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小师妹,你躲不过去的。”一个声音在她头顶上响起,安恬抬头,看见一个手中提剑的青年轻人,脸色不善地看着她。“小师妹不要耍赖,”那人说道,“快起来干活,你装睡没用的,就算你在闭关,我也要把你拉起来干活的。”安恬:“……”大师兄,你看外面那阴沉的天色,绵绵的细雨,这天气不用来睡觉难道不是暴殄天物吗?就不能让她安安静静地深思一会儿吗?头顶那位用行动表示不能。

沙雕竟是我自己[快穿](安恬)精彩试读

安恬在沉思。

据说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会思考。所以即使现在没有必要,安恬也摆出一副沉思的样子。

“小师妹,你躲不过去的。”一个声音在她头顶上响起,安恬抬头,看见一个手中提剑的青年轻人,脸色不善地看着她。

“小师妹不要耍赖,”那人说道,“快起来干活,你装睡没用的,就算你在闭关,我也要把你拉起来干活的。”

安恬:“……”大师兄,你看外面那阴沉的天色,绵绵的细雨,这天气不用来睡觉难道不是暴殄天物吗?就不能让她安安静静地深思一会儿吗?

头顶那位用行动表示不能。

安恬被生拉硬拽拖出门,感觉刚刚摔得七荤八素的骨架又快要散开了。

一个时辰前,安恬接下任务,进入这具躯壳。但不知道系统怎么想的,她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在天上飞,什么交通工具也没有的那种。她的轻微恐高症顿时发作,直接从天上掉下来,摔进她刚才那个房间,摔在床上。要不是原主够结实,她早被摔死了。

她借着伤势躺在床上疗(发)伤(呆),趁机向系统勒索了一瓶回元丹,作为不向总部举报它传送失误的条件。等到又小气又抠门的系统闭麦,才静下心看剧情。

原身徐安恬,白山宗掌门最小的弟子,天赋超群,最受掌门徐清恒的宠爱。据说徐清恒甚至一度想要越过一众师兄师姐,把少掌门之位交给她。事端因此而起。在原主的记忆中,她和师兄师姐们由于少掌门之位,闹了很多不愉快,整天吵来吵去,时不时还会打一架。徐清恒不堪其扰,拍拍手闭关去了,留下一群小崽子,每天把白山宗闹得乌烟瘴气。

原主年纪小,没到收徒的年龄,师兄师姐经常她面前来炫耀他们有徒弟,还不让徒弟陪原主玩。原主孤家寡人一个,总是闹得心烦意乱。后来原主、师兄师姐们和大师兄的大弟子为了少掌门之位闹了起来,那位小师侄一怒之下就跑了,后来不知怎么,大概是小师侄的影响力过于庞大,或者其他宗门想要趁机对白山宗做点什么——总之其他几大宗门强者齐聚白山宗,找原主讨说法。

原主反复向他们解释,她和师侄之间没有需要外人插手的矛盾,她也根本不想要少掌门这个重担。但那些人根本不听。大家都是修仙的,说不通的时候就要动手,原主解释不通,一怒之下就想拔剑一战。但她虽然天赋高,却只有一个人,于是……剑都没□□,就扑街了。

然后,一片混乱之中,白山宗也被灭了。

安恬看了眼原主的心愿,当时就向系统吐槽:“就这?这么个任务需要快穿局插手?”

系统也很无奈:【徐安恬重生过一次,但是搞砸了。她觉得她没有能力保住白山宗,这才委托快穿局派人。】

安恬顿时起了八卦之心,保住一个宗门好像也不是特别难的任务,能把这搞砸,原主也算是个人才了:“她是怎么搞砸的,说出来让我开……咳,我是说,说出来让我借鉴借鉴?”

系统解释说,原主重生之后,努力向师兄师姐们投诚,努力和小师侄搞好关系,多次明示暗示她对少掌门之位从来没有觊觎之心,无论师父选了谁,她都一定会对那个人全力支持;谁想其他人根本不相信她,吵着吵着,小师侄又失踪了,再出现的时候,几大宗门的高手又来围攻白山宗了;原主是个暴脾气,其他几个宗门一来,她又拎着剑冲上去了。

安恬:“……所以呢?”

