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夫人您是说…同房?您和县令大人是夫妻,那自然是……”话还没说完,阡夫人又开始嚎起来了。到后来声音的哭哑了,御史大人在一旁是怎么也哄不好,“哭什么哭!男儿有泪不轻弹!”阡蔚:“我不干净了啊……我以后死了该怎么见严沛啊……二哥,了结了我叭,我不活了……”

穿到古代男朋友却在演我?精彩章节

  “不行!”

  一声呵斥像是拒绝了卫千刚才的问话,把他吓得直接从床上坐起来。

  “不行?什么不行?!”

  面前的人熟悉又陌生,卫千还是头一次见自己古板的二哥这么一副打扮。

  “二哥,你终于有心情了解一下传统服饰文化了?”

  “小蔚,你在说什么?”二哥带着七分焦虑三分疑惑地看着他。

  卫千心里疑惑了一下,“小卫?这什么别扭叫法,二哥不也姓卫吗?”

  “哎呀,你看你这眉皱地,丑死了,”卫千伸手抹了一把卫航的眉间,“我就摔了一跤,别瞎担心。”

  “什么摔了一跤?!”阡杭拍开了他的手,“你好歹是我们阡家的三公子!低嫁给他曾承蕴不说,现在还被一个小妾给推到水里?!我这次来就是要这曾县令给我阡府一个说法!”

  卫千:“啥玩意儿?!”

  卫千刚刚是才醒脑子还不清楚,现在看清楚了周围他算是有点清楚了。

  但觉得很魔幻。

  他缓缓把身子缩进被子里,闭眼倒数了三二一,然后掀开被子对上自己二哥疑惑的神情。

  卫千长叹一口气,随即开始哭了起来:“我的天啊……”

  “夫人!您可千万别想不开啊!如今御史大人来了,肯定会为您做主的!”

  卫千:“我的地啊……”

  “夫人!宁可千万别再哭坏了身子啊!”

  卫千:“我的妈呀……”

  县令府,县令夫人房中,不知道是什么天大的委屈,阡夫人哭了一下午还没停。

  卫千大概是搞清楚了,他是正儿八经穿越了,连带着祖宗名字都让他改了,不姓卫,姓阡。

  现在他爹阡实是当朝老太傅,大哥阡庭跟着老爹博古通今,也当了太学里的少傅。二哥阡杭要更不得了些,当朝御史大人。

  除了二哥和他,爹和大哥的名字直接和以前对不上号了。

  他阡蔚还是家里的三儿子,可不是那个美院的天才了,三年前不过十四的年纪就被皇帝点名赐给了白杨县小县令曾承蕴当夫人,原因就是这县令的弟弟战死沙场,捞回了奕王一条命。皇帝为了安抚曾家,只好答应了极其无理的要求。

  阡蔚听到这,又是哭了半打时辰,心里想着:还是不是人啊,十四岁啊……

  突然他又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那我和那什么,曾承蕴,睡过没?”

  “小蔚你问的什么话?!”阡杭看傻子一般看着自己的弟弟。

  明明送来的时候还那么乖巧精灵,怎么现在说的句句是胡话?

  “夫人您是说…同房?您和县令大人是夫妻,那自然是……”

  话还没说完,阡夫人又开始嚎起来了。

  到后来声音的哭哑了,御史大人在一旁是怎么也哄不好,“哭什么哭!男儿有泪不轻弹!”

  阡蔚:“我不干净了啊……我以后死了该怎么见严沛啊……二哥,了结了我叭,我不活了……”

  “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

  阡蔚就这么和自己的二哥一唱一和,直到曾县令处理完公务回来,还不忘来看看自己落水后捡回一条命的夫人。

  而阡蔚看到他的第一眼,直接咳了一口血出来:“好丑……”

  说完这句,人就直接昏死了过去。

  “小蔚!”

  “夫人!”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