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顾西准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三年了,他住的离A大多近,三年了,居然不知道进来转一次,永久的活在被她抛弃的幻影中。顾西准有些讨厌廖东雅,不过他还要冷静,毕竟才刚遇见她。他散漫的勾起唇角,看起来是拿到了什么得力证据一般,“行,那不打扰了。”说完,自己便先出去了。“姐姐,有缘再见啊。”黎梓追着顾西准而去。

执念在线阅读

顾西准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几年不见,她越发的有勇气与他对抗,比之前更……水灵了,可以这么说。

除了,她垂下的手上戴着的戒指。

顾西准极其不愿意承认是她现在的丈夫,使他变得如此出落的。

也不过才过去五年。

他打量着廖东雅,跟黎梓说话的廖东雅也在不时的打量他,只是,这么说下去,只会浪费时间。

廖东雅歉意的看着顾西准说:“下回有时间再约吧,我现在还要工作。”

工作?

顾西准有些不可置信的瞳孔一缩,指着正帮读者扫码的另一名管理员,“你在这里工作?”

“对,就是这里,我在这里已经三年了。”

顾西准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三年了,他住的离A大多近,三年了,居然不知道进来转一次,永久的活在被她抛弃的幻影中。

顾西准有些讨厌廖东雅,不过他还要冷静,毕竟才刚遇见她。

他散漫的勾起唇角,看起来是拿到了什么得力证据一般,“行,那不打扰了。”说完,自己便先出去了。

“姐姐,有缘再见啊。”黎梓追着顾西准而去。

廖东雅中午还得回家,因为离得近,司克寒的公司离家远,就她一个人在家吃饭,她将就着吃了些。

便午睡了。

恍惚间回到了大学,老师在上面讲课,顾西准就坐在她旁边,一只手不安分的放在她的腰间,另一只手百无聊赖的转这笔。

他的手细长白皙,旁边的女生假装听课,实则一直在盯着他的手看。

廖东雅也盯着,顾西准就笑了,他把手凑到廖东雅跟前,说:“要不要来两口?”

对上他旁边女生窘迫歉意的眼神,廖东雅毫不犹豫的啃了上去,只是没有用尽,舔了两下。湿意席卷了顾西准的手掌,他凑近她,闻到一阵馥郁的芬芳,突然失了神。

没想到廖东雅突然就从凳子上滑了下去,她蹲下了,接着,扯着顾西准的手,他的脖子被她揽着,柔软的唇贴着她的,借着前排同学的掩护,两人在后排亲的不分你我。

廖东雅余光看到刚刚盯着他看的女生已经挪到另一个位置去了。

她很满意。

勾缠着顾西准,顾西准也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着,一片美好。

一阵激烈的铃声响起来,顾西准睁开眼睛,恨恨的盯着她。

廖东雅不明所以,天旋地转之间,她突然醒了。

出了一身的汗,黏腻的感觉,衣服贴在背上。

廖东雅有些失神,怎么就突然梦到他了?

以后还是远离这个人吧。

廖东雅洗了澡,听见客厅有响动,她以为是司克寒突然回来了。

走出去一看,顾西准站在客厅中央,一只手夹着烟,若有所思的盯着她出来的方向。

“你……你……”廖东雅震惊的半天说不出来话。

终于,她还是忍住了,拢紧了浴袍,一脸防备的盯着他:“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句话看似在问他,实则,看廖东雅不断后退的样子,顾西准知道她很怕自己会突然过去。他笑:“怎么?你质疑我翻墙的技术?还是质疑我撬锁的技术?”

廖东雅强迫自己一定要冷静。门是电子锁,没有指纹进不来的,那就只有窗了。

廖东雅后悔当初买了二楼,结果现在……她只希望司克寒会突然想到她回家,或者高琴突然上门来看她也好啊。现在觉得高琴终于不是一个烦人的婆婆了。

面对顾西准时,她总有些拿不准。

顾西准看着她,走到床边去,将窗帘拉上,转身对着要进屋锁门的廖东雅,说:“你要是现在进去了,我就踹门,这样,你丈夫回来,可能会发现你私会男人?”

或许是这句话太过好笑,在这种氛围下,他笑了出来。

廖东雅摇摇头说:“我不进去,也不锁门,我们就在客厅说吧。”

她一副放松的样子,反倒刺激到顾西准了。

顾西准深吸一口气,坐在了靠窗的沙发上。

廖东雅心下不安,却只能按下,她坐在顾西准的对面。双腿叠起,抬腿的时候,一片风光太快闪过。

顾西准脸不红心不跳,他摁灭了烟。

“说什么。”

“是你突然来我家。”廖东雅陈述道:“你来干什么?有什么事情?”

“你结婚了。”他说,陈述的语气。

她手上的戒指太耀眼了,曾经,也说好,一毕业,他娶她,就送她大大的钻戒,然后再去度蜜月,等回来,生一儿一女,再去工作好好地养孩子。

这是两个人在大学最后两年定下的目标。

太多的情侣会在大学结束时分手,然后各奔东西,可能再不相见。

但是,顾西准没想到,自己和廖东雅,居然也会这样。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