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我从来不是一个英雄,我是一个坏人。不会有人来要求一个坏人怎么做吧?”说完,安其罗就冲仍旧站在大厅中的一号挥了挥手,示意她们上楼睡觉去。一号咬了咬牙,听着安其罗和马修说的话,一脸羞愧的走到安其罗的面前,“对不起,老板,我们没有帮上忙,还拖累了您……”“没事,去睡觉吧。”

混在漫威的天灾免费在线阅读

  等到金并离开后,安其罗回到了教堂。

  暂时没有管那破碎的大门,他打算明天找一个工厂来重新定做一下,最好还要加上电动滑轨。

  上次托尼·斯塔克来可是嘲讽过他的木门的。

  他记得那二十五个黑帮老大里就有做走私木材生意的,希望他不会参与到金并的大清洗计划中去,明天还能活着来定制木门。

  “这样……,暴力真的有效么?”马修有些迟疑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安其罗看来一眼他,摇了摇头,从马修第一次踏入教堂的时候,他是亲眼目睹马修心态上的转变的,从最开始的坚信以暴制暴,又到了后来的不主张使用暴力,再到现在的迟疑。

  短短几天时间内,马修的观念已经被冲击的有些迷茫了。

  “我也不知道,办法只能你自己去寻找。”安其罗有些烦躁起来了,他没心情给马修做一个人生导师“我能帮你的就是给你推荐一下华国的传统文化,你要学会自己成长。”

  安其罗没等马修说什么,接着说道,“以后这种事情,不要问我,你自己去决定自己要做什么,能否承担相应的后果。

  就像刚才靶眼那个蠢货,我明明可以直接杀掉他,但是为什么还折磨他,就因为他要承担向一号他们出手的后果。

  我从来不是一个英雄,我是一个坏人。不会有人来要求一个坏人怎么做吧?”

  说完,安其罗就冲仍旧站在大厅中的一号挥了挥手,示意她们上楼睡觉去。

  一号咬了咬牙,听着安其罗和马修说的话,一脸羞愧的走到安其罗的面前,“对不起,老板,我们没有帮上忙,还拖累了您……”

  “没事,去睡觉吧。”

  安其罗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抬手打断了她的话。

  其实刚才她们能站出来已经出乎了安其罗的意料,甚至他还有一些感动,至于愧疚什么的,完全谈不上,安其罗还不至于对这些坚强的女人泄愤。

  等到一号她们上了楼,安其罗起身准备上楼,只留下马修一个人独自坐在灌风的大厅里迷茫。

  “对了,马修,明天离开的时候记得把门口那摊靶眼顺便带走,今天的啤酒就不算你钱了。”

  其实相比于马修,安其罗更欣赏金并这个枭雄多一点,他也如同马修一样,在想办法改变着地狱厨房的环境,至少维持住了地狱厨房不会变的更坏,只不过动静大了点。金并也是从地狱厨房中爬出去的人,他永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也随时准备为之承担后果。

  他今天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维持地狱厨房的秩序而来么,而且还主动承诺会将那些越界的帮会的忏悔费每个月打给自己。

  不是我军不给力,实在是给的钱太多。

  安其罗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决定不再想这些烦心事,还是想一想明天要订制一个什么样的木门吧,金并很大方。

  ……

  黑夜中的华盛顿。

  一座豪宅地下室,托尼·斯塔克一脸狂热的表情,他正在不停的操控着面前的投影,分析着关于那枚从安其罗那里顺来的金币。

  他发现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这枚来自那个牧师的金币上居然带着一种全新的能量立场,一种目前科技无法解析的能量!一种全新的材料!

  这对于托尼·斯塔克这个掌握着世界顶级科技的天才来说,是一件值得让他兴奋起来的事情。

  如果能解析出这枚金币上的技术,斯塔克工业的武器科技将会迎来一次飞跃!

  “嘿!贾维斯!帮我记录下这种能量立场的波动,我觉得我就快要找到那场该死的魔术的秘密了!”

  紧接着托尼的面前的投影上出现了一连串的数据外加乱码。

  “……抱歉,先生。”贾维斯的那极其具有辨识度的声音响起,“这种全新的能量立场似乎无法记录。”

  托尼并不意外,只是有些疲惫的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黑眼圈,他已经熬了几天的夜了,甚至推掉了几个模特的约会,回到华盛顿之后就开始研究这枚白板金币,结果越研究,发现的就越多,这一枚的小小的金币上,有一种奇怪的能量立场。

  他本以为仅仅仅限于此了,但是他渐渐的发现,金币的材质也和普通的黄金的材质不同,这种材料中蕴含着一些未知的信息!

  经过试验,这种能量立场能传导能量,甚至某些条件下能达到99%这样近乎完美的程度!而且异常的坚固!

  至于那些信息……经过几天他亲自上手解析,只是分析出一连串无法理解的字符:#¥%¥%@#¥,完全看不懂。

  “肯定还有其他的作用!贾维斯,继续解析试验。然后将这串字符发给语言专家让他们看看!”托尼·斯塔克站起身来,打算回去睡一会,“等我起来告诉我结果。”

  这种新型的材料,想要在一切未知的条件下解析,只能借助穷举法,穷举法的话,贾维斯借助实验室的器材自己就能做到,他不需要在这亲自操作了。

  ……

  同时,在神盾局的三叉戟大楼中,尼克弗瑞看着手上平板恢复出来的视频,面沉如水,让人猜不到他的情绪。

  “希尔,科尔森现在在哪里?”

  高挑的美女副局长希尔站在一旁,“科尔森特工这时候应该是在英国执行任务。”

  “让他把手头上的任务放一下,尽快回来,我有新的任务交给他。”

  “好的,我知道了。”

  希尔随即转身离开了局长办公室。

  只剩下一个漆黑的卤蛋面无表情的盯着落地窗外的华盛顿夜景。

  ……

  安其罗不知道蝴蝶已经在华盛顿开始扇动了一下翅膀,一场风暴即将降临到纽约。

  当然,就算他知道可能也并不在意,他只是讨厌麻烦,并不是害怕麻烦。

  我可能解决不了问题,但是我能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