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胤禛原以为他将年若兰留在客栈之中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他与她不过是萍水相逢,且地位悬殊,他根本没有一定要与她当面辞行的理由。可是,他却总是想起年若兰那张精致甜美惹人怜惜的小脸儿和那双清澈干净仿若会说话似的漂亮眼睛。当初在医馆中,当胤禛得知年若兰受伤严重失去记忆之后,心中对小姑娘充满了怜惜,也曾经打算尽快赶往武昌府为其寻找名医治病。可是,胤禛没想到不过一日年若兰竟然又忽然恢复了记忆,因而心中难免存了一些疑影。

四爷的小年糕(年若兰胤禛)精彩章节

四爷的小年糕

对于胤禛的能力而言,黄梅县的案子其实并不算复杂。胤禛原以为黄梅县知县李锦亏空地丁银五千余两,湖广巡抚年遐龄为谋私利包庇李锦,因而才不曾将此事上报朝廷,甚至曾经怀疑李锦背后的主使之人便是年遐龄,然而细查之下胤禛却发现原来此事另有隐情。

黄梅县知县李锦虽然为人古板、不知变通,但却是一位清廉正直的好官。经胤禛查实黄梅县未解银五千余两,实系民欠,已于日前徵完,知县李锦并无贪污亏空。因知县李锦平日清廉公正、爱民如子,黄梅县百姓皆对其赞不绝口。

既然知县李锦并无亏空地丁银,为何又有密折奏报朝廷检举李锦贪污?看来湖广总督郭琇未曾查明事实原委便向朝廷告发李锦,也是一个糊涂的。

而黄梅县县衙刘县丞与李主簿因为一己私利作伪证诬告知县李锦亏空地丁银,却在被胤禛以朝廷钦差身份审问他们的时候吓破了胆,竟然被活活给吓死了。

胤禛命人仔细搜查刘县丞与李主簿的住所,竟然在二人家中皆发现了许多银票,数目足有五百两之多,与其清贫的住所颇为矛盾,甚为可疑。

根据种种查到的证据,胤禛推测定是有人使了银子指使刘县丞与李主簿诬告知县李锦亏空地丁银,只是不知此人究竟有何目的?

是看不惯知县李锦清高孤傲、目下无尘的做派?还是想要以李锦做代罪羔羊进而浑水摸鱼将五千两地丁银据为己有?又或是想要以此事作伐子打湖广巡抚年遐龄和湖广总督郭琇的脸?

如今看来,湖广巡抚年遐龄倒是一个明白人,既没有在接到告密信后先入为主的认定李锦亏空地丁银,还亲赴黄梅县查证此事,在查清事实真相后,年遐龄又及时的安抚了百姓,没有让此事闹得不可收拾,成为笑柄。

在得知年遐龄在此案中不但并无过错,而且办事沉稳、进退有度的时候,胤禛心中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但此案仍有一些疑点尚未查清,于是胤禛便更想尽快见一见年遐龄,看一看年遐龄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

胤禛对于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极为自信的,倘若年遐龄在此案中的确插了手,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又或者另有图谋,胤禛相信自己一定能够看出些许端倪。

胤禛刚刚审完此案,便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年若兰这个小姑娘。

是的,自从几日前胤禛不辞而别将年若兰留在客栈之后,便时常会在不经意间忽然想起她。

胤禛原以为他将年若兰留在客栈之中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他与她不过是萍水相逢,且地位悬殊,他根本没有一定要与她当面辞行的理由。

可是,他却总是想起年若兰那张精致甜美惹人怜惜的小脸儿和那双清澈干净仿若会说话似的漂亮眼睛。

当初在医馆中,当胤禛得知年若兰受伤严重失去记忆之后,心中对小姑娘充满了怜惜,也曾经打算尽快赶往武昌府为其寻找名医治病。

可是,胤禛没想到不过一日年若兰竟然又忽然恢复了记忆,因而心中难免存了一些疑影。

在得知年若兰便是湖广巡抚年遐龄的女儿之后,胤禛甚至怀疑年若兰之前的失忆与将他错认成兄长是否都是她按照年遐龄的吩咐装出来给他看的。

胤禛只要一想到小姑娘对他的依恋与撒娇只不过是被人刻意教导接近他、讨他欢心的手段,心中便觉得无比失望。

然而尽管如此,他又会在不经意间忽然想起小姑娘满脸钦佩的望着他,称赞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令人钦佩的大英雄。

还会想到小姑娘仰着小脸儿望着他,认真的向他承诺他希望她如何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她便如何报答他。

尽管明知小姑娘所说的这些动听的话极有可能都是谎言,却偏偏入了他的心,甚至令他止不住有些心猿意马,隐隐期盼着小姑娘能够快些长大。

胤禛一向严于律己,虽然已经大婚生子,却从来不许自己沉湎于儿女情长。于他而言,他还有许多比风花雪月更为重要百倍的事情要做,怎么可以将他宝贵的光阴和精力浪费在女子身上?

这还是胤禛第一次被一个女子如此牵动自己的情绪,而且这个女子还是一个年仅五六岁的小姑娘,此种感觉于胤禛而言十分陌生,令他既感意外,又觉懊恼,可是又偏偏做不到将这个牵动他心思的小姑娘抛诸脑后。

胤禛几番思量与纠结,终于为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既然他已经承诺会保护年若兰,不让她受到伤害,他便应该说到做到才是。

连年若兰这个小姑娘都知道一诺千金,要信守对他的承诺,坚持一定要报答他的救命之恩,而他身为男子汉大丈夫,难道还比不过一个小姑娘么?

此时此刻,胤禛心中陡然升起一阵后悔。或许,他真的误会年若兰了。小姑娘不过是运气好的很快恢复了记忆,他理应为她感到高兴才是。

那双清澈的眼眸之中对他的依恋与信任不是假的,那句句稚嫩却动人的承诺也不是假的,他为何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一切,反而只因小姑娘是年遐龄的女儿便怀疑她呢?

再者,年若兰如今只不过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而已,她不仅毫无自保的能力,也不会明白成人之间的种种阴谋与算计。

即使年遐龄果真有利用年若兰接近他的心思又如何?这只不过是年遐龄为了自己仕途的绸缪算计罢了,又与小姑娘有何相干?

胤禛自幼便极有主见,极少为自己做出的决定而后悔。即使当初胤禛为自己的百福、造化出一口气而一怒之下亲手剪了九阿哥胤瑭的辫子,还因为此事被康熙好一顿责骂,胤禛都不曾后悔过。

然而,如今胤禛却在一个小姑娘身上尝到了后悔的滋味。

想起年若兰对他的信任与依恋,想起小姑娘还在客栈之中盼望着他尽早将家书送到年府让她可以与亲人团聚,胤禛忽然感到一阵内疚。

想到年若兰竟然能被那个不入流的拐子拐走,胤禛越发觉得他有必要亲自去一趟年府,查清此事。倘若年府之中果然有人与拐子里应外合,故意让年若兰被拐子带走,陷入危险之中……

胤禛深邃的凤眸之中闪过一抹厉色,他一定不会饶过此人!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