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宋沅芷心里有点发虚,就见秦夫人小心翼翼地收好了那支签文,转身对宋沅芷道:“你那位继母不是省油的灯,嫡妹瞧着表面光,实则心胸狭窄见不得旁人好,想必你在家日子也不好过。待我回去后,送你几个厉害的嬷嬷和丫鬟,可别被人给欺负去了。”秦夫人身后一直沉默的嬷嬷见秦夫人难得心情好,也开口打趣道:“夫人果然是最护短不过的了,这就开始护上了。”

穿成女主后我只想守寡精彩试读

  第二天清早,刘氏便让人送来一身淡藕荷色莲纹织锦广袖裙,并配以白玉芙蓉耳珰、嵌珠珊瑚蝴蝶簪,就连手帕都换成了京中最时兴的云纹暗花并蒂莲织锦,任谁瞧了这一身行头都得说一句刘氏大度,没亏着原配留下的嫡长女。

  

  宋沅芷这一晚上睡得晕晕乎乎,走马观花般地看完了一位可怜姑娘的一生,再瞧着这身衣裳和首饰,就觉得分外讽刺。刘氏办事倒真是滴水不漏,这衣裳素净雅致,适合妙龄少女,又很好地避开了大红大绿这些喜庆的颜色,免得丧子不久的秦夫人看了扎眼。

  

  考虑得十分周到。

  

  宋沅芷也想脱离这帮奇葩,虽然看穿了刘氏的心思,也乐意配合。嫁个保家卫国的大英雄,就算守寡也比留在宋府这个烂泥潭,以后还要和轩辕御那个人渣纠缠到死的好。

  

  宋澧兰似乎被刘氏特地叮嘱过,一路上竟绷住没发作,连昨天被打的事都忍了下来,只瞪了宋沅芷一眼,便跟着刘氏上了马车。

  

  宋沅芷无视了宋澧兰的白眼,自己也上了马车。刘氏的表面功夫做得好,马车中布置的十分舒适,还点了香炉,宋沅芷不太懂这些香料,按照原主的记忆,勉强分辨出这大概是凝露香,这香可不得了,号称一两凝露一两金,可见刘氏这回是真花了大本钱。

  

  和刘氏同乘的宋澧兰对此也很是不满,皱眉道:“娘给那贱…给大姐备好新衣裳首饰也就罢了,怎么还给她用凝露香?这香可比她金贵多了。”

  

  “不过就是多燃一块香料的事,不必计较。”刘氏看向宋澧兰的目光有些发愁,这么藏不住心事,日后可怎生是好?

  

  这么想着,刘氏的脸上也带出几分愁容。宋澧兰却没有察觉,反而乐呵呵地问刘氏,“娘,我真的能嫁给南安侯世子吗?”

  

  “只要你大姐能成为镇北侯夫人,你就能嫁进南安侯府。说来也是她的福分,先前镇北侯府何等显赫,镇北侯少年英才又深得圣心,若是他没有遇害,凭你爹从四品的官职,镇北侯夫人的位置,哪里轮得到我们宋家?”

  

  “哼,她倒是好命。”

  

  “谁能比我女儿更好命?”刘氏欣慰一笑,“等她成了镇北侯夫人,我们再利用南安侯世子对她的那份上心谋划一番,南安侯世子夫人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了。”

  

  宋澧兰这才喜笑颜开,连连保证,“那我等会儿绝对不抢她的风头,让她顺利入了秦夫人的眼!”又喜滋滋憧憬道,“皇后无子,轩辕贵妃深得圣心,又有吴王傍身。他日若是再进一步,南安侯府作为贵妃的娘家,必然更为显赫。”

  

  刘氏脸上也带了几分笑意,回过神来后又吩咐守在轿边的婆子,“日头正热,给大小姐送点酸梅汤过去。”

  

  宋沅芷坦然接了刘氏送来的酸梅汤,慢慢品了一路,惬意地到了慈恩寺。

  

  秦夫人这段时间基本都住在慈恩寺,每日在佛前虔诚为儿子祈福。奈何陆少游生还的可能越来越渺茫,秦夫人也只能振作起来,在其他人的劝说下开始考虑陆少游的婚事。好歹能过继个孩子,不至于让儿子断了供奉。

  

  虽然有些对不住要嫁进来的姑娘,但秦夫人自觉是个厚道人,不兴折腾儿媳妇那一套,下定决心拿儿媳妇当亲闺女看,等儿媳妇选好过继的孩子后,她们娘儿俩也有了指望,好好将那个孩子养大成人便是,绝不会亏待了她。

  

  宋沅芷进门后,看到的便是一位优雅端庄的贵妇人,气质如兰,眉眼沉静,眼光一扫过来,便是性格最为跳脱的宋澧兰都下意识地放缓了动作。宋沅芷则回以坦然的目光,倒让秦夫人微微一愣。

  

  刘氏已经笑道:“夫人近日辛苦,我前阵子正巧得了一个安神的方子,用着很是不错,夫人不妨也试试。”

  

  秦夫人微微颔首,随意同刘氏寒暄了几句,眼神便落在了宋沅芷身上,淡淡开口道:“刘夫人好福气,有这么两个如花似玉的闺女。”

  

  刘氏捂嘴轻笑,“夫人过誉了,不过这两个孩子确实极好,不是我王婆卖瓜,论容貌,论品行,我家这两个孩子,满京城也是数得着的。”

  

  秦夫人不耐同刘氏客套,一双琉璃色眸子动了动,淡淡道:“我想同这孩子说说话。”

  

  这话并不怎么给刘氏面子,宋沅芷心中却暗爽,觉得秦夫人是个爽快人。

  

  刘氏神情不变,从容起身,带着宋澧兰出去散心,留下宋沅芷单独面对秦夫人。

  

  宋沅芷直视秦夫人打量的目光,大大方方站在原地,秦夫人眼中笑意一闪,忽而问宋沅芷,“现在是不是觉得吸气都清净了不少?”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