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安阳默默吞咽着口水,想着要怎么圆一圆,“这……奴才是一清早便去了御花园采晨露去了。”采晨露?见小太监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要不是红衣早来禀报,他都险些要信了,秦晟扬起一侧唇角,顺着问下去,“哦?采晨露作什么?”听对方饶有兴趣的语调,安阳深吸一口气,来了,来了,又到了他表现的时候了!“回圣上。”安阳抱手行礼,语间竟有些哽咽,“先皇喜用晨露泡茶喝,所以奴才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早起采晨露去,如今先皇虽不在了,可这事奴才一时半会儿还改不了。”

穿成太监后我独得恩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安阳默默吞咽着口水,想着要怎么圆一圆,“这……奴才是一清早便去了御花园采晨露去了。”

  采晨露?见小太监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要不是红衣早来禀报,他都险些要信了,秦晟扬起一侧唇角,顺着问下去,“哦?采晨露作什么?”

  听对方饶有兴趣的语调,安阳深吸一口气,来了,来了,又到了他表现的时候了!

  “回圣上。”安阳抱手行礼,语间竟有些哽咽,“先皇喜用晨露泡茶喝,所以奴才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早起采晨露去,如今先皇虽不在了,可这事奴才一时半会儿还改不了。”

  “呵。”这满嘴胡话的小太监,若是换了旁人早就该死个千八百回了。

  “晨露泡茶?怎么不见你给朕泡过?”本是想吓唬吓唬这小太监,偏偏这么一说,秦晟却有了些醋意,“嗯?”

  我艹!这和他想的进展不太一样啊。

  “奴才……”

  终于看这能说会道的小东西吃了瘪,秦晟笑了笑,不再继续吓唬他,“既然你今日采了晨露,那就正好给朕也泡一壶吧。”正说着话,秦晟便走到安阳跟前,在他耳畔轻声吐着雾气,“朕倒是好奇,这晨露泡出来的茶是不是当真别有一番滋味。”说完,竟然还笑的有些轻浮。

  安阳微微一怔,稍抬了下眼,就和秦晟来了个对视,不知是不是错觉,安阳总觉得对方的眼里似乎燃着一把火,他被吓得低了头,却又瞥见秦晟裸露在外的胸口。

  真是夭寿啊!他为什么觉得秦晟一个大男人,胸口却比女人还白!

  而且!他到哪儿去给秦晟找什么晨露啊!妈了个巴子!

  可眼下,他却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是。”

  秦晟满意了,他张开双臂,垂眸看着小太监,“来吧,给朕更衣。”

  安阳来到这三年,虽然免不了跪来跪去,但还真没实打实的伺候过谁,他回忆起宫斗剧里嫔妃伺候老皇帝的情景,准备照葫芦画瓢。

  他拿过外衣抱在怀里,走到秦晟跟前,刚准备给对方更衣,就见秦晟一个低头,向前倾了倾身,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不说,还在他耳边吐热气,“小东西,你可是涂了什么脂粉?怎么这样好闻?”

  耳畔的低笑让安阳禁不住侧了下脑袋,觉得痒痒的。

  小东西?安阳觉得这个称呼就像是主人对待自己的宠物,让他心里不大舒服,而且……有调戏良家妇女那味儿了!

  他严重怀疑这狗皇帝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对着他一个太监说这种让人想入非非的话?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暗示,是勾引!

  而且!他可是个纯爷们儿!直的!涂哪门子的脂粉!

  安阳石化在原地几秒后,觉得这狗皇帝肯定是小脑萎缩得了大病,但还是得强颜欢笑道,“圣上说笑了,奴才怎么会用什么脂粉呢。”

  “这样啊,那可能是朕闻错了吧。”

  秦晟直了直腰,将双臂伸的更开,“来吧。”

  安阳见他这模样,总有种任君采撷的错觉。

  晃掉脑子里惊悚的想法,安阳老老实实的给秦晟穿衣。

4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