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看见她回来,李嫂第一个唤她。“呀,念念回来啦!”阮嘉禾起身给她拉行李。“姐,你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和我们班主任一样,说突击就突击,吓死个人。”

月光下念你(阮念林江黎)小说精彩试读

张阿姨带走了西装。

阮念坐在床边,微垂着头,指尖微颤。

阮念自诩不是个藏得住心事的人,可是此刻,心脏打雷,那股子酸楚排山倒海般涌来。

险些将她吞噬殆尽。

沉稳散漫,风流尽显。

在外人看来,他是个难得的天才。

年少有为却沉稳圆滑,在商场更是游刃有余,几乎找不到一丝漏洞。

他总是笑着,却总让人捉摸不透。

阮念觉得自己是不同的,甚至是有幸的。

因为她见过他生气的模样,见过他哀愁的脆弱,也见过他幼稚的孩子气。

他对她是不同的。

阮念一直这样认为并且始终坚信,所以哪怕计吉敏如何规劝,她也只是笑笑,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他们的事情,不需要向其他人理解和诉说。

出轨?林江黎不屑于做。

她从不曾怀疑这个,只是也不知道何时,她仿佛渐渐的,不再那么温暖了。

一根蜡烛热情的烧着烧着,烧到后来,夜色漆黑下,浓烈变成了形单影只。

阮念环顾空荡荡的房间,好大好大的房间。

他留下的气息早已消散,只留下了一片低奢清冷的家装。

掐着指尖这两根染色的长发,阮念打开手机拍了张照片。

思索了一下,她把照片发给了丁杨。

【阮念:丁杨,偷偷问你个问题,林江黎昨天去临市干什么?】

阮念发消息过来时,丁杨正给林江黎拿矿泉水。

手机震颤,看到这条消息时,丁杨整个人哆嗦。

杀了我吧,这是什么死亡问题啊?

丁杨想了很久,哆哆嗦嗦的写了删删了写,最后给她回了一句“少爷去临市参加了一个宴会,因为都是生意伙伴,不能推脱。”

丁杨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不过我看少爷挺自责的,他要是知道您会发生那事,他肯定不会应邀。而且,游轮一到A市,他直接上岸争分夺秒赶了回来,您不要多想啊。】

不得不说,丁杨不愧是林江黎身边的红人。

阮念也没打算能在他嘴里得到真实的答案。

她没再说什么,把刚刚拍的长发照片发了过去。

看到照片,丁杨一口水直接喷了出去。

完了!出大事了。

这边,林江黎一身白色高尔夫球衣,头上盖着鸭舌帽,侧身挥杆,一道白色的弧线划过长空,渐渐消失在视线里。

服务员端着酒水盘放在躺椅旁的小方桌上,视线不自觉被男生俊拔挺立的身姿吸引。

在皇家档次的高尔夫球场,见过的权贵富豪数不胜数。但一般都是经历岁月雕琢深有城府的中年人,有的大肚便便,有的华发臃肿,也有是肆无忌惮的富二代。

像他这样挺拔身姿,俊秀容貌,稳重间带着点少年气的男人,属实不多。

服务员故意放慢动作,视线轻轻撇过去。

男生年级不大,约莫二十出头。举手投足间满是沉稳和阅历,他时常笑着,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江黎。”

一个穿着黑色球衣的中年男子过来,单手拿着高尔夫球杆,微抬下巴,目视着林江黎挥出球的方向。

“不错!”他点了点头,声音浑厚,带着点长辈姿态的赞扬。

“二伯。”

“今天倒是巧,居然在这看到了你小子。”

林江黎点了点头,把球杆递给旁边的工作人员。

“约人谈项目,二伯怎么今天也来了?”

林启畅笑,“还不是路彤这个小兔崽子,不知道又使什么鬼灵精,说今天天气好硬是要把我支出来。”

说到他这个儿子,林启满脸的无奈。

他摇了摇头,拍拍林江黎的肩膀,“路彤要是有你一分沉稳,我也就不用这么操心了。”

“二伯多虑了,若能像路彤这般无忧虑,倒是让我羡慕。”

“孩子心性。”

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