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一个身披斗篷的东厂厂卫自身后出现。“把裴宽的大儿子拖出来!”“遵命!”厂位拱手过后就去西院带人。

大唐:武媚,你想登基问过朕了吗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范阳节度使裴宽,手里狠狠地攥紧了拳头,面上一片激动之色。

似是看到了自己即将入住长安的前景,心中一阵激动。

刚进入大堂,就见到一个头带官帽面白无须的人坐在太师椅上。桌边还有一杯清茶,而四周侍卫竟已然全无踪迹。

此景让裴宽心中一惊,这人是谁?怎么会无声无息的潜入我的府中?

“裴大人,今天似乎很开心?”

这面白无须的人,戏谑的看着裴宽缓缓说道。

听到这人尖细的嗓音出口,裴宽又是悚然一惊!结合此人脸上没有任何胡须的特征,心里隐隐有了一些猜测。

这莫非是朝廷的人?事发了?我还没干什么啊!!!

“来人!左右府兵!你们都死哪去了?”

裴宽激动的转头大喊。尽管嗓门粗大,声音震耳欲聋。但整座节度府依然死寂一片,没有任何脚步声传出。

“哼哼!不用在白费力气了!裴大人,半盏茶前你的府兵都已被我拿下了。”

“自我介绍一下,东厂!曹少钦!”

面白无须之人对着裴宽说起了自己的身份,此人就是一直被李忠散布于大唐边陲的东厂大太监—曹少钦!

“东厂?什么东厂?我大唐有这个机构吗?”

裴宽面露疑惑,不解的问道。

“今天还没有,但明天就会有了。陛下特派咱家来监视你们这群不轨之臣。”

曹少钦妖异狠辣的眼神盯着裴宽接着嘲弄道:“裴大人是否被那位圣女的姿容迷坏脑袋了?咱家已进入你后宅半日有余了你还没发觉。”

“啊!我杀了你这个死太监!”

裴宽浑身劲气翻涌,一股煞气弥漫全身。多年纵横杀场的铁血悍勇凝聚于心,整个人像一头暴熊一样冲向曹少钦。

“哼!”

曹少钦冷哼一声,左手一拍木桌。茶杯里有一颗茶水凝结的水珠跳出杯口,纤长的手指轻轻一弹...

“咻!”

水珠像流星一样射入裴宽的小腹,从背后穿透而过。

“啊!!!”

暴熊一样的裴宽,全身劲气四散。瞬间就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出,撞碎门框跌入出去。

眨眼间,一个血洞出现在裴宽的小腹上。涓涓血流从洞中缓缓流出,带走的不止是裴宽的一身力道,还有那临时拼凑出的悍勇。

“不识抬举!来人!”

曹少钦轻蔑的瞟了一眼裴宽。

一个身披斗篷的东厂厂卫自身后出现。

“把裴宽的大儿子拖出来!”

“遵命!”

厂位拱手过后就去西院带人。

“你...你要怎样?某并未造反!某并未对陛下不敬!”

裴宽虚弱有恐惧的嚷嚷。

“并未对陛下不敬?早间出现的那块石碑不是你安排人放的吗!你的那个军师已经全家死光了。”

曹少钦盯着裴宽恐惧的眼神缓缓说道。

“我...我为大唐流过血!我还...我还未大唐立过功!”

裴宽惊慌的挣扎着,虚弱的脸上满是恐惧。

这时厂卫把已近而立之年的裴宽长子带到。

“父亲,救我!”

看到在地上受伤痛苦的裴宽,长子裴严亦是惊惧万分。他何曾见过父亲如此狼狈的一面,在范阳他父亲就是土皇帝。

“杀!”

一声带着残忍的命令从曹少钦的口中发出。

“唰!”

一颗满脸惧色的头颅飞天而起,还来不及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

“我...我为大唐卫守边疆二十年,杀敌何止十万!某要见陛下!某要见陛下!你不能乱用私刑啊!”

裴宽满脸绝望的看着自己长子的尸身,痛苦哀嚎!豆大的眼泪从这个铁血硬汉的大眼里慢慢渗出。

“这不还没灭你满门嘛!圣上仁慈,念及你的苦劳,也不会杀你全家的。放心吧!”

曹少钦微笑着欣赏裴宽的痛苦模样。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