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阮苏挣开他的手,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眼里隐隐有水光显现:“我不无辜,可我也没有罪!”闻言,薄行止眼中浮现出一股戾气:“是,你没有罪,你只是不择手段地活下来而已。”他顿了顿,又俯身在她耳边冷道:“可是,阮苏,你真让我恶心!”阮苏脸色一瞬煞白。

56243563(阮苏薄行止)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玻璃破碎的声音乍响,碎裂的玻璃渣堆积在一张黑白照片上,赫然是薄星州的遗照!

遗照里,薄星州的眼角有鲜红的液体,像血泪一样流下来。

房间的灯在这时被人打开,她才看清,整个房间都摆满了薄星州的照片。

阮苏双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连连往后退了几步,正好撞上一个坚实的胸膛。

薄行止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脸色阴沉:“我哥就在这里,你不该忏悔吗?”篴^麓^嬛^迎^伱阮苏堪堪稳住心神,看着眼前的男人,忽然无声地笑了起来,笑得凄凉,笑得无助。

她明白,这是薄行止的报复。

她眼眶发红,只说了一句:“在你心里,我不该忏悔,我该死!”

窗外夜色浓稠似墨,衬着这世界好像只剩下了黑暗。

薄行止一把抓着阮苏的手,眼里的恨狠狠:“阮苏,难道你敢当着我哥说你是无辜的吗?”

阮苏挣开他的手,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眼里隐隐有水光显现:“我不无辜,可我也没有罪!”

闻言,薄行止眼中浮现出一股戾气:“是,你没有罪,你只是不择手段地活下来而已。”

他顿了顿,又俯身在她耳边冷道:“可是,阮苏,你真让我恶心!”

阮苏脸色一瞬煞白。

她恶心?因为活着,所以恶心?

“我只是,活下来了而已……”她低喃一句,格外无力。

尖锐的机械摩擦的声音不断回响,在她脑海一直搅动。

满屋子照片里的薄星州,笑容温润,却让她几乎喘不上气。

眼前的照片和薄星州死时的惨状交映,阮苏觉得自己要疯了,跌跌撞撞推开薄行止就往门外走。

屋外的风没有停,阮苏漫无目的的走了很久,直到街上人影都消失,她才找了个宾馆住下。

第二天,星期一。

她如常去上班,似乎跟从前没什么两样。

可是,连她自己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心脏某个地方在缓慢地被掏空。

课间活动,她坐在一个还算安静的角落,目光没有焦距地看着正在开心玩耍的小孩们。

忽然,一只暖乎乎的小手拉住她的手,她转头一看,是大班的小朋友毛毛。

毛毛轻轻摇了摇她的手,奶声奶气的:“老师老师,你不开心吗?怎么哭了?”

阮苏不由摸上自己的脸颊,干燥的,明明没有流泪。

她伸手摸了摸毛毛的头,嘴角向上弯起:“老师没有哭啊。”

毛毛一脸天真,瘪了瘪小嘴,童稚的声音响起,却是一脸认真:“老师的心在哭,很难过。”

小孩子的眼睛仿佛能看穿人心一样。

阮苏忽然眼眶泛酸,蹲下身来抱住毛毛。

毛毛轻轻拍着她的背,小声哄着:“阮老师不哭,毛毛抱抱就不难过了。”

小孩子最纯洁的灵魂似乎拥有治愈人心的力量,阮苏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打起了精神。

这时,她手机一响,却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

她点开一看,竟是温雅约她见面!

等到下班,送走最后一个孩子,她才匆匆赶去咖啡馆。

咖啡馆。

这个时间点人不太多,阮苏一眼就看见了靠窗坐着的温雅。

她的气色看起来要比上次好了很多,跟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阮苏有些奇怪,走上前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温雅见到她,没有像之前一样大吵大闹,只是看她的眼神闪着恨意。

阮苏看向温雅,径直开口:“上次在医院,你为什么要说谎?”

这句话像触到了什么禁忌,温雅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我没有说谎,要不是为了保护你,星州哥当时根本不会对那个绑匪动手!”

阮苏浑身一颤,攥紧了手,口腔好像有一股血腥味在翻涌,又被她生生压了回去。

温雅好像控制不了自己,越说声音越大:“星州哥为什么会喜欢你这种女人?我有哪里不好,他竟然死前都没看我一眼……”

这句话让阮苏瞬间懵了。

她知道温雅喜欢薄星州,可薄星州喜欢她?

阮苏心里突然一咯噔,以往那些相处的场景,薄星州看自己的眼神,比薄行止还及时用心的礼物……

不,不可能的……

她心里突然涌起一阵难言的酸苦,如同冰火交加,百感交集。

可如果是真的……薄行止知道吗?

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