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抱怀里的小柔,魏炎心中最柔软的那根弦被波动了。威严的眼睛有些湿润。“小子,别以为你能打就了不起,我告诉你,就算你是寒哥的哥哥,今天也不好使。你既然打了我们莲花帮的人,那就要做好被报复的手段。”一个小混混嚣张的喊着。此刻沉浸在回忆里的魏炎被打扰了,怀中的小柔也是皱了皱眉眉头,魏炎松开了怀里的小柔,看着这个叫大吉的混混,一脸的杀意。可能是小柔感觉到魏炎的杀意了,轻轻的拉了魏炎的手,魏炎的气势顿时变得和谐了,因为小柔此刻太熟悉了,这是以前魏炎保护她的时候,都会漏出的气势,这是魏炎准备大打出手的表现。只是冰冷的喊了一声滚。小混混们知道打不过魏炎,所以放下一句狠话你小子等着,就准备拉着陈寒走,魏炎看着要走的陈寒,顿时说道,“你走一个试试,我保准打断你的腿。”

都市风云免费在线阅读

打的陈涵在地上哀嚎,“哥,别打了,哥,我知道错了啦,别打了,再打就死了”鼻子嘴巴都是血,出气多进气少的陈寒伴着满嘴的血沫子含糊不清的说道。魏炎看着地上的弟弟,心里还是软了下来,才停止了动作。而旁边的小混混们听到陈寒叫哥的时候,停止了向前进攻魏炎的动作,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魏炎,太狠了,他们虽然是小混混,但是也是你有亲人的,但是没见过哥哥吧弟弟打成这个样子的。悉尼都有些发憷。

“你给我起来,别躺地上装死”魏炎看着地上哀嚎的弟弟,愤怒的吼道。魏炎其实下手有分寸,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到根本,只是很疼而已。

这时候,魏炎看着小柔,泪流满面的小柔显得更柔弱,魏炎走过去,看着她,手轻轻的抬起,擦拭小柔脸上的泪珠“小柔,辛苦你了,这些年让你担心了,我回来了,以后谁也不会再欺负你了。”

魏炎并没有说什么对不起之类的话,因为他知道,说对不起就是真的对不起小柔。

小柔听到魏炎的话,猛地一扑到魏炎的怀里,哇哇的大哭,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思念与害怕,哭的那叫一个伤心,简直是听着伤心,闻者流泪啊。

抱怀里的小柔,魏炎心中最柔软的那根弦被波动了。威严的眼睛有些湿润。

“小子,别以为你能打就了不起,我告诉你,就算你是寒哥的哥哥,今天也不好使。你既然打了我们莲花帮的人,那就要做好被报复的手段。”一个小混混嚣张的喊着。

此刻沉浸在回忆里的魏炎被打扰了,怀中的小柔也是皱了皱眉眉头,魏炎松开了怀里的小柔,看着这个叫大吉的混混,一脸的杀意。可能是小柔感觉到魏炎的杀意了,轻轻的拉了魏炎的手,魏炎的气势顿时变得和谐了,因为小柔此刻太熟悉了,这是以前魏炎保护她的时候,都会漏出的气势,这是魏炎准备大打出手的表现。只是冰冷的喊了一声滚。

小混混们知道打不过魏炎,所以放下一句狠话你小子等着,就准备拉着陈寒走,魏炎看着要走的陈寒,顿时说道,“你走一个试试,我保准打断你的腿。”

陈寒听到哥哥的话,打了个寒颤,止住了脚步,然后让小混混们先走。

几十个小混混离开以后,魏炎拉着小柔的手,向着陈寒走去,“跟我回去”

说完也不理陈寒,只是牵着小柔的手向着假的方向走去。

此刻的小柔感觉很幸福,觉得她这5年的等待与付出在此刻终于有了结果,她很开心。手更加紧紧的抓着魏炎。魏炎感觉到了小柔的变化,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手也紧了紧,算是回应小柔。

而身后的陈寒此刻胆战心惊的看着魏炎的后背,他知道自己的哥哥小时候保护他的时候就很能打,没想到现在竟然依旧如此。此刻的陈寒心里是五味杂陈,他想起了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事,有些后怕。

