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小森,我记得他不是在镇上上初中吧,怎么天天在家呢?”林晓记得叶明森十三岁了,在上初中来着。“哦,他前短时间回来说,学校闹得挺凶,他读不下去书,索性回来了。”“是这样,别看他跟铁子年龄差的挺大,但真能玩到一起呢。”林晓点了点头,想了一圈也能理解。“是呀,嫂子,这点我也挺奇怪的,你看村子里大孩子都不爱带小的玩,二胖天天闹着要出去玩,可没人愿意跟他玩,二嫂还在家里说过这个事呢。”

我在年代文里搞事业(林晓叶明辰)精彩试读

说走就走,林晓到家的时候,叶明月正和宝妞教小石头走路,铁子却不见了踪影。

“明月,孩子上午还乖嘛,没给你添麻烦吧?宝妞,你弟弟呢?”林晓和叶明月打了个招呼,后半句是转头问向宝妞的。

“嫂子,你一出门,铁子就跟小森出去玩了,这么冷的天,也是不怕冷。”宝妞还在思考的时候,叶明月就说出了答案。

小森是叶明辰三叔家的小儿子,叶明森,就是林晓来的第二天,宝妞嘴里说的‘三叔公家的小叔叔’,就这么几天这个小叔叔出场率也太高了点吧。那一天是带着铁子去看抓鱼,今天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小森,我记得他不是在镇上上初中吧,怎么天天在家呢?”林晓记得叶明森十三岁了,在上初中来着。

“哦,他前短时间回来说,学校闹得挺凶,他读不下去书,索性回来了。”

“是这样,别看他跟铁子年龄差的挺大,但真能玩到一起呢。”林晓点了点头,想了一圈也能理解。

“是呀,嫂子,这点我也挺奇怪的,你看村子里大孩子都不爱带小的玩,二胖天天闹着要出去玩,可没人愿意跟他玩,二嫂还在家里说过这个事呢。”

女人间的话题歪楼歪的太快,一下子就从孩子跳到了父母身上,宋兰香那个性子实在是难缠,林晓不爱说关于她的事,因此敷衍了过去,转而说起了其他。

“明月,拜托你个事呗,我下午想去镇上一趟,等会中午我就不回来做饭了,我从食堂带一点回来,你和宝妞他们吃了,下午再帮我看会孩子,你看行吗?”

林晓早就想去镇上一趟了,村里实在是人多眼杂,她不敢随便拿空间里的东西出来,下午去趟镇上供销社,也好打个掩护。

“行呀三嫂,反正我也没事,宝妞他们很好带,不过嫂子我可跟你说,中午我回家呢。妈之前来叫我回去吃早饭,知道我在你这吃了,可把我好一顿批评,让我中午一定要回家去吃。”叶明月回想起她妈宋翠兰知道她在三嫂家吃了饭的表情,就是一个激灵,实在是太可怕了。

林晓和叶明月说了会话,看宝妞和小石头都挺好的,也就准备回学校去了,走之前去厨房拿上了饭盒网兜。

林晓打算待会再在村里找找看铁子,让他别去危险的地方。可找了一圈也没看见铁子人,林晓只能无奈放弃。

上完两节课,林晓匆匆去学校食堂打了两份菜和一斤四两二合面馒头。这个时候的馒头分量足得很,一个顶俩,就是稍微有点喇嗓子。菜也给的足足的,一份酸豆角炖土豆,一份炒萝卜,这么些总共只花了三毛钱搭一斤粮票。

回到家的时候,铁子还没回来,林晓有点生气了,这孩子一玩就不知道回家,平时挺乖的啊。但林晓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晚上回来试试大棒加红枣政策了。

叶明月看嫂子直接带了菜回来,就起身准备回家去,然后又是一番推拉客气,林晓最后还是把叶明月留了下来。

七个馒头给铁子留下了一个半,菜也留下了一部分,剩下的几个人全吃光了,小石头用菜汤泡了馒头吃,林晓不敢给他多吃,怕消化不了,最后还是给泡了杯牛奶。

没办法有人在,林晓也不敢暗度陈仓,再说村里小孩大多都是这样吃的,林晓也不能表现的太特殊,只能想着下午回来早点,给小石头做吃的。

村里到镇上大概十来里路,按林晓的脚力来算,大概要走上一个半小时。村里子脚力快的还要不到一个小时。

村里是有车到镇上的,不过不是开的车,是驴车,驴是大队的,农闲时充当拉车的。拉一个人到镇上来回车费一毛钱,每天两趟。拉车的是村里的困难户,张大爷。车费钱归大队所有,作为大队的集体收入,算在大队全年收支里。至于车司机,给算工分,虽然不多,但好歹是个进项。

林晓当然不会选择自己走了,能享受干嘛要自己吃苦,一毛钱,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车在村子到镇上路边等候,车满了就走,没满的话也只等到一点,早上是七点。

还挺规范的,这大概就算是七十年代村里到镇上的“流水班车”了,其实村里还有一台拖拉机,可拖拉机是个金贵东西,平日里社员们也维修保养的十分尽心,可不舍得拿出来给村里当“公交车”使用。

