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大龙留着口水说:“是的!听咱们爷爷讲,咱太爷爷把他产在地下的盘古血泡里,破壳之后,就以修罗为食,吃完浑身发热,可百年不食不睡……咱们快去把它吃了,莫要让别龙抢先。”数千条龙鼓风聚水,乘万丈巨浪从四面八方冲来,争先恐后,要把这只阿修罗王吃掉,至于上面的那个神灵,他们根本不在乎,顺便一起吃掉就是了!阿修罗王仿佛遇到了天敌,翅膀齐振,昂首怒吼,六颗眼珠射出猩红的凶光,龙把他吃掉是大补,他吃掉这些龙同样是大补!陈昊元是来找祖龙拉人家入伙的,自然不能随便伤害人家的龙子龙孙,他勒令阿修罗王不许动手,自鼓荡天地元气,伸出手掌,向前虚推。

穿越昊天,开局怒怼鸿钧老祖免费在线阅读

陈昊元勒令修罗变作千里长短,载着自己向东方飞去。

按照原来的计划,他准备先拜访后土,再去找东王公和西王母。

东王公和西王母是秉承天地二气相交所生,广义上也可以算是他跟后土的孩子,不过这两位是天气地气秉承大道趋势自然造化所生,跟阿泰他们五个不同,认不认这段缘分,全凭对方自愿。

后土没有跟陈昊元出来,让陈昊元明白一个道理,就是像他们这个层级的神灵,都从先天大道之中悟出了自己的道,包括东王公和西王母。

他推演天数,得到的结果是,如果自己找上门去,东王公和西王母会跟后土一样,对他热情有加,然后婉言谢绝。

他决定等以后实力强了再去找两人入伙,如今先去找龙族碰碰运气。

祖龙也是先天地而生的,陈昊元在心中一番推算,结果很模糊,只知道龙族是最先归顺自己的势力,但其中还有很多无法预见的变数波折,具体怎样,还要做过才知道。

天行健以自强不息,天道的德行就是自强和不息。

陈昊元决定先把龙族摆平,再去搞定凤凰和麒麟,收服了这三族以后,抽调族中精明能干者上天为官,天庭的框架就能建起来了。

他指明方向,驱使修罗,那阿修罗王便张开翅膀,扇起满天腥风,裹着一团红色的魔云,载着陈昊元往东方疾速飞去。

顷刻之间,飞过千山万水,陈昊元站在修罗头顶,见下方山河大地一片翠绿,已经长满了植被,山野河泊之间,有鸟飞兔走,鱼游虾戏,好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这些动植物的生长,都是天地孕育之功,看着这样的洪荒世界,陈昊元颇有成就感。

他们飞过之处,一方面是天威所至,万灵宾服,一方面是阿修罗王煞气外露,众生恐惧,以他为圆心万里之内,所有的生物纷纷蛰伏,能进洞的赶忙进洞,会游泳的立即潜水,只有一条河川里刚出生不久的蛟龙,呲起尖细的獠牙,向天怒吼,奶声奶气的,十分可爱。

不多时,行至东海。

却说自浊气下降与盘古身躯共同化成大地,本是一座中央高四边低的巨大高山,即后世西方教所称须弥山。自天地交合,坎卦生成,大量的水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生出来,他们自高向低,相互汇聚,日夜不停,奔向低洼,渐渐在四方积成海洋。

大地的下半截被泡在海水里,再经艮卦,地壳震荡,扭曲变成,旧有的高山崩塌,新的高山隆起,地块分裂,遂成四大部洲。

龙族天性喜欢水,原本在血泡里与修罗争地盘,见了秉承天地二气所生的清水,喜不自胜,不管原先住在哪里,纷纷搬来大海之中,由于原来大陆的西方最深最广,形成的东海最大,因此大部分的龙族都跑来这里安居。

陈昊元见到东海上,无数龙族在汲水兴风,喷云吐雨,黑云弥天,巨浪如山,偏偏鳞甲在云雨浪花之中时隐时现,此处见首,彼处见尾。

感受到修罗的气息,一条条龙纷纷聚拢过来,高亢长吟,互相议论。

小龙好奇地问:“兄长,那就是修罗吗?”

