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邱斌打点好一切回到迟修赫的身边之时看到的就是迟修赫和轮椅少年的大眼瞪小眼,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是靠近好还是离远点好。“邱斌。”迟修赫首先移开了眼神。听到自家boss呼唤自己的声音邱斌一瞬间就觉得大难临头了,立刻怂了:“迟总,钟秘书真的是太厉害我真的看不住他啊。”钟玖冀特别能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到在那么多人的看护之下还能轻而易举的逃出去的,简直就像是在单机游戏里拥有地图的玩家一样轻而易举的就可以找到监视盲区,无声无息的,真的太难了。

我给七个龙傲天当系统(钟玖冀诸天笑)精彩章节

钟玖冀看着相互之间看不对眼的两个宿主,对这样的场面早就已经有所预知,一个世界的世界能量仅仅只能塑造一个龙傲天,迟修赫和诸赤阳以及其他的宿主全部都是对等的身份地位,所谓同性相斥就是这样的原理,他们之间的气运相互碰撞自然会造成两个人的性格不合。

钟玖冀并不担心,毕竟同为宿主的他们拥有各自世界的拥护无法伤害到对方,而且他们现在只是不理解自己的处境,未来只要理解了自然会和平共处,毕竟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利益纠纷,所以他也并没有任何要阻止的打算。

邱斌打点好一切回到迟修赫的身边之时看到的就是迟修赫和轮椅少年的大眼瞪小眼,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是靠近好还是离远点好。

“邱斌。”迟修赫首先移开了眼神。

听到自家boss呼唤自己的声音邱斌一瞬间就觉得大难临头了,立刻怂了:“迟总,钟秘书真的是太厉害我真的看不住他啊。”

钟玖冀特别能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到在那么多人的看护之下还能轻而易举的逃出去的,简直就像是在单机游戏里拥有地图的玩家一样轻而易举的就可以找到监视盲区,无声无息的,真的太难了。

迟修赫整理整齐的头发因为迅速赶来而略显凌乱了几分,本质柔软的发丝有几根垂落在眼角边上,他身高极高,看向他人的时候光是身高气势就足以凝固他人周身的空气,造成强大的心理压力,邱斌怂的浑身紧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直觉告诉他他并不会得到什么惩罚。

迟修赫的嘴角噙着一抹笑容,他当然知道凭借邱斌的能力怎么可能看得住钟玖冀,说到底他也没有看守钟玖冀的必要,毕竟……他如果要找到他,只需要叫他的名字就够了。

邱斌无意间捕捉到了这个笑容,一时间心里疑惑,现在钟先生还在抢救呢,怎么自家boss一点担心的表情都没有,他到底是担心还是不担心?

“穆如清是怎么回事?”

“穆如清?穆先生怎么了吗?”完全不明白状况的邱斌问道。

“关于这件事宿主迟修赫如果想要得到确切的信息可以咨询我。”钟玖冀的声音只有两个人能听到。

“和你无关。”迟修赫在意识中和钟玖冀说话,阴沉的眸色看向了邱斌,“我不是让你们控制好穆如清,不准他出现在玖冀的面前吗?我也说过,以后不要让我看到这个人出现在我面前。”

邱斌的脸色一白,目光惊恐的看向了迟修赫的身后,迟修赫眉头微皱,回过头,看到了穆如清正站在他们的不远处。

雪白干净的医院内人来人往,可是这一刻站在不远处的穆如清却仿佛和他们这边划为了一体,穆如清依旧和在迟修赫身边那时一样,总归是穿的干净的白色的衣服像一个儒雅温润的大学讲师一样,他的身材站的笔挺,然而苍白的面色发却脆弱到仿佛一碰就碎。

穆如清垂下了双眼,即便如此也无法遮挡住那双已经蓄积了淡淡的隐忍的泪水,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抬起双眸,虽然隐隐有着水光,却带上了那一副偶尔会让迟修赫看着发呆的笑容。

“抱歉,修赫,让你为难了,阿斌,对不起让你挨骂了。”穆如清身形单薄,他本身就瘦,曾经在迟修赫身边的那段时间迟修赫变着法的想要将人养胖,离了迟修赫之后他越发的清瘦了,仿佛一吹就倒, “我很担心想跟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之前是跑错了医院,所以来的晚了些,看来现在应该是不需要我了吧。”

说着这样的话,可穆如清的目光却始终凝视着迟修赫。

“你看什么?看我?”迟修赫微微侧着头,连正面都不稀罕给他,“我受伤了吗?”

穆如清的脸色更加苍白,身形微微颤:“我知道这次是我的错。”

“你知道?”迟修赫勾起了嘴角,可他的眼底却没有任何笑意,冰冷的宛若冬日寒霜,没有任何融化的迹象,“那你打算如何补偿?钱?你有吗?照顾?需要你来照顾吗?”

