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二十年前。”“你说你是我老公,你叫什么名字?“”乖,咱们先看医生怎么说你的病情,回头我慢慢跟你说,好吗?”他看着眼前这个帅的惨绝人寰据说是他老公的男人,点点头。

再装可怜就给我滚!免费在线阅读

  岑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好疼!”

  “我们离婚吧。”

  他说什么?!

  离婚?!

  跟谁离婚?!他吗?!

  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可能是认错人了吧。

  沈唯没有得到回应,看着岑一扶着头的样子,他们这样下去只会互相折磨。

  岑一好半天才终于适应了这股疼痛,看向坐在旁边的沈唯,这一看就愣住了。

  啊!awsl好帅啊!!!是他的菜,他喜欢这样的类型,剑眉星目,盘靓条顺。

  到底是谁这么没眼光,那么帅的老公都不要!

  他看向沈唯的眼神简直亮的能发光。

  沈唯看着发亮的眼神,有些惊慌的关心道:“老婆……”说完又很快反应过来,“岑一,你没事吧?”

  岑一觉得自己在做梦,这个很帅的男人叫他什么?!

  老婆?!这怎么可能?!!

  先不说自己弯不弯,但是他没有男朋友啊,更没有结婚啊。

  岑一有点尴尬道:”那个……呵呵你认错人了。“

  沈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低下头问:“你不是岑一么……”

  岑一:“我是岑一,但我不认识你啊。”

  沈唯抬起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猛然站起身跑出去,“医生!医生!我老婆醒了,但是他不记得我了……”

  他让这个眼神看的有点心虚,奇怪了,他心虚个什么……

  不一会儿就一大群人呼啦啦的跑进来了,个个白大褂挂着听诊器,手里拿着纸笔,一副开会认真记录的样子,这群人进来以后在他病床前站成一排,一个有点年纪的医生走了进来,站在岑一的床边。

  岑一:“……”这排场……他这才发现他住的这病房是单人间,而且比他家里都舒适,一看就是医院的VVVVVVVIP才能住的,卖了他都住不起啊!

  医生开始询问他的情况,沈唯在旁边紧张的看着他们一问一答。

  “还记得你是谁吗?”

  “我是岑一。”

  “你是怎么受伤的?”

  “下楼拿外卖,被楼上掉下来的花盆砸了。”

  “那你还记得他是谁吗?”医生用手指了沈唯一下。

  “不认识。”

  “那你父母呢?”

  “记得啊,岑大伟和金美梅。”

  医生点点头,在纸上记下来,突然沈唯开口说:“这不是他的父母,他父母是岑今和谢云。”

  医生:“看来他真的失忆了,还产生了记忆混乱。”

  “你妹的!你说谁神经病呢!你把我爸叫进来。”他有点暴躁的说,好像从他醒来以后这个世界就变了,好像突然换了一个世界一样。

  先是有个男人在他床前念念叨叨要离婚,要离婚你找你老婆去啊,在他这里说个der啊,看他好欺负了是吧!

  后又有一群医生进来还说他是神经病,突然给他住这么好的病房,不会是拿他做了什么医学研究吧!

  他看着面前的医生面面相觑,都不说话,“怎么了,你们给我做手术不要家属签字的吗?”

  他妈又不识字更不会写字,肯定是他爸或者他哥给签的字。

  沈唯:“是我签的字。”

  岑一气呼呼的瞪视着他,“你给签的字?你怎么能签字呢,你就不怕我死在手术台上,你能负责?!”

  沈唯张张嘴,想说你别这么说,我怎么可能允许你……在手术台上呢,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岑一:“那是谁把我送到医院的?”

  “是我。”

  岑一突然想起来把他送到医院的应该是送餐员,如果来不及手术的话,让他签字也有可能,所以他刚刚这个态度逼问人家是不是不太好?

  “不好意思啊,你是那个送餐员?”当时是黑天,没想到这个送餐员竟然这么帅,怎么就去做那种风吹雨打的工作了呢,要是把这张脸伤到了怎么办?

  这么一个能靠脸吃饭的人,随便去干个什么都比送餐员要好吧,多辛苦啊!

  沈唯满头黑线,“什么送餐员,我是你老公,所以是我签的字。”

  岑一不可置信呆呆的望着他,“怎么可能!!!!法律什么时候允许同性结婚啦?!!”

  “二十年前。”

  “你说你是我老公,你叫什么名字?“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