大龙留着口水说:“是的!听咱们爷爷讲,咱太爷爷把他产在地下的盘古血泡里,破壳之后,就以修罗为食,吃完浑身发热,可百年不食不睡……咱们快去把它吃了,莫要让别龙抢先。”

数千条龙鼓风聚水,乘万丈巨浪从四面八方冲来,争先恐后,要把这只阿修罗王吃掉,至于上面的那个神灵,他们根本不在乎,顺便一起吃掉就是了!

阿修罗王仿佛遇到了天敌,翅膀齐振,昂首怒吼,六颗眼珠射出猩红的凶光,龙把他吃掉是大补,他吃掉这些龙同样是大补!

陈昊元是来找祖龙拉人家入伙的,自然不能随便伤害人家的龙子龙孙,他勒令阿修罗王不许动手,自鼓荡天地元气,伸出手掌,向前虚推。

在他周围,生出三十六个金光大手,每个都有千丈之大,以他为圆心向周围平推开来!

这是他自天道里悟出来的法术“昊天手”,当初擒拿阿修罗王还只能变化出一只,跟后土下了五盘棋以后,道行大幅度提升,动念之间凝出三十六只,内含天罡正气,向外推去,那如山岳般的巨浪还未遇到,远隔百里之外,便给掌力震碎,冰消瓦解,似山崩一般砸落海面。

不只是浪,那被龙鼓荡起来的乌云、暴雨、狂风,受这掌力一震,纷纷消失,云开雾散,里面飞腾的龙没了托势,噼里啪啦,似下饺子似地往水里掉。

这一幕激怒了远处一条巨龙,此龙身长三千余里,鳞片皆呈金色,正在天上盘旋,摩擦天罡,修炼法术,见状发出一声惊天彻地的龙吟,蜿蜒而来,顷刻间飞到陈昊元头顶,张开巨口,向下喷吐一道寒潮龙息。

这龙息乃是他在海底最深处,暗无天日之地,设法采集癸水精英糅合自身丹气炼成,极寒极冷,喷出来一口,就能让方圆万里之内的海水冻结成一座巨大的冰川!

此时他将这寒潮龙息自空中喷落,乌蒙蒙寒气下坠,恰似一个横达千里的巨型黑瀑,天地间温度骤降,空中的水气瞬时结成冰晶、雪花、冰雹砸向海面。

陈昊元见了这龙,知道是祖龙的嫡系子孙,扬起一只手,托举向上,又使出昊天掌的神通,却并未凝聚金光巨手,只把这漫天寒气都聚在自己掌心,那龙喷吐一口丹气,掀起一场冰封寒潮,发动时惊天动地,落下时却成了个漏斗形状,底端托在陈昊元手里。

顷刻间,漫天寒气一扫而光,陈昊元掌心多了颗鸽蛋大的珠子,漆黑冰寒,晶莹剔透。

金龙大吃一惊,他纵横东海,除了扶桑山上的那位东王公没有遇到过任何对手,他在天上蜿蜒翻腾,正要再次发动攻击,陈昊元把那颗珠子抛了回来。

陈昊元站在修罗头顶,朗声说:“不知你跟祖龙如何称呼?我乃昊天道人,来东海拜见祖龙,如果相识,还请引荐。”

金龙不服不忿:“凭你什么道人,也不配见我爷爷!”他张口再度喷出极寒丹气,制造出乌黑色的寒气瀑布,同时两个龙爪左右虚抓,使得陈昊元两侧的海水飞腾上涌,形成两座巨大的巨浪,让后向当中并拢,他要做一座冰山,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冻结在里面,再练成一颗珠子带在爪上做饰物!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