林晓背着背篓到驴车集合点的时候还早,才十二点二十,只有拉车的大爷在,跟大爷打了声招呼,就找了一个较好的位置,坐着闭眼休息。

脑海里并没有太多关于镇上的记忆,原身到镇上去的不多,只去过几次供销社。没等多久,其他的乘客也陆陆续续来了,林晓看了一眼没有太熟悉的人,笑着打了个招呼。

驴车还是挺快的,坐了六个人,三十来分钟就到了镇上,说好下午四点半集合,车上的乘客就各自下车,去办自己的事了。

时间不算充裕,林晓打算先去供销社看看,也好进一步了解这个时代。这个时候的组织机构是省—市—县—人民公社—生产大队—生产小队。后面三个也就相当月后世的乡镇,村,组。

红星公社是个比较富裕的公社,下属有十二个大队,人也多,所以镇子在这个时候算的上繁华。

在这十二个大队里,光明大队,也就是小河村算是名列前茅的,日子并不算难过,想来原身的父母给她弄到这个地方来当知青,也是费了不少心思和功夫的。

这个时候的供销社相当于后世的百货大楼了,而到供销社买东西是每个社员最高兴的事之一了。

红星公社的供销社名字也很直白,就叫红星供销社,还是个二层小楼,整体建筑是红色的,墙面是红砖的,门窗也刷了红漆,很气派。

除了大大的招牌之外,大门上面还空出了一块,白底红字的写着‘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一进大门,林晓就被里面拥挤人群惊到了,简直不亚于后世周末超市打折抢购。

林晓穿越人群,挤到了卖布的柜台,虽然她的空间里是有布和成衣的,可是太现代化了,根本拿不出来。家里几个孩子身上的衣服也没几套,还特别大,一看就是穿过的旧衣服,林晓虽然能理解,但是作为妈妈,还是想在时代允许范围内,给孩子更好的生活。

“这位同志,你到底买不买,你在柜台这都站半天了,不买就到后面去,没看见人多嘛,尽给我添麻烦。”林晓不过是走神了一瞬,没想到就被一个年轻的售货员给“喷”了,吊梢眼薄嘴唇,果然是不好说话的长相。

林晓见惯了后世温声细语的售货员,乍一碰到个这么凶的,一时没反应过来,顿了一秒,语录脱口而出。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同志你好,请问那块布,还有那块怎么卖。”虽然售货员不好说话,可是布还是要买的,感谢家里的□□,让林晓不至于在背语录这一关倒下。

年轻的售货员看林晓是真的要买布,而且看样子还买不少,脸色也好了点,但好的不明显。“这两匹可都是紧俏货,县里来得好东西,价格可不便宜呢。”说着售货员又上下打量了一眼林晓,穿着不显,但很衣着大方,衬着这个女人…她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是好看的。

白净脸庞个子,虽看着不像是个有钱的,所以售货员她一时也不确定。如果售货员知道什么叫做气质的话,她就能形容眼前的林晓了。

“好的,同志请问这些布的价格是多少呢?谢谢!”感受到售货员的打量和怀疑,林晓也不生气,面带微笑问道,好气哦,可是要保持微笑呢。

“红格子这匹一尺六毛,另外一匹黑格子一尺五毛。”

听到价格,林晓觉得挺划算的,这两匹布是准备给几个孩子做衣服的,除此之外林晓又买了点其他布料,准备给婆婆宋翠兰做件上衣。

听到林晓的话,年轻售货员目露诧异,还有着疑惑,迟迟没动手裁布,“买这么多,可要不少钱和布票呢。”剩下的话没直说,但眼神很明白了。

林晓看她这个样子,虽然不太高兴但也能理解吧,布料可不像买别的东西,一裁开可就不能还原了。

林晓掏出怀里的布料和钱,放在柜台上,表示她是买得起的。售货员这下也不在犹豫,干脆利落的裁好了布,叠了起来用牛皮纸包好还打了个结。

再数了数补票和钱,并着所买东西的小票,一起叠整齐夹在一块小木板上,一用力,木板就顺着铁丝滑到了会计那,会计点了点钱和票,再将找零顺着牌子划了回来。这一来一回,东西就算是买好了,顾客就可以拿着货物离开柜台。

买了这些布,林晓花了将近25块钱,身上的布票存货也花了不少。这个时候每户按人头不论大人小孩,一年是一丈四尺的布料,这点布料大人们大概可以做一身衣服,格外高大或者体型大的,那是不太够的。不过这个时候大家都很瘦,小孩子们做一套还有的剩。

有票还不行,还得有钱,这就往往造成城市里的票不够,而农村钱不够,两头都各有困难。足以这个时候往往一件衣服大的穿了小的穿,然后缝缝补补又三年。

甚至有些穷的人,会扣出点钱来买上几条几毛钱一条的澡巾,然后去染布店染黑了做裤子来穿。这个成本虽然低,但还有成本的,没成本的做法就是用尿素袋做裤子,或者用钙镁磷这些肥料袋子做短衣短裤穿。

这些袋子的材质是尼龙化纤的,但是可别以为这种衣服就很容易弄到了,在这个时候更穷一点的地方,能有件这样的衣服可是件体面事。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