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春夏瞧着这不是去库房的路,于是便问道:“阿娘,咱们是不是走错了啊,这也不是去库房的路啊。”“春夏我问你,刚才那个是什么人你可知晓?”“阿娘,你方才不是说那是正夫母家的公子吗?”“那你可知家主有意让江家和楚家再结连理啊?”

夫君再爱我一次精彩试读

夏季的天总是亮的及早的,麻雀在树上叽叽喳喳的,新的一天,开始了。

“春夏”楚宁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找春夏

“小姐万安,我叫慕楚,是家主派我来照顾您的起居。”

“春夏呢?”

“回小姐,春夏姐姐被家主派去做其他的事情了。”

“岂有此理,春夏与我一同长大,怎可说被派走就被派走啊。”

“这,,奴婢不知,要不然奴婢先为您更衣,您见到家主再做打算。”说着慕楚便打开衣柜拿起一套衣服走到了楚宁的面前,楚宁这才看清楚,这个人的衣着和家里的下人很不一样。

淡紫色的衣服看上去足够低调,但那衣服下面的暗金织纹便是这件衣服价值不菲的最好证据,楚宁心下奇怪,按理来说,阿娘身边的芍药为阿娘的一生做足了贡献,无论是前庭还是后院,为了表示衷心,芍药把自己的所生的女儿春夏和捡来的秋冬一齐送到了自己身边,一呆便是十年,阿娘是绝对不会轻易调走春夏的,也就是说,要么是家里出了什么大事,不可过于声张;要么,便是眼前之人想方设法的困住了春夏,要对自己图谋不轨。

思索之间,慕楚已经走到了楚宁的面前,即将伸手解开楚宁的衣衫,楚宁往旁边一闪说到“我不喜与旁人触碰,自己来就好,你先出去吧。”

本以为先支开慕楚便作罢,谁知道那慕楚非但没离开,还继续手上的动作,嘴上说着;“这样不和规矩的大小姐,还是奴婢来伺候您吧。”

眼看着那慕楚的手就要接触到楚宁了,楚宁头向右一偏,左手抓住了慕楚的脖子,将他抵在了墙上,凶狠很的问道:“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有何目的?”

只见那慕楚非但不害怕,还笑了笑,也不回答楚宁的话。

“江公子!”

门外刚赶来的春夏急忙喊道“哎呀小姐您快放开他,这是边城江家的江公子。”

时间回到一个时辰之前

“这便是楚家吗?好气派啊。”一个少年说到,只见那少年虽看上去年纪不大,却已有了那风度翩翩之意,若是再等个几年,绝对是各家求娶的对象。

“阿凌,不得胡闹。”

“是,阿娘。”

这时的楚家主听到消息急忙从内院赶来,与这群人打了个照面说到:“长姐一路奔波劳累,快快请进。”

“哈哈哈哈,不急不急,来,阿凌,见过楚家主。”

刚才的少年想前一步作揖说到:“江陵见过楚家主。”

“好啊,想不到阿凌都这么大了,快进来吧。”一群人行至前厅,这时正夫也从内院缓缓走出,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与江家主手拉着手,一时之间你,相顾无言。

楚家主在一旁说到:“阿瑜一听说你你们要过来,一大早便去监工小厨房,生怕这里的饭菜不合你们的口味。正巧,咱们啊,边吃边聊。”

“阿弟你这些年可还安好?”江家主问道。

“回阿姐的话,一切都好,家主待我一直是极好的。”正夫回答到

“那就好,就好,阿姐啊,看着你过的好也便可以放心了。”江家主欣慰的笑了笑

一家人和睦的用着早膳

突然江家主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宁儿呢?听说她落了水,昏迷了好久。”

楚家主回答到:“宁儿那孩子还没起呢,昨儿是乞巧节,她在外面玩到很晚才回来。”

这时江家主在桌子下面掐了江凌一把说到;“凌儿许久未见宁儿了,不如让凌儿去带宁儿过来,两个孩子也能顺便交流一下感情。”

“哈哈哈,如此甚好,芍药,就由你来带着阿凌吧。”

“是,家主。”

临走前,楚家主看了芍药一眼,芍药给了她一个心神领会的眼神。

其实在场的人都知道,楚宁娶了江瑜做正夫,楚家和江家几十年同舟共济,如今楚宁刚刚及笄,江家就带着直系的男孩来了楚家,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且说芍药和江凌这边

“江公子,想必您也听说了,为了冲喜,家主为小姐娶了个乡野的男子做夫君。”

“这我当然知道,不过江,楚两家从我母亲那辈便已交好,一个乡下来的野男人,我还怕他不成?”

“江公子如此想那便是最好,其实家主也是最中意您的,还望您不要让她失望才好啊。”

“姑姑且放心,这份情谊到我们这辈不会断也不能断。”

突然芍药停下脚步说到:“江公子,前面便是我们大小姐住的春暖阁了。”

这时春夏突然瞧见了芍药,走过来说到:“见过芍药姑姑,不知姑姑有何吩咐?”

“春夏啊,这位是正夫母家的江公子。”

“春夏见过江公子。”

“春夏姑娘不必多礼。”

“对了春夏,你随我去库房一趟。”

“可是姑姑小姐这边?”

“无事,你且随我来便是。”

“是,芍药姑姑。”

说着芍药便带着春夏离开了这里,而江凌便一个人去了春暖阁。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