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问完只见那小土包深吸了一口气,将眸光瞥向了别处,没再理他。谭思齐倒也懒得再自讨没趣,只顾自个儿练自个儿的字去了。沈先生已经离开了,可直到现在都没一个学生走,李清阅刚来不了解情况,大家不走她便也不敢自作主张。

攀高枝失败后我成了权贵朱砂痣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月色如水,烛光熀烂。

  

  李清阅刚宽了衣,坐在铜镜前由着母亲给她梳头,手法轻轻柔柔的,好像生怕扯痛了她一丝一毫。

  

  倒也不是王氏瞎小心,只是她就只出了这一个女儿,又生来娇弱怕疼,不抗风不抗雨的,便是半点儿苦都吃不得的。

  

  王氏不禁心中感慨,也幸了是老来得女,老爷生意愈发得意了起来,若是搁在早些年,没几个破钱还要防着二房三房使坏,就是生下来她都不知道怎么养这娇娇弱弱的小姑娘。

  

  明日便要送女儿去沈先生私塾读书,王氏担心这宝贝女儿受欺负。

  

  那些个都是世家公子名门小姐的,他们这商贾之家,难免会被人看低了去。

  

  左思右想,王氏一早便去给女儿置办了新行头,这会儿给她梳顺了头发便起身去取挂着的衣裳,拿到了李清阅面前。

  

  是一件金色的丝绸罗裙,其上不乏牙白丝线绣着的繁复牡丹花纹,缀以星星点点的朱色小蕊,杏黄腰封垂挂着琉璃珠子,琉璃珠底下悬了细细绵绵的金丝流苏。

  

  王氏边向女儿比划边啧啧称叹,“乖小小,待明日你去了学堂读书,娘保证,谁穿的都不会比你好,娘花了好些银子呢,任他们那些王公贵族世家小姐,谁也不能瞧不起你!”

  

  李清阅微微蹙了蹙眉头,随即扬起温温软软的笑来,她抱住王氏的腰,将一张白净小脸埋了进去,“小小都听娘的呀。”

  

  说不害怕其实是骗人的。

  

  她爹李兴昌走之前说了,让她搭上巡盐御史谢政家的二公子谢知恒。

  

  听闻人说这谢知恒虽名曰知恒,在正经事上却是最最不知恒的。亏得他满腹经纶而空有几分雅趣,却是不上学也不科举,单单风花雪月不问春秋,还长了张姑娘们见了都自惭形秽的妖孽脸。

  

  而李清阅,自小没出过家门几步,家中就一个庶姐,是二房梅姨娘生的,一直和她不对付。

  

  去年柳姨娘倒是出了个弟弟,只是那柳姨娘勾栏院子里头的出身,母亲看不上,便不让李清阅同那小弟弟多亲近。

  

  再加上她自个儿性子温吞,也就在家中能与李清婳拌一拌嘴舌。

  

  除了身边一起长大的丫鬟阿舟,李清阅连个闺中密友也是没有的。她压根儿就不知道如何同外人相与,更别说是去勾搭男人。

  

  可她比谁都清楚,她逃不掉要嫁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是谢知恒也会是别人。

  

  况且,谢知恒比那些比她还要大上一轮的老头儿强多了。

  

  梳妆婆子为李清阅簪上最后一支镶羊脂白玉金钗,又在她眼角描了支小小的红梅花钿,远远看去,倒像天生带来的鲜红泪痣。

  

  镜中人眉毛细细如柳叶儿弯,眼眸偏圆,盈盈含水,灵动非常。一张樱桃小嘴儿半合着,丰润饱满,色泽粉嫩。鹅蛋脸圆圆无棱角,鼻梁纤细小巧挺直,鼻头偏肉,本该是软软糯糯,可偏偏那鼻侧生了颗小小黑痣,歪打正着徒增了几分清冷感。

  

  这副容颜配这一袭盛装倒是说不上违和,只是李清阅总觉着太过了些。

  

  此刻坐在软轿中,面前摆放着各色糕点吃食。她抬了抬手,手上雪玉双扣镯相碰,叮当作响。

  

  扶了下簪满了钗饰的脑袋,李清阅觉着重极了。

  

  轿停,阿舟先下去,给她掀了帘子,随后二人被门口小厮引了进去。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