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他将自己的出事归结到苍钰身上,毕竟苍钰还找了律师要和他家打官司。岑溪声音有些泛凉,“你想强谁?”“关你……”庞泷抬头,一个俊美无俦的青年好整以暇地抱着手看着他,青年脸上没有一丝的血痕,哪怕阴气逼人,看着也是个美人。他从来不知道岑溪这么好看。

穿成魔教教主如何保命(沈赫容祈辰止)在线阅读

周鑫和张凯亮要笑不笑地将打探消息的人都给敷衍走后,两人相互一对视,眼中都是不约而同的快乐!

都是学生,哪能上课没点开小差的时候呢?以往白天拉帘后,阴间老师都基本上那脑袋都在三百六十度的转。

最狠的一次,周鑫撑着下巴发呆,一回过神就发现教化学的老师血淋淋的脑袋磕在他脑门前面!

嗯,他们化学老师出车祸,据说当时头都飞了,所以上课的时候总爱将脑袋摘下来放放风,就这一次,周鑫再也不怕恐怖片:)

张凯亮深沉地将书卷成一个圆筒状:“新的学习,新的相貌,17班的春天,终于来了!”

广易突然疑惑:“老师们还阳哪来的身份证?”

“这不重要,”周鑫小眼神都要飘起来了,“重要的是,未来我再也不怕老师飞头杀了。”

广易:“……”

好,好有道理!

虽然他们是这么说,但其实被各个班来打探消息,他们还是很开心的!

少年人最爱的,可不就是特殊嘛!

然后这份特殊的快落持续到了上课,落地了。

一个精瘦的小老头,眼神中带着满满的温和走进了教室。

张凯亮疑惑:“老师,这节不是物理课吗?”

周鑫也微微愣怔,他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张凯亮刚问完,就看见小老头张嘴,用刘丽的温柔嗓音说道,“没走错,刚才穿皮的时候太慌张,套错皮了,大家将就一下,唔……先把随堂测验发下去。”

周鑫默了默,“这么快就改完了?”

刘丽捂嘴笑,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你们班主任对你们可好了,让监督员都来学校了呢,这下,我再也不愁试卷改不完不能讲课了。你们可要好好对你们陈老师呀!”

她说完,天花板上隐隐冒出了四十多个监督员,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下面的学生,而周鑫那足足有三个!

周鑫:“……”

这份沉重的师生情,他hold不住QAQ!

教室这边一片愁云惨淡,岑溪走在路上总感觉有谁在念叨他。

系统幸灾乐祸:“可能是被学生骂了吧。”

岑溪没搭理系统,他的学生,怎么可能骂他呢。

顺着大路,岑溪一路走到了郊区,这里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是有名的疗养院。

那些富家子弟就在这进行治疗的。

岑溪还得感谢庞泷父母,要不是他们建了这个疗养院,那群孩子的家长也不会将孩子统一放在这,也省了岑溪很多的精力。

系统看着岑溪再一次脱掉壳子,搞不懂他要做什么:“你不是都给他们套上因果链了吗?为什么还要亲自动手?”

岑溪整了整身上的锁链,一个瞬移的功夫就飘到了疗养院的后门口:“折腾了这么久,也该有些实效了。”

早在假期他们进入疗养院的时候,他们害过的冤魂已经在岑溪因果链的加持下,力量大增,虽然还不至于能害人,但是吓人还是不错的。

他当时还来过一次,看见庞泷被吓得神经衰弱后,总算满意了些。

但,这个世界是有道士的。

就像周鑫可以找到让岑溪出窍的符纸一样,经历了这些惊吓后,他们也能找到其他开过光的小物件来防御这些鬼怪的攻击。

自然,当有了这些物品后,哪怕有岑溪的加持,厉鬼也是很难让他们吓到的。

他直接奔到自己的目的地,庞泷的住处去。

庞泷正在吃着疗养院提供的水果。

那位被他活生生浸入水中呛死的弱小男鬼蜷缩在厕所里,恶狠狠地看着他。

不过庞泷倒是不怕他了,还能恶声恶气地凶回去:“看什么看?再看我再淹你一次。”

提起死因,男鬼更是激动,那双血红的双眼都快变成了实黑。

可他不敢过去,庞泷身上带着各种开光的物件,他们敢过去,就只能是魂飞魄散的结果。

庞泷翘起二郎腿,不屑地嗤笑:“一群穷逼,死了也只能这样了。”

岑溪站在门口听了半天,倒是好笑起来。

若说未成年三观不健全,那庞泷这就是已经歪到了地下去,这样的,一看就是天生坏种。

他礼貌地敲了敲门:“庞先生,我可以进来吗?”

声音隐隐约约地传过去,作为厉鬼时,岑溪的声音是飘忽的,很容易让人听出不同,除非他用鬼的专门手段,迷到庞泷的心窍。

果然,庞泷有了保命手段就开始浪,完全没注意这声音和平常有什么不一样,大大咧咧的:“进来,送个游戏机怎么这么慢。”

他一边说还一边打开热搜,“嗤,一群小市民,除了在网上抱怨不满,还能对我做什么,等几个月我爸把我接出去,我就找人把苍钰强了。”

他将自己的出事归结到苍钰身上,毕竟苍钰还找了律师要和他家打官司。

岑溪声音有些泛凉,“你想强谁?”

“关你……”庞泷抬头,一个俊美无俦的青年好整以暇地抱着手看着他,青年脸上没有一丝的血痕,哪怕阴气逼人,看着也是个美人。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