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廖东雅!”秦女士在门口喊着。陈阿姨正在替她贴纱布,廖东雅怕秦女士等得久,赶忙向陈阿姨道谢,拿着没贴好的纱布跑了出去,只见秦女士站在门口,穿着及膝的薄荷色吊带裙,露出雪白的小腿,画着夸张的妆容,脚上是裸色的高跟鞋,在小镇上,这样打扮的人很少,秦女士这样,引得过路的男人频频的看她。廖东雅毫不客气的瞪着那些盯秦女士的男人。秦女士有些不爽:“你怎么在薛家呢?”

执念精彩试读

“坐下吃饭。”薛祁冷冷的甩下话走开。

廖东雅有些不明白,可她又不敢问,见他走开,也不敢违抗他的命令,慌忙坐下,却刺激到了头,她拿出手机一照。

额角好大的一片擦伤,秦女士下手真狠,她倒吸了口气。

陈阿姨自外面走进来,手里拿着碘酒纱布,“我来帮你吧。”说着,不经廖东雅的手,替她处理伤口。

廖东雅心里有处柔软被触动了,虽说和薛祁也好几年不见了,但他还是关心她的,多少让她有点欣慰。

“廖东雅!”秦女士在门口喊着。

陈阿姨正在替她贴纱布,廖东雅怕秦女士等得久,赶忙向陈阿姨道谢,拿着没贴好的纱布跑了出去,只见秦女士站在门口,穿着及膝的薄荷色吊带裙,露出雪白的小腿,画着夸张的妆容,脚上是裸色的高跟鞋,在小镇上,这样打扮的人很少,秦女士这样,引得过路的男人频频的看她。

廖东雅毫不客气的瞪着那些盯秦女士的男人。

秦女士有些不爽:“你怎么在薛家呢?”

“我找你了,还给你打了电话,你不在。”廖东雅拿起手里的手机,预备打开给她看。

秦女士一点不在意的挥开:“薛家不是一直没人,你怎么进去的。”

听秦女士这么说,廖东雅面容冷了下来,她知道秦女士打的什么主意,拉着秦女士往回走:“妈,咱们回家再说,这里人太多了。”

秦月荷一万个不愿意,又怕廖东雅不说,只能跟她回家。

*

“说吧。”秦女士扯开廖东雅的手。

“我睡起来,以为你在薛家,就过去找你,没想到薛祁在家,然后他请我进去吃饭。”就是这样。

“薛祁回来了?”秦女士声音一下子拔高,廖东雅有些怕她的嗓门太大,招致陈阿姨听见。

但看的出来秦女士挺有打算的,抱臂在那走来走去的想着什么,不再跟廖东雅说话,廖东雅反正吃饱了,就回自己房间看书。

没一会儿,秦女士就来敲她的门了,虚虚的坐在她旁边,一脸愧疚:“妈妈早上把你打了,真对不起。”

廖东雅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心里有些难受,早上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她爸才走了几天啊。她心里难过到极点,忍着眼泪,一手拿着笔,看着书,不看秦月荷。

秦月荷心里不高兴,忍着火气问:“伤口还疼吗?让妈妈看看。”说着,捧起她的小脸,瞧着,见她的伤口被处理过了,她装模作样的松了口气。

廖东雅见她装出来的心疼样子,不忍拆穿她,任着她再说了些体己话,告诉她自己要看书了,将她赶了出去。

下午是大雨,天暗了下来,不再那么热了,秦女士叫了一群人在客厅打麻将,廖东雅出来透气,站在屋檐下,看着淅淅沥沥的雨,有种说不出口的惆怅围绕在胸间,一抬眼,便看见薛家凸出的阳台上,站了个人,也正看着她。

透过雨帘,看不真切他的表情,他一手夹着烟,撑在阳台上,半边身子都是湿的,他仿佛没察觉到一样,只是看着她。

廖东雅想抬手提醒他,想起他冰冷的语气,告诉自己不能在自作多情了,也许他根本不是看她。

她走进屋里,把窗关上,连窗帘也拉上,彻底阻断了他的视线。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