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陈锦书没有打算给迟未晚拒绝的权利,直截了当的加大威胁:“如果你真的觉得死可以解决一切的话,那明天你就会看见迟家破产的消息,孰轻孰重,全在你一念之间。”说着他转身打开了车门。迟未晚跟了上去,“慢着,刚刚你说的这一切,我接受,不过我得有一个附加要求。”“现在,立刻打电话给顾三三,和顾三三分手。”

附送折磨(迟未晚陈锦书)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迟未晚用力地甩开他的手,“你能给我什么让我陪你演?”

“你想要什么报酬都可以,只要我给的出。”

什么都可以?

迟未晚想了想,看着陈锦书,认真的说道:“我想要的报酬是你从这一刻爱上我,用一年的时间来弥补我这五年的痛苦,我可以不爱你,但是你必须爱我,哪怕是假的,你也必须面面俱到,你能做到吗?我觉得你永远做不到,所以不要谈报酬。”

“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你从心底就应该明白,是不可能的。”陈锦书微微压下嗓音。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对迟未晚的厌恶,从未改变过。

不仅如此,他还极其讨厌迟家的人。

在当时居高临下像是可怜他一样赐给了他和迟未晚的婚姻。

要不是当时双亲以死相逼,他是绝对不会为了所谓的家族企业娶迟未晚的。

在结婚以前他甚至对迟未晚没有一点感情基础。

所以他怎么可能会爱上这个女人?

永远不可能。

迟未晚知道他做不到,所以她才故意这么说的。

她不想再去管陈家的各种破事,所以她耸了耸肩膀。

正打算绕过他的时候,陈锦书突然说道:“既然你说假的也可以,只要你等到顾三三怀孕,或者安稳度过这一年,我会在这一年,尽我一个丈夫的职责,也不会把文件暴露出去,你觉得怎么样?”

迟未晚觉得好笑,回过头,她认真的看着陈锦书,颇有兴趣的问:“所以你想说的是?”

“所以我想说的是,我可以扮演好丈夫这个角色,即便是假的,希望你也可以。”

“如果我对于你这个提议也拒绝了呢?”

迟未晚挑眉,唇齿之间嘲讽的意思更加明显。

陈锦书虽然说出来的语气非常温柔,但却像一把利刃一般,温柔却更加锋利。

丝毫不给迟未晚反对的机会,他总是那么一副所有事情都在他鼓掌之中。

以前迟未晚很喜欢他这种男人独有的魅力,现在只会讨厌。

陈锦书没有打算给迟未晚拒绝的权利,直截了当的加大威胁:“如果你真的觉得死可以解决一切的话,那明天你就会看见迟家破产的消息,孰轻孰重,全在你一念之间。”

说着他转身打开了车门。

迟未晚跟了上去,“慢着,刚刚你说的这一切,我接受,不过我得有一个附加要求。”

“现在,立刻打电话给顾三三,和顾三三分手。”

看着陈锦书迟疑的样子,迟未晚轻嘲:“所以你刚刚说的这些,你自己都做不到。”

陈锦书当即拿出电话,拨打给了顾三三,然后按下了免提。

“分手。”他简短快速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尽管迟未晚认真的观察陈锦书的样子,却也没有抓到任何端倪。

他表情如常没有丝毫痛心和不舍。

也是了,陈锦书和别人的区别就是,他如果在笑,却永远不止笑那么简单,你永远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电话那边的顾三三先是迟疑一下,然后不可置信的喊了一句:“锦书?”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