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不过——同为天生剑体,顾书意能做到的,她也能!芮语如此坚定不移的认为,抓着芮安画的手臂撒娇:“师父~我现在就想学——”芮安画满眼都是无奈:“既然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你大师姐?你大师姐的经验或许更有用些,况且你们都是天生剑体,之间的共同语言或许会多些。”要去问顾书意啊,芮语本能的有些不乐意,她怎么能委曲求全于敌人之下呢?但是连师父都这么说了,说明顾书意在这方面的确有点才能。

大师姐她人设崩了[穿书](芮语顾书意)小说精彩试读

芮语埋头进食,吃的头也不抬,整张小脸都快埋进饭碗里了,光顾着扒拉碗里的灵米,芸姨看不过去用公筷给芮语夹了快红烧肉:“怎么了?怎么光吃饭不吃菜?”

“没事”芮语瓮声瓮气的回,狠狠咬了一大块红烧肉,肥瘦相间的红烧肉在芸姨手里绽放了别样的滋味,肥而不腻、瘦而不柴,配上这碗肉,她可以吃上两碗饭!

芸姨还是有些不放心,转头去问顾书意:“顾姑娘,刚刚发生了何事?”

顾书意想到刚刚小师妹面色慢慢涨红默默背过身自闭的小模样,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没事,大约是今日累着了。”害羞的小师妹也很可爱。

芮语还在自闭呢,她居然对着死对头的脸犯花痴!这件事简直是反派之耻!她都没脸在顾书意面前抬头了!

不过,顾书意这张脸是真的好看。芮语反省着反省着,又忍不住去想刚刚那惊鸿一瞥,平日里顾书意都冷着一张脸,那一点泪痣都没多少存在感,再加上满心满眼都是打败对方,更是不会去在意对方的面貌。

但作为话本里的女主,顾书意的面貌怎会不好看呢?好看到芮语这个天天看着自己漂亮脸蛋,对美色有一定抵抗力的都抗不住刚刚那一下美颜暴击。

大约是对方甚少有这样的面部表情,第一次见才被惊到了。芮语如此对自己洗脑。

“这样啊”芸姨心疼的看向芮语,又夹了好几筷子芮语爱吃的菜,满眼慈爱:“多吃点儿,修炼也不用这么用功,可以稍微放松些。”

芸姨既欣慰小姐用功努力,又心疼芮语瘦了身体,只好以后多备些美食好投喂小姐了。

芮语脸颊微微鼓起,像只松鼠嚼着嘴里的美味佳肴,腾不出空只好朝芸姨一笑,不努力怎么行,不努力的后果就是被顾书意压,她可不想和话本中的芮语有一样的下场。

“对了,我瞧小楼这儿也有不少空地”芸姨琢磨道:“宗门里没多少新鲜蔬菜,这些空地空着也是浪费,不如种些蔬果?”

“好呀”芮语总算把嘴里这一口饭菜咽下去,点头应下:“放着也是浪费,我也好久没尝到芸姨种的蔬果啦!”

芸姨在家里也有那么一小块儿地,种的自然也是灵果灵蔬,虽然不似那些拥有灵力的宝物,但杂质更少、味道更好、更适合修仙者食用,不知道是不是芸姨对食材有研究的原因,从芸姨手里种出来的蔬果,那水灵灵的,又甜又大。

想着想着,芮语就有些馋了,馋那些灵果做出来的果脯零嘴,吸溜。

“好好好”芸姨自然是满口答应,“你个小馋猫啊,说起吃的眼睛都亮了。”

“那不是芸姨做的好吃嘛!”芮语理直气壮。

“等哪日结果了,顾姑娘也一定得来尝尝我的手艺”芸姨还不忘招呼坐在一边默默进食的顾书意,可别怠慢人家了。

“好”顾书意点头应下,饭也吃的差不多了,趁着天色还未全暗,告别芸姨,回了自己小楼。

芸姨今天的事儿给了芮语一个提醒,她得去问师父要个玉牌,不然芸姨都下不了山,自己也就没那么多好吃的吃了,不过今日太晚了,明日没课,还是明日再去吧。

隔日一早,芮语便去了芮安画的居所,芮安画自身的居所和几个弟子的并无差别,只是范围更宽阔些。

在此处侍奉的小弟子领着芮语往里面走,还未进门就能听到刀剑碰撞的铿锵声,连绵不绝。

小弟子解释道:“今日大师姐也在,大概在和掌门比拼剑法。”

小弟子只领到门口,芮语便抬腿自己进了门。

还未见人,一道无形的剑气擦着边儿轰的一声打到旁边的围墙上,芮语僵在原地一动不动,这剑气中不含多少杀意,但那锋利凌然的剑意也足以让这道剑气令人不战而栗。

莫约是察觉到来了人,正在比试的两人收了手,看到芮语时更是一惊:“小鱼儿?怎么想到来师父这儿了?有没有伤着?”

