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驰了一会便发现了铁木真的大队人马,只见郭靖也在阵中,当下又惊又怒,忍不住怒喝道:“欺辱孩子,不害臊吗?”郭靖没想到哲别竟会去而复返,当下一时无语,铁木真虽是不知道哲别之前和郭靖有什么交集,但见哲别愿意为了郭靖折返,一时好奇心起,也不说破。这时,发现哲别这个射伤大汗的凶手自投罗网,术赤等一众军士都骑马围了上去。郭靖见状,不忍哲别死于乱军之中,遂对身边的铁木真说:“大汗,哲别神勇无敌,乃是一员不可多得的骁将。此时正是用人之际,不如留他性命为大汗开疆拓土。”

射雕:开局内力满级精彩章节

“这不重要,大汗要你过来是什么意思?”

郭靖打断了博尔术的疑惑。

“铁木真大汗是草原上最伟大的英雄,手下汇集了草原上最强壮的勇士,大汗见你小小年纪便神力非凡,加之弓马娴熟,遂派我来邀请你加入乞颜部落。”

博尔术先是吹了一波铁木真和乞颜部落,接着才说明铁木真的招揽之意。

郭靖对此早就了然于胸,但还是故意说道:“前几天乞颜部落打败了泰亦赤兀部,吞并了泰亦赤兀部后,现在的实力确实是草原上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只是乞颜部不一定都欢迎我吧?”

博尔术知道郭靖和术赤之间的事情,于是挂着笑容说:“郭靖小兄弟,我虽不知道你和大王子之间发生了什么误会,但有大汗在中间调解,想必一定能冰释前嫌。”

“是吗?”郭靖假装不信。

“当然。”博尔术肯定。

“好吧,且先看看大汗是不是如你所说的那般英明神武。”郭靖假意为难了一下才答应说。

说着,两人打马并行回到了铁木真身边,博尔术引着郭靖到铁木真面前说:“大汗,小兄弟叫郭靖,乃是南面的宋人,和母亲李萍两人流落在草原。”

“哦?想不到郭靖小兄弟竟然是宋人。”

铁木真听到郭靖是宋人,明显惊异了一下,他实是无法想象面前这个和草原小孩没有多少区别的人竟然是宋人。

不过他很快便收起了脸上的惊异,转而和气地说:“郭靖小兄弟,你小小年纪便神力非凡,一手骑射本领更是远胜成年的勇士,实在是天赋异禀。”

“大汗过誉,我不过是力气大一点而已。”郭靖客气说。

“郭靖小兄弟,你和你母亲两人独自在草原生活肯定十分辛苦,不如一起搬到我的部落,一切衣食住行都由我供给,我还能让军中大将传你行军打仗的本事,等你长大以后做我的先锋大将如何?”

铁木真循循渐诱地说。

“能得大汗看重是我的幸运,待母亲回来,我们便搬到大汗的部落。”

虽说计划跟不上变化,但能够有铁木真这个靠山,郭靖当下也不介意搬到乞颜部落,于是顺着答应下来。

“好,好,好,郭靖小兄弟,你年龄虽小,却是比绝大多数成年人都要明事理,我很是喜欢,要不你拜我做义父如何?等我打下了整个草原,便把草原分作五块,分别给你和我的四个儿子。”

铁木真见郭靖如此上道,当下提议要收郭靖做义子,并给郭靖画了一个大饼。

郭靖虽知这个大饼虚无缥缈,但形势比人强,在他显露不凡之刻,铁木真便不可能放任他离去,便顺势从马上跳下,在铁木真面前单膝跪下说道:“谢义父。”

“哈哈哈……”

铁木真见状,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拖着伤躯从马上下来,弯腰把郭靖扶起后,解下了自己腰间的黄金弯刀说:“靖儿,义父身上今天没带什么好东西,这把金刀是我多年杀敌的随身武器,今日便赠予靖儿你,希望你将来能为义父多杀几个敌人。”

“谢义父,靖儿必定帮你统一草原。”

郭靖接过金刀说。

这时,昏去多时的术赤终于醒来,见到铁木真竟然收郭靖做义子,当下心里愤愤不平,推开扶着他的二弟察合台,就准备转身离去。

不过没等他走远,发现他醒来的铁木真却是叫住了他说:“术赤你过来。”

术赤无奈转回铁木真身边下拜见礼说:“见过大汗。”

铁木真一手拉着郭靖,一手拉着术赤,脸上带着慈父般的笑容说:“郭靖,这是你大哥术赤。术赤,这是为父刚刚收的义子。你们今后可要相亲相爱,为我打下整个草原。”

“是,大汗。”

铁木真绝口不提郭靖和术赤之前的矛盾,郭靖当然也假装不知,另一边术赤虽然不爽,却也不敢违逆,两人皆同声称是。

就在郭靖和铁木真一家表演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时,另一边哲别已经收拾完追击他的士兵,等了半天不见有新的追兵过来,正庆幸自己躲过追兵时,心中突然一惊,调转马头向东方驰去。

驰了一会便发现了铁木真的大队人马,只见郭靖也在阵中,当下又惊又怒,忍不住怒喝道:“欺辱孩子,不害臊吗?”

郭靖没想到哲别竟会去而复返,当下一时无语,铁木真虽是不知道哲别之前和郭靖有什么交集,但见哲别愿意为了郭靖折返,一时好奇心起,也不说破。

这时,发现哲别这个射伤大汗的凶手自投罗网,术赤等一众军士都骑马围了上去。

郭靖见状,不忍哲别死于乱军之中,遂对身边的铁木真说:“大汗,哲别神勇无敌,乃是一员不可多得的骁将。此时正是用人之际,不如留他性命为大汗开疆拓土。”

“此人射杀了我的爱马,又差点要了我的命,草原人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怎么可能放过他。”铁木真摇头。

“不然,正因为哲别差点射杀了大汗,大汗更加不能杀他。”郭靖继续说。

“哦?你这又是什么道理?”铁木真明显有些生气。

“大汗,不知你有没有听过中原的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千金市马骨,说的是古时一个帝王想要西域的千里马,不过却只得到了千里马的马骨。按理说只剩下马骨的千里马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但那个帝王还是花了千金把马骨买下。这个故事看似十分荒唐,却为那个帝王带来了极大的名声。从此西域人不远万里也要把千里马送到帝王面前,让那个帝王获得了无穷无尽的千里马。”

为了说服铁木真,郭靖搬出了千金市马骨的故事。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