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拳头还是砸到了脸上,一声闷响刘丽被重重的打倒在地。围观百姓发出了惊呼声,其余的扯着铁链也终于回过神,连忙齐力拉扯朔风。

骄养丑夫精彩章节

  朔风一举甩掉两个女子的铁链束缚后,猛的发力一拳朝面前的刘丽一拳轰了过去。

  

  刘丽好歹是一个奴园监管,身赋武功,反应不算太慢,但朔风出拳的速度太快,刘丽只来得及微微侧避。

  

  拳头还是砸到了脸上,一声闷响刘丽被重重的打倒在地。

  

  围观百姓发出了惊呼声,其余的扯着铁链也终于回过神,连忙齐力拉扯朔风。

  

  从台下也哗啦啦跑上来二十几个人,前赴后继的扑向朔风,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大约过了五分钟后,朔风终于又被控制了。

  

  但这次他身上的铁链更多了,不止是铁链,他的两个脚上被锁了各一百斤的石柱。

  

  手臂还被铁链绑住,提前吊上了石台上的横梁上。

  

  整个人被束缚在半空中,被铁链拉扯着丝毫动弹不得。

  

  但台上的人依然严阵以待的围在他周围丝毫不敢松懈。

  

  刘丽被人扶着站了起来后,甩开扶着她的人,眯起眼睛笑的呲牙漏嘴很是狰狞。

  

  朔风砸到的是她的眼眶,她的眼窝一片青紫,红肿的不像话,原本就像一条缝隙的眼睛,此时连缝隙都没有了。

  

  因为朔风力气太大,刘丽的眉骨被生生砸出了血,粘稠的血液滴滴答答的流满了半张胖脸。

  

  看起来滑稽又可笑,同样也狰狞可怖。

  

  她拿手帕擦干净血迹后,抬手示意了一下,手下人立刻拿出一篮子针线。

  

  宁初听过那篮子针线的威力。

  

  因为奴隶要贩卖给客人所以不能有太过明显的外伤,和残缺的身体。

  

  所以为了折磨奴隶又为了没有大面积创伤,有一个监管者发明了这个毒针线。

  

  这针线篮里有四个颜色的针线,每种都被浸泡过不同的毒汁,作用也不一样。

  

  比如黑线穿过人的皮肤会产生剧烈的灼烧感,好似伤口被撒满了盐巴和辣椒。

  

  红线穿过身体则会产生剧烈的刺痛感,像是被凌迟处死一样痛苦。

  

  金线穿过身体则会产生难忍的痛痒感,像被千万毒蚁啃咬身体一样难受。

  

  而白线则是最恶毒的,据说能停滞呼吸,让人一遍一遍的经历死亡的感觉,直至最后全身瘫软,大小便也会失禁。

  

  这些针线几乎个个都是让人生不如死的酷刑。

  

  但其他颜色的还好,唯独白色的针线因为太过难忍,一旦用在奴隶身上即便最后人活下来了,基本都会疯掉。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