芮安画拉着芮语手臂上上下下查看,和芮语相似的眉眼间有着担忧,小鱼儿从小就是被宠着长大的,打架都没打过几回,刚刚那一下幸好只是擦了下边。

“我没事”芮语抿着唇摇头,一双桃花眼闪闪发亮:“师父,刚刚那招是什么剑术?好生厉害!”

见芮语没什么事,芮安画领着人进了主屋,顾书意收着剑站在一边,招呼道:“小师妹。”

“那是你大师姐的剑意”芮安画道:“这剑术不是什么高等剑术,不过是些基础剑招,等你课上完了,自然也会了。”

芮语扭头看向清清爽爽站在一边的顾书意,倒是没对师父这番话有什么怀疑,毕竟是女主嘛,就算学的同样是基础剑招,顾书意也同样要比别人牛逼。

不过——

同为天生剑体,顾书意能做到的,她也能!芮语如此坚定不移的认为,抓着芮安画的手臂撒娇:“师父~我现在就想学——”

芮安画满眼都是无奈:“既然如此,不如你去问问你大师姐?你大师姐的经验或许更有用些,况且你们都是天生剑体,之间的共同语言或许会多些。”

要去问顾书意啊,芮语本能的有些不乐意,她怎么能委曲求全于敌人之下呢?但是连师父都这么说了,说明顾书意在这方面的确有点才能。

芮语陷入天人交战,两个小人在疯狂相互殴打,一个在说不能屈服,要靠自己的本事打败顾书意,另一个又眼馋顾书意的本事,从顾书意手里学本事再用她的本领打败顾书意,那岂不是更有意思?

芮语脑袋里的小人还没分出胜负,难解难分的纠缠在一起,只听顾书意道:“小师妹天赋惊人,想必能很快上手,若是小师妹不嫌弃,我很乐意教导小师妹。”

顾书意难得主动提出点什么,芮安画欣慰的想,果然还是年轻人在一起比较有话题,看吧,就连她这个大徒弟都忍不住主动靠近小鱼儿。

“既然如此”芮安画一锤定音:“就由你大师姐来教导你,顾书意,我可把小师妹交给你了,可别让我失望啊”芮安画如此说道。

在两个小人还未分出胜负之时,一大一小已然决定好芮语的未来修炼方向:“心法剑术之类的先不着急,先炼体,跟着你大师姐每日锻炼,可不要嫌累啊。”

芮安画眼里满是促狭,还嘱咐顾书意:“小鱼儿没受过多少训练,强度得一点点来。”

芮语不服气了:“我可以!”

“好好好,知道你可以,但修炼也要一步步来,根基得打好”芮安画说。

这倒是,芮语点点头,完全忘了自己之前还在纠结要不要跟着顾书意修炼。

“说吧,无事不登三宝殿,来我这儿原本是想做什么?”

芮安画的问话提醒了芮语,她瞪着眼不满反驳:“我才没有!”

说完又有点不好意思,毕竟的确是有事才来师父这里:“师父~芸姨没有玉牌下不了山,你给芸姨弄个玉牌呗?不然下山采买物资都不方便。”

“是这倒是我疏忽了”芮安画从芥子空间里摸出个空的玉简,神识一扫便往里打入一道信息:“让芸姨往里滴一滴血,这就算是芸姨的身份玉牌,也不会挡着芸姨下山了。”一般弟子的侍从是不会获得剑宗的身份玉牌,不过芮安画给出去的这个不一样,这是以私人身份制作,只能算是个临时货,除了能下山,别的什么权限都无。

轻而易举获得玉牌,芮语又想到昨日欧阳蔓那帮小姐妹团体最后留下的嫉恨眼神,忽然来了兴致,既然对方都说自己仗着家世仗着芮家在宗门横行霸道,不借此给自己弄点特权后门似乎也说不过去?

以练气修为光明正大上二层,被欧阳蔓知晓,岂不是会更生气更嫉妒?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