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莫秀秀转身要走,他上前一步,再次用力拉扯她的香肩,莫秀秀顺势倒向了他的肩膀,美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余光瞥了眼那些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于是又折返回来听墙角的百姓,轻声道:“呀,公子,你弄疼我了。”既然几次三番不留情面,那她便要让这个不谙世事的公子见识一下八卦的厉害。果不其然,那些听墙角的百姓见到公子竟然将柔弱小姐拽往怀中的场景,都不可置信。

修仙潮流风向标在线阅读

  “小姐,为什么要去香薰铺?”

  自打出了莫府,莫秀秀就一直没说要去哪儿,静娣原本以为这是要上街闲逛,直到莫秀秀忽然决定了什么,开口让车夫去香薰铺,见车中气氛尴尬,是以有此一问。

  “买点最贵的香薰……去送礼。”

  莫秀秀玉手托腮,看着车窗外的街景,微微眯起的双眼中,闪过了一丝有些危险的光芒……

  “掌柜的,你手里捧着的,可是羡月花香薰?”

  酒香不怕巷子深,香薰铺掌柜正把城里某位大人物定制的香薰启盒亮相,还没来得及从那醉人的芬芳中萃取到完整的欢欣,人未到声先至。

  这个如出谷黄鹂般动听声音让他有种偶遇知音的喜悦,转身正要夸赞女子敏锐的嗅觉和品味,看到来人面貌的一瞬间,他和店里其他小厮和帮工一样,顿时吓得愣在了当场,噤若寒蝉。

  手指一颤,手里的羡月花香薰就脱手跌坠了下去。

  莫秀秀眼见好好一盒奇珍就要毁于一旦,收回本能要以术法挽救的手印,一旋身眼疾手快地接住了香薰盒。

  “羡月花的香薰价值连城,掌柜可千万别再手抖了……”

  莫秀秀把香薰盒放在鼻下轻轻一嗅,只觉一股异香馥郁芬芳,沁人心脾,神魂都在这一刻清明了不少。

  虽然说这一盒羡月花香薰与她无关,但是毕竟是人间少有的奇珍异宝,便是她也舍不得眼睁睁看着人家失手暴殄天物,否则也不至于忍不住亲自出手。

  她刚要将羡月花香薰交还给掌柜,一股莫名的拉扯力油然而生,作用到她的手臂上。

  有人对她动用了法术!

  不过此人修为不高,莫秀秀微微一震便可攻散对方隔空取物的雕虫小技,只是念及自己原本是一名不能修炼的废柴,为免横生枝节,她断然不会公然施展自己高深的法术,生生忍住了回击的冲动,眼睁睁地看着手里的羡月花香薰被那股蛮横的法力包裹着飞掠了出去,脸上恰到好处地浮现出错愕,惊呼道:“谁?”

  “我!”

  这个铿锵有力的字眼,来自一名身着火红色长袍的男子,刚踏进门槛,他单手优雅地托着从莫秀秀手里抢夺过去的羡月花香薰,目光淡漠地扫过众人。

  对上他视线的人无不感到山岳般的压力。

  只一人而已,气场之强,竟让铺子里所有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掌柜连忙越过众人,跑到这个不怒自威的男子面前,连连躬身赔不是:“公子息怒,方才草民没有拿稳香薰,险些糟蹋了奇珍,还请公子恕罪!”

  原本铺子里尚还算热闹,在看到还活着的莫秀秀的那一刻,已经吓跑了大半人,此时更从掌柜的口中知晓了这个红衣男子的身份,竟是曹宗主的公子,也都纷纷暗道惹不起躲得起,拔腿就走。

  莫秀秀打量着这个俊美得甚至有些妖异的红衣男子,水波流转的美眸中没有半分敬畏,反倒轻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曹嵩麟单手举盒,大步流星上前。

  “羡月花的花语是柔静,可你却暴戾跋扈,两者本是相悖格格不入,本小姐实在是想不出你喜爱这羡月花香薰的缘由。”

  莫秀秀还是头一次见到比她还嚣张的人,心中眼里自然容不得此人,当即悍然回怼。

  “什么东西,本公子的喜好,何时轮得到你来说三道四?”

  曹嵩麟被气得剑眉都要出鞘了,然而,在见到顶撞自己的女子是莫秀秀时,却恍然大笑。

  “我还当是谁敢来挑衅本公子,原来是一厢情愿求爱不成,愤然投河自尽博取本公子同情的莫小姐呀。”

  曹嵩麟此话一出,那些胆大猫在门外听墙角的百姓们,纷纷按捺不住一颗躁动的八卦心,纷纷交头接耳搅起了舌头。

  莫秀秀冷冷地朝着这几人刮了一眼。

  他们顿感脊背发寒,一溜烟跑没影了。

  莫秀秀黛眉微蹙,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位不可一世的公子,心中不禁怀疑,对自己施展千斤坠的,会否就是这个脾气暴躁的红衣公子?

  念及投河一事,她眉头紧了紧,她见这位红衣公子剑眉星目,丰神如玉,如谪仙下凡,一张线条锋利如刀削般的脸白皙胜美玉。

  好好一个美男子,偏生长了张嘴,火爆的脾性和红色的衣袍确实相称。

  莫秀秀在思考。

  冷静了片刻后,她就若无其事转身去选香了。

  想对本体不利之人,应该不是此人。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她还是对这位公子有所了解了,似这般霸道蛮横直来直去的人,若是对本体有意见,应当是直接和本体撕破脸皮才对,而不会用千斤坠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暗算。

  由此逆推,背后的凶手,应当是个心思弯弯绕的性子。

  在没有查清楚事情真相之前,她是不会贸然定案的。

  然而,原本就已然被莫秀秀激怒的曹嵩麟,怒火被这个女人转头就这样把他晾在一旁的行为推到了顶峰,忍不住探出手,一把拉住了莫秀秀的手腕,强行拽着她面对自己。

  莫秀秀黛眉一挑,被这猝不及防的一拉给惊到了,第一时间放弃了施展法术抵抗,装作是一个普通的弱女子,顺势往他的方向倒了下去。

  但是她并非真正柔善可欺,眼见着曹嵩麟三番四次对自己无礼,她也是有些忍无可忍了,这一跌落到曹嵩麟的怀里,就悄然结印打出一道微不可查的暗劲,冲入了曹嵩麟的百会穴。

  曹嵩麟无端如遭雷劈,只觉五脏六腑有如刀绞,却不料体内法力随之失控,爆发开来,竟不慎将手上的香薰盒都给震碎了,白色的齑粉在两人周身飘洒,一股摄人心魄的馨香瞬间充斥整个屋子。

  曹嵩麟原本凌厉的眼神一下子就在羡月花的香气安抚下变得缓和了不少,他不明就里,还道体内法力为何突然失控,平白糟蹋了好香。

  莫秀秀转身要走,他上前一步,再次用力拉扯她的香肩,莫秀秀顺势倒向了他的肩膀,美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余光瞥了眼那些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于是又折返回来听墙角的百姓,轻声道:

  “呀,公子,你弄疼我了。”

  既然几次三番不留情面,那她便要让这个不谙世事的公子见识一下八卦的厉害。

  果不其然,那些听墙角的百姓见到公子竟然将柔弱小姐拽往怀中的场景,都不可置信。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