系统:【所以白山宗又被灭了啊。】

安恬:“……”行吧,原主这脾气大概没救了。 

* 

安恬被大师兄拖着走,既不需要用力,也不需要她认路。闲着没事,她开始梳理原主的记忆。理着理着她觉得哪里不对。

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但白山宗的画风真的和安恬见过的任何宗门都不一样。白山宗人修炼时不需要任何天材地宝的辅助,除了引灵入体的时候偶尔需要几块灵石,其他时候几乎无欲无求。白山宗的功法,只有心如止水才能发挥出应有的威力,一旦心中有私欲,很容易停滞不前。白山宗弟子们最常挂在嘴边的几句话就是:

算了算了,你喜欢就让给你吧,反正我修炼不用这个。

晋升天阶很简单,只要坚持喘气一千年,谁都可以的。

只要我一直活下去,说不定天道都要来问我长生之法。

安恬甚至觉得这里不应该叫白山宗,而应该叫咸鱼宗。

这样一个对修炼资源几乎没有需求,晋阶全靠苟,谁苟到最后谁就赢了的宗门,原主和一群师兄师姐为了一个少掌门之位,居然打了起来,还引来其他几大宗门一起打起来,以至于打到被灭门……

阴谋!这里面绝对有阴谋!——安恬可以打赌,如果没有,她把系统的脑袋拧下来给原主当球踢!

安恬在沉思之中被大师兄拖进练武场,练武场的地面十分平整,铺着青石,石地旁边略高的石台上坐着几个人,新入门的小弟子在旁边围了一圈,圈里时不时传出惊叹和叫好的声音。

大师兄拖着她从外围绕过,走到另外一群人中间,然后把她放下。

“大师兄你太粗暴了。”一人摇头说道。这时候安恬已经本着“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思考人生”的原则,躺在这群师兄师姐中间,索性不起来了。

何况她也不骗人,她的确是在思考人生。

师兄师姐们在的地方,视线就是好。安恬躺着也能看到场中间的两个小弟子比剑的场面。

白山宗的修者们,武器以剑为主,招式大多优美柔和,十分赏心悦目;但柔和只是表象,当他们以本门功法调动起这片天地之间的浩然之气后,便可以利用浩然之气压制对手,使对手无力反抗——按照安恬的理解,简而言之就是用自身的咸鱼气质腌制对手,将对手也变成一条咸鱼,然后用丰富的咸鱼经验打败对方的过程。

眼前两个青衣小弟子差不多一样的咸。安恬看了一会儿便兴致缺缺,完全不想看下去了。

大师兄痛心疾首地看着她:“小师妹,你能不能先坐起来?”

安恬翻了个“我乐意”的白眼,心想不愧是为了少掌门之位和师妹吵架的人,她这躺的好好的,居然一句话就想让她起来,她·无所畏惧·恬绝不向黑恶势力低头!

大师兄继续痛心疾首:“小师妹你看这些今年新招进来的小孩儿,一个比一个反应慢,你当年学得可快了,要不你来给他们示范一下?”

安恬客气道:“大师兄不要这样说,我当年的招式都是大师兄您教的,要说天才,那还是您更胜一筹。”

大师兄脸上的失望快要溢出来了:“小师妹,你连这么一点小事也不愿意做吗?那么以后我们怎么放心把白山宗的担子交给你?”

安恬:“……”说的跟真的似的,就好像你真的不想要白山宗这个担子,真的不想先当上白山宗少掌门,然后继任掌门似的。要是真的不想,上辈子和上上辈子,你们一群人是怎么打起来的?徐安恬是怎么死的?自己把自己作死的吗?

——等等。

她正想劝大师兄不要这么虚伪,忽然想起,大师兄的话,好像是真的。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