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康熙总归是疼爱胤礽的,这几天胤礽都没吃多少东西,小脸都瘦了(傻父滤镜),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胤礽不去看胤祚,康熙就把胤祚带来见胤礽。胤祚见到胤礽的时候非常有眼力劲的伸出手,“二哥,抱、抱抱。”

清穿皇六子的造作生涯在线阅读

  三天过去了,胤礽还在为那天的事耿耿于怀。这几天赌气也不去看胤祚,一直垮着个小脸,胃口也不好。康熙觉得好笑之余,又有些心疼。

  胤礽是真的很生气,他是那么期待能从胤祚的口中听到那声二哥。他没有额娘,一直都是一个人。别人因为他的身份和地位敬他、怕他、恭维他,哪怕是亲兄弟也一样。

  一开始他不懂,后来听宫人们私下谈论,听多了就知道了,因为他是太子。

  他有时候也想不当这个太子了,可看着皇阿玛认真教导自己的样子又说不出口。后来就放弃了这个念头,渐渐的他也不屑跟其他人去交往了。

  既然不是真心的对待孤,那孤为什么要自降身份去附和你?孤不需要其他人,孤有皇阿玛就够了。

  可是这个弟弟不一样,这是他看着从小小的一团一点点长大的,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他在胤祚身上投放了很多期望。

  胤祚平时见过的人次数最多的除了德嫔就是他了,他每次比康熙还去得勤快些。胤礽自觉跟六弟的感情很好,可事实好像不是这样。

  这就有种自己付出了但不被重视,有种被辜负了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难受,他不喜欢。

  但是皇阿玛说六弟年龄还小,什么都不懂。胤礽想想也觉得对,可是心里还是不舒服啊,可是又好想六弟...

  胤礽握着毛笔不由自主出了神,神色非常之纠结苦恼。

  康熙总归是疼爱胤礽的,这几天胤礽都没吃多少东西,小脸都瘦了(傻父滤镜),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

  胤礽不去看胤祚,康熙就把胤祚带来见胤礽。

  

  胤祚见到胤礽的时候非常有眼力劲的伸出手,“二哥,抱、抱抱。”

  胤祚也没想到,这件事对二哥的打击这么大,直接把他给整自闭了。

  这个二哥心理有些脆弱啊。

  胤礽差点压不住嘴角的笑意,又想起自己还在生气中,绷着脸小心的接过胤祚慢慢坐下。

  胤祚把宫人哄自己糕点递到胤礽嘴边哄道:“二哥,吃、吃。”

  “哼!”胤祚嘴角微微上扬,又马上拉直,装作不情不愿的张嘴。

  胤祚趁热打铁,戳戳胤礽的脸,“二哥、笑、笑。”

  胤礽瞬间破功,再忍不住笑起来。不甘心的轻捏胤祚的苹果肌,“哼,小没良心的,还记得二哥呀。”

  “二锅,嚎、好。”胤祚口齿不清,仍旧努力说着。

  哄人他是专业的。

  胤祚三言两语的哄好了胤礽,看着重新恢复活力的胤礽,康熙不着痕迹的松口气开心的笑了。

  胤礽功课也不想做了,专心致志的逗弄胤祚,时不时东戳一下,西摸一下。还想带胤祚出去玩,被康熙一把制止了。

  康熙抓住胤礽的小辫子慢悠悠的说,“嗯?朕记得你今天的功课还没完成吧,说好的功课加倍呢?保成要认赌服输哦。”

  之前爷俩打赌谁能第一个让胤祚开口,如果胤礽输了那以后的课业就要加倍,反之就是课业减半。

  一高兴忘了这茬,听到这话胤礽情绪一下子降了下来,嘴撅得老高。

  胤祚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还有没有人性啊。清朝阿哥们上学时间是凌晨五点到下午三点,胤礽作为太子每天下学后还要来乾清宫继续接受康熙的小灶,就这样功课还要加倍?

  这一个惨字怎形容得了。

  想到是胤礽的“惨”还有自己的添砖加瓦,胤祚顿时愧疚不已,同情的拍拍二哥。

  二哥,你好苦啊,我对不起你。

  看着蔫了吧唧的两个孩子,康熙咳嗽两声,抑制住嘴角的笑,“咳,今日朕还有些事,明天再检查你的功课吧。”

  胤礽眼睛瞬间亮了,兴奋的回道:“谢皇阿玛!”说完抱着胤祚高高兴兴的出去了。

  梁九功朝康熙行了个礼,默默跟上两个孩子。

  胤祚陪了胤礽两天,胤礽把自己平时喜欢玩的和做的都跟胤祚分享了一遍,完全不管胤祚这么小能不能懂。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又到了时间说拜拜。

  看着胤礽和胤祚依依不舍(其实是胤礽单方面)的样子,康熙哭笑不得,“至于么,又不是不见了。”

  胤礽愤愤的撇撇嘴,他现在这么忙,那有时间总去永和宫呀。如果胤祚能跟他一起住皇阿玛这里就好了...

  看着胤祚越来越小的身影,胤礽眉眼微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胤祚的生活千篇一律,作为婴儿除了吃就是睡,胤祚很满意这样的生活。除了时不时需要被当做工具人抱去慈宁宫和乾清宫忍受一番□□,不过习惯了就好。

  时间一转都快过年了,宫人们脸上带的笑容也多了起来,呼来喝去喜气洋洋的布置宫殿,不知道有多热闹。

  这是作为“胤祚”的第一个新年,胤祚还是很期待的,睁着黑不溜秋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朝堂也快放假了,这几天大家都很有默契的不吵不闹,天天说些鸡毛蒜皮无关紧要的小事。退朝很是顺利,所以康熙也清闲了下来。

  他一闲,注意力就转移到自己的宝贝太子身上了。

  然后就发现胤礽这几天都闷闷不乐的,连胤祚的肉爪(不是)都不好使了。

  康熙轻拍胤礽滑溜溜的额头问道:“怎么?谁给我们保成气受了,说出来,朕帮你出气。”

  胤礽摇摇头,继续沉默的做功课。

  康熙好笑的看着忧愁的胤礽,俯身轻轻拉过他,让他面对对着自己轻声说:“怎么啦?”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