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犬饲,要叫天内。”流萬打断她,“在没被同化前,她依然是个独立的个体。”对于她所强调的这种礼仪观念,犬饲照是从来没怎么放在心上过的。

世界的爱太沉重怎么办?小说精彩试读

  尽管流萬对于伏黑甚尔所说的话表以了万分的期待,但显然对方只是单纯的口嗨,并没把这当回事——白瞎了她等了大半个月,最后也没见他再来尝试哪怕一次。

  

  一开始的钻研精神跑哪去了?!

  

  真要这么说起来,她就从来没遇到过一个合格的乙方!

  

  但再怎么遗憾,生活总要继续。

  

  流萬依然是每天两点一线保持着平淡而无聊的生活,最大的事估计也就是处理处理校内不同社团间的矛盾了。

  

  按理学校是个极易产生咒灵并让妖汇聚的地方,但意外的,廉直女子学校似乎并不受这些非人生物的影响。

  

  除了有犬饲照这个称职的清理者在定时处理外,这坐女校能保持安逸很大概率也是和星浆体有些关系。

  

  而说到星浆体就不得不谈一谈天元。

  

  作为维持咒术高专外部结界和结界术运转的存在,天元对于祓除任务的进行以及各校防护都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然而,尽管天元自身有着“不死”的术式,但“不死”并不等于“不老”。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死”的术式会堆积作用在天元的身上,让其完成进一步的进化,也就是成为一种更高次元的存在,到那时,很有可能就会对人类造成危害。

  

  因此,为了有效阻止这种“进化”的发生,每到一个时间节点,天元就必须用更换身体的方式来重置自身的□□信息,而“星浆体”便是对符合更换条件之人的称呼。

  

  关于这件事,咒术高专内从未有人和她提起过,流萬会知道也完全是因为八木沢的缘故。

  

  天元的500年期限即将临近,咒术界自然是早早为其找好了能够匹配的星浆体,而这一次的便是个与流萬同岁的女孩——目前就读于这所由八木沢出资的廉直女子学校内。

  

  八木沢并不想蹚咒术界高层的那趟子浑水,但奈何地位与家族背景摆在那儿,有些事该知道的还是必须得知道,参与到其中也就在所难免——毕竟谁都不希望看到人类的安危被某种不知名的东西威胁着。

  

  当然,流萬对此一直持一个不置可否的态度,相比于“危害到人类”,她反而对所谓的“成为更高次元的存在”要来得更好奇些。

  

  更高的次元到底是什么?

  

  大概是因为常人无法触碰到那个界限,所以才会使得这个词的定义显得过于模糊,对他们来说也许八百万神灵都可以算是更高次元的存在。

  

  可这显然不符合流萬心里的定位,在她看来更高次元约莫就是类似于带给她这身奇怪体质的东西,一个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并非产生于人的希望或恐惧的存在。

  

  如果天元真的能够到达那个高度,事情就有点儿意思了!

  

  也不知道到时双方会是哪个更强些?他们会不会互相吞噬,尝试着把对方干掉什么的……

  

  要真是这样,岂不是极好?!

  

  流萬在这边胡思乱想着,那边犬饲照已经在校内巡逻了一圈回来了,一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自家主人在一堆文件里托着腮发呆。

  

  “您需要我帮忙吗?”

  

  “我全做完了,这点量不算什么。”流萬依旧单手托着腮帮子,只是偏了偏脑袋看向犬饲,问道:“你今天结束得还挺快?”

  

  “只看到一些成型没多久的妖,明明我离开了有段时间,可学校里好像干净过了头。”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