万,这些钱她根本就赔不起。

云清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窘迫,啧啧出声,“云家的千金小姐该不会连这700万都拿不出来吧?”

见她一副七百万就想七块钱一样的语气,云辛即便是拿不出来,也得嘴硬下去。

“不就是700万,我有什么赔不起的,但是云清你也欺人太甚了,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我没有办法不告诉妈妈来管教你。”

说着,她就给母亲宋晚打电话去了,至于电话里是怎么编排的,云清根本不在乎。

反正自从被接到云家,云辛惯会冤枉她,什么打碎了古董花瓶、支票不翼而飞,其实都是云辛一手坐下的。

可就因为自己从小被养在乡下,所有人都断定了这些事是她顽劣不堪做的,而且还拒不认错,以至于她在云家的地位日益低下。

两年过去了,云辛还是这一套操作,实在是没有新意,然而云清却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只会说“我没有”的小姑娘了。

和江宴辰并排坐在休息区等着宋晚来赔钱,云清嘴里还叼着根棒棒糖。

“江宴辰,我要喝奶茶。”

“江宴辰,我要吃薯片。”

“江宴辰...”

江宴辰自然是什么都依了她,要什么就让管家去买什么,云辛简直不敢相信,传说中一夜之间倾覆江家大权的江宴辰,居然对这个野丫头这般宠爱。

她听得江宴辰的名字都要出幻觉了,宋晚才姗姗来迟。

一赶到这里,宋晚二话不说就拉着女儿上下打量,“微微啊,你没有受伤就好,吓死妈妈了。”

看着眼前这母慈女孝的一幕,云清的心里并没有什么波澜,她从小就不知道母爱是什么,而宋晚也不配做她的母亲。

从店长的手里拿过计算器,另一手拿着POS机,递到了宋晚的面前。

“云小姐一共给店里造成了754万的损失,看在我曾经也在云家吃住过几年的份上,给你们抹个零,七百五十万,刷卡吧?”

宋晚看到云清时的震惊,一点也没有因为云辛在电话里已经让她做过心理准备而减轻一分,她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光鲜亮丽的云清,竟然不敢认。

“你真是云清?”

“需要我拿身份证给你看看吗?”

宋晚停顿了好几分钟,才消化了这个事实,面对云清的嘴脸也刻薄了起来。

“你也是我的女儿,哪有做女儿的向亲生母亲要赔偿的道理,你这两年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云清冷笑,将POS机塞进她的怀里,“我长不长进,跟你有什么关系?两年前,你不是已经把我扫地出门了吗,母亲?”

宋晚一时哑口无言,两年前把云清送给江家的时候,外头还流传着江宴辰根本活不过三十岁的言论,她哪里能预料到今日这番盛况。

早在那时,她就打发了云清,并且告诉她,日后江宴辰一命呜呼了,也不许她再回云家。

这当然就是扫地出门、恩断义绝的意思。

对于云清之前的经历,江宴辰也略有些了解,知道这个母亲从来没有善待过她,也不打算给她们太多说废话的机会。

“云清,过来。”

将云清叫回自己身边,江宴辰神情淡漠的看向云家母女。

“按照云清刚刚说的,七百五十万,如果你们不赔偿的话,那就等着传票吧。”

在北城,江家的地位远在云家之上,何况是面对这个刚刚颠覆了江家大权的男人,哪怕他之前是个病秧子,可现在,他是江家的掌权人,一个跺跺脚就能让北城风云巨变的男人。

宋晚自然不敢当着江宴辰的面叫嚣,而且今天云辛来挑选礼服,就是为了周五晚上参加江氏的宴会。

知道此时江家内部发生了巨变,她们母女都已经后悔当初把云清送给了江宴辰,一心打着要让云辛换到江宴辰身边的算盘。

江宴辰的身价可远远不止七百五十万,这个账,宋晚还是算得清楚的。

她连忙掏出老公的副卡,赔着笑脸,“江总,这一切都是误会,既然这些礼服我们一定会照价赔偿。”

店长立马帮忙去划卡,看着她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的划掉七百五十万,云清心下不免吃惊,云家虽然也是大家族,却不至于赔偿这么多钱也无动于衷。

难道宋晚又在打什么算盘?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