穆如清咬住下唇,看向别处:“修赫,不要这样。”

就是这一副模样,他一次一次的用这幅模样欺骗了他整整三年,无辜、可怜、卑微,迟修赫怎么都不明白为何自己引以为豪的识人识面却在这样拙劣的演技上栽了跟头。

“我要走了。”穆如清的双手环胸,悄悄的拥抱住自己,似乎在给自己安全感,可怜至极,“我只是想在走之前,在听到一次你安全无虞的消息,我做错了事,做了伤害你的事,我已经没有脸出现在你的面前,曾经你对我的宠爱,我亦是无时无刻不在煎熬之中,现在,终于可以不再利用你了,我也……必须要离开你,我无法容忍这样的自己待在你的身边。”

“哦?”迟修赫的眼底并没有任何动容之色,黑沉沉的面色似乎在看跳梁小丑。

穆如清哽咽了一声,立刻咬住了下唇止住哭音,在场观众邱斌一时之间也有些于心不忍,同时也觉得迟修赫太过冷心冷情,虽然不知道隐情,可多年的感情迟修赫却能说放下就放下,真的太过冰冷。

穆如清深吸一口气,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知道,钟秘书更强大,也更聪慧,他在你的身边必然会给你带来更多,即便是……那样被伤害他还是能一直跟随在你的身边,他比我要强的太多,我想在离开之前,再和他说说话。”

“你想和他说什么? ”迟修赫问道。

钟玖冀一开始并不打算知道穆如清想说什么,毕竟数据分析的结果告诉他这些话一旦开口他将会直接被拉入情感纠葛之内,这绝对不是好现象,可现在却是宿主想听,他不会违抗宿主。

“修赫,以后就是钟秘书替代我陪伴在你身边了,虽然我知道这样说不好,可是我……是爱你的。”穆如清这句话像是鼓足了勇气,他垂下双眸,耳根泛红,“我想告诉他,关于你的一切,你在开心的时候,喜欢喝点白酒,喝多少会醉,你其实不喜欢吃昂贵的西餐,你很喜欢玉米排骨汤,你穿白色连帽衫会很好看,假期的时候喜欢一整天在家里哪里都不去……”

穆如清在回忆起曾经的点点滴滴之时 ,面容之上全都是怀恋之色,似乎回想起之前两人之间的点点滴滴,逐渐的小小的幸福油然而生,却也带着已经回不到过去的悲伤。

“怎么?你这是在向他示威?还是在干脆的恶心我?”迟修赫突然冷声打断了穆如清的回忆,“你认为玖冀是你的替代品?谁给你的自信?玖冀不会替代任何人,也不可能被任何人替代,他是独一无二的,谁都比不上他。”

不仅仅是因为钟玖冀身为系统的特殊性,更是因为钟玖冀在他心中的地位,在他曾经一无所有的时候全心全力的辅佐他帮助他,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都不能否认钟玖冀在他的强大成就中所付出的功勋,那是谁都不能替代的。

穆如清脸上好不容易出现的血色迅速褪去:“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现在说这些,是想引起我的同情?你的欺骗和防备不曾得到我的信任,你到底是高看自己还是小看我?”迟修赫勾起嘴角,“还是说你真的以为,我喜欢你?”

此话一出,不仅仅是穆如清愣住了,连钟玖冀都产生了迷惑,迟修赫不喜欢穆如清?怎么可能?

在他拿到的所有的资料中,穆如清和迟修赫的纠缠情感源源不断,是世界塑造穆如清给迟修赫考验以及buff,在遇到穆如清的时候迟修赫会自主产生降智buff,将穆如清的一切行为合理化,他们之间的感情也会成为迟修赫最终成长为一个顶级龙傲天的重要指标,也因此他们之间的情感也绝对不可能存在虚假。

虽然钟玖冀无法测量爱意值,却可以测出是否说谎,再加上从迟修赫并没有刻意防备他,这句话根本就不是谎言,无论如何测量这句话都是真实无水分的,迟修赫真的不爱穆如清!

这件事情第一次发生,也太过出乎预料,必须要回去直接上报给主系统才可以。

接连两个宿主都出现了系统无法测量数值的奇怪反应,钟玖冀也震惊于试炼任务的如此难度,他居然直接从开始就偏离了资料主线!

“我从未喜欢过你,你不要没有自知之明。”迟修赫终究表现出了不耐烦的神色,“我放过你一次,你自己非要出现在我的面前,那我就不客气了,你欺骗我在先,利用我盗用公司资料在后,谋得私人财产并且接受王贺的资金,这些证据,我一样不剩的全部保留。”

迟修赫每说一句话穆如清的脸色就惨白一分,迟修赫一直都是这样,对待不是自己的人的时候,句句如同刺刀,杀人诛心毫不留情,穆如清第一次如此清晰的认知到自己已经被排斥在了迟修赫的世界之外。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不如去牢里坐坐吧。”

这一刻,穆如清真正的看到了迟修赫的冷漠,他黑色的发丝就如同浸透到内心一般,冷若冰霜,身体在颤抖,内心在恐惧,穆如清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大脑在抗拒着想要逃跑,身体却无法如他所愿离开。

他为什么要回来……

他不应该回来,他应该跑的远远的,他不应该奢望什么!

迟修赫是自傲的,穆如清就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污点,他错信了这个人,忽略了他真正应该珍惜的人,他……利用了钟玖冀,让他蒙受不白之冤,就为了他在踩在事业的尖端,他将罪人蹭蹭的保护在不受人侵害的象牙塔内小心翼翼的守护着。

钟玖冀的不离不弃,就仿佛是在讽刺他的愚蠢一般。

“邱斌,这件事你去办。”迟修赫说道。

“那个,迟总,这样是不是不太好……”邱斌一直都挺喜欢穆如清的,穆如清性格温润对他们一直都很好,带人如春风一般,也从来不为难他们,还经常会和他们一起玩闹,不把他们当做下属,而是平常人一样。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