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明明自己有钱,却不拿给丈夫和孩子看病。每天带不同的男人回到公寓,公寓里还摆着自己老情人的纪念照片。薄情的人我见过不少,本以为早就不足为奇。但是这个女人的凉薄,着实超出了我的想象。虽然现场,的确是她的打火机引发了这一场惨案。但是真正的凶手不是点火的,而是那个把面粉撒满了房间的人。

面具后的眼睛精彩章节

  我住院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会馆。

  一直非常在乎个人形象的我,现在羞涩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仅是因为来看我的人都看到了我这幅蓬头垢面的样子,还因为照顾我的,是我心里一直以来的女神,美智子。

  没有哪个男人,想这么窝囊地出现在自己女神面前。

  但是看着自己肿的不像话的脚,我却又着实无奈。

  无奈的,是我可能真的没办法,在这剩下的八天里,找出真相。

  美智子一向是支持我的,但是这一次她没有在例会上附和我。

  我很清楚她的想法,因为她是整个会馆,最有人情味的女探长。

  我们守护的是真理,她守护的是人心。

  依照目前的证据,如果井川隽夫是他杀,和井川隽夫可能有争执,杀死他的,只有三个嫌疑人。

  我最怀疑的其实是失踪多年的凉子。尽管当年知道他们之间爱情故事的人已经四散飘离,唯独留下的千藤百惠还是满口谎言。

  但是我总能感觉出来,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异常坚固的。

  如果十年前的粉尘燃爆是凉子自己的想法,那更说明,她对于井川隽夫出轨这件事情,非常痛恨。

  以至于觉得自己一生无望,所以选择用这样决绝的方式离开。

  但是并没有找到凉子。

  总探长是一个何其谨慎的人,一定搜变了那个面粉厂的每一个角落,但是并没有找到她的一点点痕迹。

  在我的眼里,烧毁的衣物鞋子,还有那枚戒指,什么都说明不了。

  可是如果凉子没有死在那场大火里,她又为什么要放火呢?

  当时的她虽然离开了金河酒馆,但依旧是很漂亮很有能力的女人,并不是什么身上背着巨债,肩上扛着人命的杀人狂魔。

  她没必要用这样的方式掩人耳目。

  难道就是为了让井川隽夫以为她死了?

  可现实是,人家确实以为她死了。办了一场平平淡淡的葬礼,然后一个月内,拆掉白绫换上红装,摇身一变成了新郎官。

  如果我是凉子,看到事情是这样发展下去的,也会不平,也会愤怒。

  但是……

  为什么是十年后的这个时间呢?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十年里,她难道真的可以眼睁睁地看着,曾经把自己疼成掌中宝的男人,守护着另外一个女人?

  而且……

  还有雪子。

  孩子是情侣爱情的见证者。她看着这些曾经本来应该属于她的一切,被千藤百惠夺走,难道,这样的痛苦,可以隐忍十年之久吗?

  我想到太阳穴疼痛,实在无法想明白这其中的关系。

  在一条路走不通的时候,我往往会尝试另外一条路。

  第二个嫌疑人,也就是,同样失踪了十年的野藤次一。

  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这些人错综复杂的关系。

  野藤次一的家里收养了野藤凉子,作为哥哥带着她入了卖酒的行业,却和凉子签下巨额卖身契。

  井川隽夫被榨干后,和凉子的幸福生活不过一年,野藤次一又去了家里胡闹,希望得到别墅的产权。

  就在这个时候,井川隽夫出轨了野藤次一的情妇,也就是千藤百惠。

  据说,当年井川隽夫还是家财万贯的时候,千藤百惠就曾向他示好。

  但是井川隽夫一心只爱凉子,并没有搭理她。

  这样看来,野藤次一为了欲望和钱财,自己的妹妹可以当做商品,甚至……

  也许井川隽夫的出轨,也是有预谋的?

  我握紧面前的被子,这一点,我倒是忽略了。

  如果当时野藤次一和千藤百惠是计谋要拿到房子,那么这一场出轨的戏码,就很有可能是在为野藤次一铺路。

  凉子离开,千藤百惠上位。只要井川隽夫娶了她,理论上,在雪子未成年以前,如果井川隽夫没有特意说明的话,千藤百惠就是房子的第二继承者。

  而千藤百惠是野藤次一的情人……

  果真,下得一盘好棋。难怪,那日在千藤百惠公寓看到的那一张被擦地崭新的照片里,那双让人动容的狠辣眼睛,到底还是有点味道的。

  可是……

  炸了房子这件事,不就显得太蠢了?

  几千万的洋楼,说话间就没了。如果野藤次一真的可以为这一座房子,忍气吞声,隐姓埋名活了十年,一把火炸掉,那太没必要了。

  美智子虽然觉得我的想法荒唐,但是仍然去了侦查科想尽办法调取整个金河乃至周围几个市的资料。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