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一刺进去是穿过琵琶骨,穿骨头和肉可不一样。穿骨头的疼痛感是生不如死的。每时每刻都在刺激着赵户的神经。才只穿了一会,他就半死不活了一动不敢动。陆辞站在他身前只觉得,不够。只是穿了骨头而已,怎么能代替卿卿断了腿的痛苦呢。

朝小姐穿越之兄长总是阻止我和别人成亲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她还真希望给她一刀让她清醒清醒,不然等她睡着了,被他拖到什么地方去就真的完了。

正在朝卿卿迷糊之中,听到外面传来兵器相碰的声音。

赵户马上扭过头去看向外面,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至极。眼中像有两团火苗一样。

不过他又马上冷静下来,转身准备带人打开密道逃走。

可他刚走到墙壁那,一把长剑划破空中直冲向他的位置。

利剑顺势划破两名大汉的脖颈,血喷涌在赵户的脸上。

赵户瞪着双眼眼睁睁看着那剑从他的头边擦了过去。猛地钉在墙上,发出嗡嗡的声音。

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个从门外走进来的人。

陆辞没看赵户,一眼就看到朝卿卿被吊了起来。

那身上都是被鞭子打出来的血痕。

他阴沉不语,身边的气势凌冽,拿着苏丰的长刀砍向锁链。

朝卿卿看到陆辞知道自己终于得救了,松了一口气,直直掉进他怀里,眼前也恢复了黑暗。

陆辞轻轻接住她,向上挑起的眼尾泛着红色,目光直直的看着赵户。

赵户心猛地一惊,他这次好像凶多吉少了。

朝卿卿昏了过去,剩下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过了很久很久,朝卿卿又痛醒了。

她的腿接上了,可是太晚了,或许以后走路都是问题。

她身上的每一个伤口都疼的她冒冷汗。

这次是她第二次入睡,又疼醒了,在这个时代,麻药的力度一点也不大。

这次陆辞不在她身边,软软也不在。

她只好斯哑着开口“苏丰,兄长呢。”

地牢。

赵户看起来是被挂在墙壁上,其实也不是。

那墙前面有两个长长的大弯钩子,是用来挂琵琶骨的。

一刺进去是穿过琵琶骨,穿骨头和肉可不一样。穿骨头的疼痛感是生不如死的。每时每刻都在刺激着赵户的神经。

才只穿了一会,他就半死不活了一动不敢动。

陆辞站在他身前只觉得,不够。

只是穿了骨头而已,怎么能代替卿卿断了腿的痛苦呢。

他缓缓勾起一抹血腥的笑意。

眼中带着疯狂。

他拿着匕首喃喃自语和疯子一样打量着他“怎么办呢,怎样才能让他和卿卿一样痛?”

说完,将赵户的手摁在墙壁上用刀一剁。鲜血洒落在他白皙的脸上。

他闭上了眼,睫毛轻颤。鲜血顺着睫毛落下,听着他的惨叫勾起唇角。

听啊。

真好听。

断了的手指全部掉在地上,五个手指全部没了,只留下了一个手掌颤抖,上面鲜血淋漓。

陆辞拿出手帕擦了擦手,看向他“聒噪。”

赵户疼的快发不出声音来了。

陆辞如玉的面容现在在他眼里,等同一个魔鬼。他拿着刀,轻而易举的一点一点收割他的命。

陆辞用匕首插进赵户的口中,锋利的匕首划过赵户的嘴角。留下两条血痕,赵户想摇头,求他,可才轻轻一动口腔就被划出血痕。

疼的他几乎窒息。

陆辞勾唇,眼中带着疯狂的色彩。

手指一动。

一个被砍掉的舌头掉落在了地面上,带血的舌头落在地上惊起了灰尘包裹在上面。看起来恶心至极。

赵户从嗓子处挤出了一声嘶哑的哀嚎,便昏死了过去。

陆辞眼尾变得深红色,眼眸里跳跃着红色的光芒。

挥挥手让人拿盐水把他泼醒。

赵户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只能从嗓子那发出死猪般的哼叫。

陆辞慢慢的将他的手钉在了墙上,然后拿出另一把匕首。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