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虽然身上的伤已经被硝子治好,但是流的血可没办法凭空变出来,脸色还有些苍白的中原中也被勒令卧床休息三天。嫌弃的盯着五条悟递到嘴边的苹果兔子,中也到底还是伸手接了过来:“我的手还没残废呢。”吃掉这一小块苹果,中也看了眼床边的麻袋,“那个叫黑星的,说这些都由我处理吗?”“那是他的战利品啊,关我什么事,我不过就是和小椿帮他打了个包而已。”五条悟学着黑星的口气说,“那小子是这么说的。”中也估计了一下里面的数量,觉得自己这大概能算得上是一夜暴富,如果可以他甚至还想再来一次,搞不好反复三次他就痊愈了呢?

咒术侵蚀(中也五条)小说精彩试读

中原中也从重伤中清醒过来已经是转天的事了。

期间五条本想去参与会议,但是却被夜蛾拦了下来。作为当年五条悟的班主任,夜蛾可是相当了解自己带出来的这个学生有多么难搞,保不准当场就来个语惊四座的惊悚言论。

不过没带着五条,夜蛾也没能逃过和高层之间的修罗场。

因为这次事件死武专也有参与,且现在理论上来讲中也的所属是死武专,理所当然的,在黑星收集完了现场所有咒灵掉落的灵魂之后,前脚刚到咒术高专,后脚就被夜蛾请去代表死武专参加会议了。

如果夜蛾不这么着急,看到一边椿的欲言又止可能情况还不会变得这么刺激。

黑星一句:“中原中也是死武专的人,你们开口闭口处决,得到死神的许可了吗?”就把高专的上层全顶了回去,会议室内顿时就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在几声大声呵斥之后,估计是看黑星仅仅是个十五岁的学生,终于有人不满的指责黑星的身份不配在这里说这种话,要想好好商谈,就让死神亲自连线过来。

夜蛾心里想着这帮家伙虽然没要求死神亲自到场,仅仅是连线,但是也够挑衅了。

而身边这个蓝色头发的小鬼一看就不是什么脾气温和的类型。

在下一秒,黑星果然不负夜蛾所望,直接正面接下了对面的挑衅。

“别和本大爷搞政治那一套迂腐东西。”掏出三星职人的证件往桌子上一拍,黑星的执照和普通职人的不同,证件底图多了一个代表着他本人身份的蓝色五角星,“我不知道你们嘴里的资格到底指的什么,但是老子话放在这了。”点了点桌子上的证件,黑星挑高了一边眉毛,“你们要是当我说的话是在放屁,小心哪天晚上死武专的暗杀部队深夜拿着印有你们大名的死神名单上门。”

说完这句,黑星压根没再给对面哔哔的机会,扭头就走。

至于被他留在桌子上的证件在被高专高层看清之后,房间内再次沉默了半晌。

估计任谁也不会想到,死武专的暗杀部队现在的顶头上司不是传说中死而复生的僵尸,被称为[死人]的那个明面上的男人,而是一个性格冲动热血的十五岁小鬼。

事后夜蛾在去找黑星还证件的时候,问他要不要去看一下被他保下来的中原中也,结果黑星接过证件往衣袋里一揣,丢给了他一个麻袋,里面满满当当装得都是在川崎市战斗现场收起来的鬼神之卵。

“不用了,把这个给他,我去找Kid问问接下来干嘛。”

所以错过了整场打脸的五条悟是在一切结束后,被拎着麻袋的夜蛾转述的。

而现在,把苹果削成了小兔子的五条悟身边就放着那个麻袋,把这事儿又告诉了醒过来的中也。

虽然身上的伤已经被硝子治好,但是流的血可没办法凭空变出来,脸色还有些苍白的中原中也被勒令卧床休息三天。

嫌弃的盯着五条悟递到嘴边的苹果兔子,中也到底还是伸手接了过来:“我的手还没残废呢。”吃掉这一小块苹果,中也看了眼床边的麻袋,“那个叫黑星的,说这些都由我处理吗?”

“那是他的战利品啊,关我什么事,我不过就是和小椿帮他打了个包而已。”五条悟学着黑星的口气说,“那小子是这么说的。”

中也估计了一下里面的数量,觉得自己这大概能算得上是一夜暴富,如果可以他甚至还想再来一次,搞不好反复三次他就痊愈了呢?

“收起你的歪点子,中也。”一眼就看穿了中也在打什么主意,五条悟倒转水果刀,用刀柄敲了一下中也的额头,“你还要不要听你的判决了?”

“不,我不吃了,还有你多大了还要削兔子苹果?”中也拒绝了五条的投喂,转而探身打开旁边的麻袋,里面堆叠在一起的鬼神之卵让他略微瞪大了眼睛,五条悟眼尖的注意到中也的嘴角上扬了一点不太明显的弧度。

看上去就像一个得到了糖果的普通孩子。

而不是曾经在贫民窟里摸爬滚打,早早就体会到人情冷暖,用武力伪装自己扛起一个组织的羊之王。

“判决结果是什么?让你监管好我?”中也捞出来一个鬼神之卵,弯起眼睛,打算这几天的三餐都直接用灵魂来代餐。

“我是给中也你削的兔子苹果诶,又不是给我自己。”五条悟把水果刀往餐盘里一丢,剩下的苹果也不削了,直接上嘴咔嚓咬了一口,“你居然猜到了,不过不全对。”

事件最后以黑星拿来死神的文书告终。

Kid的意思很清楚,死武专的学生还轮不到咒术高专来管。

既然现在中也的灵魂不稳定,还会因为外界的刺激而失控,那么就干脆让他呆在五条悟身边,通过狩猎咒灵来收集鬼神之卵。

算是中也替咒术界分担一部分工作,而川崎市的损毁则由死武专来负责后续处理,大家各退一步,都不再追究这件事。

当然,这官话也就说得好听,高专上面的人精一个个都明白Kid的意思就是让中也跟着五条打酱油,毕竟既然两个人一起行动压根不分开,哪来的分担工作这一说,到头来还不是该五条悟多少工作就是多少。

而黑星手上的任务被转给了玛嘉,本人则作为死武专的代表和中也二人一同行动,既是监管中也也是提防咒术高专上面。

顺便再让黑星帮忙中也先熟悉一下死武专的课业。

不过关于这点就是美化后的说法了。

死神Kid的原话是,黑星只负责实战切磋,课业方面请务必让黑星的魔武器椿来教导。

“所以中也,你要不要和我回家住?”

中也吞咽的动作僵硬了一下。

跟五条回家?

意思是打算正式领养他吗?

没立即做出回答,中也思考两秒,想起昨天五条似乎提过,他还有一个养子来着。

所以自己这要是跟着五条回去的话,还要多一个弟弟?不,或许也可能是哥哥?

脑海中浮现五条左手拉着他,右手拉着不知道是他哥哥还是弟弟的养子,一人一个晚安吻的场面。

中原中也顿时觉得自己被噎住了。

说真的,他的成长环境决定了他从来没体会过正常家庭的相处模式,所以……

默默把手中的灵魂吃完,中也突然觉得对他来讲,这种亲情日常比徒手捏咒灵还要困难。

“中也你难道是在想怎么委婉的拒绝我?”五条悟长腿一勾,把旁边那一袋子鬼神之卵往自己身后一藏,“你再好好想想?”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