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还是盛夏时分,没有一丝风,喜欢欣赏夜景的主子们关在宫中大门不出避暑,路上空无一人。严随走出一身汗,眼皮沉沉压下来,打了声口哨。白菜不仅不回头,还颠颠的朝一道门跑去。

皇上的“金丝雀”想要自由[重生]在线阅读

  软筋散严格来说不是毒|药,不会致人于死地,只会让人筋骨松软,如同时时踩在棉花中,难以使力。

  给他喝这种药,自此之后岂非形同废人?

  

  严随脑袋轰然作响,像被什么刺中,全身一阵阵尖锐的麻木:“陛下,臣只是出去走走。”

  “是啊,阿随只是出去走走,走着走着就离开皇宫离开京城,是不是?”

  严随:“臣可以发誓。”

  “并非朕不信你。”齐渊的语气已经恢复平顺,只有看着严随的眼神仍然晦暗,“只是——也好,那你发誓给朕看。”

  

  严随颤巍的竖起两根手指:“我严随对天发誓,从今往后不再逃跑,若故意欺骗有违此誓,今生不得好死,死后亦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誓是发了,语气也很真挚,但严随并不信这些。

  

  小时候父亲先去,他日夜祈祷母亲别离开,可母亲还是病死;

  后来在外流浪,他想着,只要能填饱肚子,他什么都愿意做,可还是三天两头挨饿;

  被太师捡回去受训之初,他希望和所有人和睦相处,可他无依无靠,被大的作弄玩笑,还勒令不准打小报告。

  

  母亲死后,他靠自己活下去;被人打了之后他就打回去。

  等他把带头欺负他的大个子打趴下后,就再也没人敢对他指手画脚。

  

  从小到大的经历让他明白,哪来什么玉帝王母神仙诸佛,既然没有,誓言又如何应验?活在世上,一切靠自己。

  反正就他这个样子,这辈子是不会有后代了,不担心祸及子孙,他这样的生命也没有转世的必要。

  至于死亡,都要死了,难看好看,死了之后葬在风水宝地还是臭水沟,也都跟他无关了。

  

  所谓发誓,是给自己理直气壮撒谎的底气,是让相信之人去相信。

  ——但他发现,齐渊并不信。

  至少并不信他发的誓言。

  

  齐渊站在他跟前,眼神略带悲悯:“阿随,你就这么不愿意呆在这吗?”

  

  严随:“臣曾经说过,若陛下愿意,臣会为陛下鞠躬尽瘁——可陛下,您不愿意,是么?”

  最关键的一句话出口,其他似乎也没那么困难。

  他扶住椅背缓缓挪步,好半天才软绵绵坐下,舒了口气,继续道:“臣从未忘记太师、太后和陛下对臣的大恩,臣没有什么,只要陛下肯,臣随时赴汤蹈火,臣没有说假话,亦不是说来好听。”

  

  齐渊急切道:“朕当然知道。”

  “陛下,您身为一国之君,自有您的考量,臣只想过一些平静的生活。”

  “在这里你一样可以自由自在。”

  “不可以。”严随生平第一次反驳皇上,语气平静无波,像在讨论晚膳吃什么,“陛下,您知道的。”

  

  齐渊知道吗?

  自然。

  他生在皇宫长在皇宫,看的见的经历的,比谁都清楚这个事实。

  

  可:“倘若朕派你前往燕江,你愿意去吗?”

  燕江距京城足有千里,地处西北,常年苦寒不说,且因为靠近异邦,城中明暗势力交错,且天高皇帝远,政令推行困难,是个非常复杂且很难有所建树的地方,一般人都不乐意去。

  

  严随顿住。

  “阿随你瞧,那种地方你都愿意去。”齐渊眼中闪过一丝隐痛,“你去了之后,一样要勾心斗角,一样要步步为营,甚至没有朕的庇护,你会艰难的多,可朕让你留在这,留在朕的身边,你却用这样的方式理由来拒绝朕。”

  严随心想,这是不一样的。

  “你让朕如何相信你的誓言?”

  

  到此时,齐渊眼中的伤痛已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冷酷。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