已经到了记忆中的家,房子还是原来的老房子,门口的杏树确是长大了不少,这是魏炎离开前,和陈寒与小柔中下的,那时候的小树就有一人高,魏炎走的时候说等到杏子树开花结果他就回来了,然而现在魏炎回来看着有碗口粗细的杏子树心里五味杂陈,回忆到了那时候。

“哥,你说这树真能结杏子么?啥时候能吃啊。”才有16岁的陈寒在捧着一把土问魏炎。

魏炎笑着说“肯定能,你在家照顾好它,多给施点肥料和水,就长得快了,兴许一年就能结果实,不过一般2年才能结呢。”

“陈寒,咋门生物上不是刚学了么,这种树一般的生长周期是3年才能结果,现在看这样子已经长了最少一年了,所以在长两年,一定结果。”小柔在旁边给陈涵讲到。

“小柔姐姐,你是学霸,知道这些很正常啊,可是我这学渣比不了的,以后嫁给我哥,我是不是得天天叫你嫂子啊,哈哈。”说完陈寒就跑了

魏炎听了弟弟的话也是一阵脸红,小柔脸更是红到了脖子。

跑掉的陈寒没有回来,此刻树下就剩魏炎和小柔,两个人都是红着脸。

沉默了一会,小柔开口打破了沉默“炎哥哥,你这次一走,真的是连着几年才能回来么?”

魏炎听了小柔问话,点点头“是啊,当兵就是这样,两年的义务兵是肯的。提前走了就是逃兵,会被记载档案里成为一生的污点。”

“哦,这样啊,那炎哥哥,我等你回来”说完,小柔抬起头看着魏炎,然后快速的在魏炎的脸上亲了一下,提起裙子就跑。

回忆到这些的魏炎忽然很惆怅,感觉时间过的很快。忽然觉得有些愧疚小柔。

屋里眼睛瞎了的妈妈听到屋外的动静,问道“是小柔来了么?快进屋吧。外边这么热,快进屋。”一边喊着招呼小柔进屋,一边慢慢的摸到门口扶着门框面向着院子。

魏炎看着此刻的妈妈,跟5年前的妈妈完全不一样了,此刻的妈妈满头的白发,脸上的皱纹与她的年龄不符,看着像是个70岁的老太太,魏炎眼泪流出来了,颤抖的嘴唇发出一声“妈,我回来了。”

“你个畜生,家里被你败成这样,你还回来干什么,钱我是一分也不会给你的,滚,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滚”魏炎的妈妈以为是陈寒回来了,顿时大骂。

而站在门口的陈寒听到母亲的话也是一阵哀怨。

“妈,是我,我是小炎啊,妈,我回来了。”魏炎看着苍老的妈妈泪水崩塌了,像是决堤的河水,哗啦啦的流出来。

“小炎?小炎?你是魏炎?我的炎儿?真的是你?快让妈好好看看,这几年有成什么样了?”激动的妈妈听到魏炎的消息,不知多措,颤抖的往门外跑。她全然忘记了自己已经眼瞎。

眼疾手快的魏炎看着妈妈往外走,快速一个箭步上前站在妈妈的面前抓住妈妈的手,感觉那样的粗糙。

“妈。不孝儿子回来了,回来晚了,对不起。”

“儿啊,你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老眼里已经没有泪水了。颤抖的双手寻找在空中寻找着魏炎的脸。

魏炎赶紧抓着母亲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她感受到了母亲的心情,感受到了儿行千里母担忧的心境。

魏炎等着母亲情绪稳定了,和小柔扶着她进屋了,屋里的摆设和5年前一样,一点都没变,虽然母亲眼睛瞎了,可是依然打扫的一尘不染,屋后靠强的地方那张桌子上现在摆放的是父亲的遗像,魏炎走上前去跪下,磕了3个蹦蹦响的头,然后上了香,并没有说话。此刻高兴的母亲以经忘记了不愉快,只知道自己的儿子回来了,喊着要去做饭。小柔和魏炎硬是拦着没让去,让座着,说自己去做饭。而懂事贤惠的小柔拉着魏炎“炎哥哥,你刚回来,陪陪阿姨,我去做饭吧”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