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转头兴高采烈的牵着白龙马出了门。庄凡不知道猴子高兴个啥劲儿,还有点儿莫名其妙,那头老城主却道:“圣僧高徒性子天真烂漫,又爱护手足,难得难得。”自身本领高强却能怜惜弱小,对着幼童不骄不躁,温言呵护,其人如何,也可见一斑了。庄凡见老城主一脸真诚,面色和蔼,显见着心中真是十分喜爱悟空,丝毫不以他面相为异,心中不觉自豪满满。不多时,赵掌柜的带着一群伙计,上了茶水果品。

唐僧是个厨(唐僧)精彩试读

听见师兄说有妖气,白龙马也不由得精神一振,耳朵支棱了起来。

门口处庄凡没听到徒弟这句低语,还在和人寒暄。

方才见娃娃们轻而易举的过了那道无形的墙,老城主,赵掌柜和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又赞叹不已,暗道唐朝圣僧果然法力高深,殊不知都是徒弟代劳,师父啥也不会。

待唐僧打开门走出来,众人紧张之下倒吸一口凉气,只见门内走出一年轻僧人,身着一件破旧干净的青色僧衣,脚踏芒鞋,光头没带帽子,头皮因多日未曾理发,长出一茬短短的头发来,面色倒是白净,只是约莫天干又没擦油,起了一层小皮,看形容似乎十分落魄普通。

只是再看来人,却觉眉清目淡,双眼清澈有神,顾盼生辉,神态自然,行走站立间胸脊挺直,气度轩昂,与旁人截然不同。

赵掌柜的连忙上来介绍:“圣僧,此乃本城父母官赵大人,听闻圣僧驾到,特来拜会!”

庄凡心中一惊,暗道失策,连忙施礼:“阿弥陀佛!见过老大人”,又道,“是贫僧的不是,本应贫僧去拜望老大人才是!只是风尘仆仆,未敢冒犯!”

他本想低调的来,低调的走,没想到唐王御赐钦差这个身份,竟然如此给力,一县之长都给炸出来了,只好给自己不去拜见找个理由。

赵老大人姿态很低,回礼道:“是我等鲁莽,叨扰圣僧休憩了!”

庄凡又道:“岂敢岂敢。”不再啰嗦,请众人入内。

众人还胆战心惊怕撞墙失态,没成想一迈步,轻轻松松就走进来了,心中暗道神奇。

此时悟空早已窜回屋子换战袍去了,老城主没来过他这族孙的邸店,此时带着手下进来一瞧,一云杉一银杏,屋舍俨然,倒也还算雅致,不由得道:“这院子圣僧也勉强住得,”又一指树下白龙马,道:“此马神俊,可是唐王所赐?”

庄凡不欲生事,笑而不语,权当默认,哪知悟空披挂整齐,扛着棍子,从屋子里迈步出来拆台:“唐王赐的马,早被馋嘴妖精叼去了,这乃是观音菩萨他老人家,特意给我师父找来的白龙马哩!”

馋嘴妖精白龙马气得骂了他师兄两句,只是众人听不懂,全然以为骏马恢恢,是在应和悟空的话,不由得忘了怕,都啧啧称奇地赞叹起来,有胆儿大的,竟还凑过去看。

庄凡偷偷瞪了猴子一眼,转身介绍道:“这是贫僧大徒弟,性子顽劣,老大人莫怪!”

赵老城主初时被悟空的样貌吓了一跳,又听他说甚“观音菩萨”,真是心神荡漾,浮想联翩,听唐僧之言,定定神又赞道:“圣僧好徒弟!英武不凡!”

悟空拎着棍子,浮皮潦草地拱拱手:“承蒙夸奖。”

庄凡啼笑皆非:“皮猴子一个。”乃领着众人进屋,只赵掌柜的,去了前面,唤小伙计给众人上茶。

悟空站着没动,一一请众人入内,眼神炯炯,众属官第一次见这猴脸雷公,被他这么盯着瞅,心里也有些许怕,只是见大圣很快就被团团围住,真正的小皮猴子抱着他大腿往上爬:“哥哥哥哥,领我们玩儿去!”,便忍不住会心一笑,各自对视一眼,进屋安心落座。

猴子哄娃娃特别有耐心,挨个揉脑瓜儿,最后把大腿上挂着的小胖墩儿抱起来颠颠,伸手戳他鼓溜溜的腮帮子:“几时了还不回家?小心父母着急,吃个竹笋炒肉!”

小胖子他妹妹也在下面唤他:“你下来!”换她上去!

小胖子不理,占据了最好的位置不撒手,问道:“竹笋炒肉是甚?好吃不?”

逗得猴子哈哈大笑。

领着小孩子们玩儿了一会儿,见娃娃们也全无异状,大圣答应过几日给他们带桃子吃,就把娃娃们送出门去,见他们呼啦啦都回了家,这才回来,冲小白龙摇摇头。

屋里那群白胡子老头儿里头没有妖精,这群奶娃娃也都是凡人,大圣就奇了怪了,那股子似有若无的妖气,是打哪儿来的呢?

外面街上可是空无一人了,那股子妖气也消失不见,就跟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哪儿来的妖精,溜得这么快!?

悟空便想出去转一圈儿,看周围山间水流之处,是否有什么洞府,于是扛着棒子迈步进了屋,对唐僧道:“师父,天色不早了,徒儿想去把师弟接回来,再晚看瞅不见路。”

庄凡听得眼角直抽抽,一猴一马,哪个也不像大半夜看不清道儿的,只是也不知道这猴子要闹什么幺蛾子,再者确实要把敖玉过个明路了,便道:“去吧,早去早回,跟你师弟不要贪玩儿,也别惹事,可记得了!?”就怕猴子作天作地再打死了人。

师父严厉,猴子心里美滋滋,乐呵呵道:“知道啦!”

转头兴高采烈的牵着白龙马出了门。

庄凡不知道猴子高兴个啥劲儿,还有点儿莫名其妙,那头老城主却道:“圣僧高徒性子天真烂漫,又爱护手足,难得难得。”自身本领高强却能怜惜弱小,对着幼童不骄不躁,温言呵护,其人如何,也可见一斑了。

庄凡见老城主一脸真诚,面色和蔼,显见着心中真是十分喜爱悟空,丝毫不以他面相为异,心中不觉自豪满满。

不多时,赵掌柜的带着一群伙计,上了茶水果品。

庄凡瞅那茶中,放了葱姜薄荷,大枣茱萸,甚至黄油和盐,简直就是一碗糊涂粥,实在下不去口,就捡了葡萄来吃。

众人以为唐僧忌口,也没多让,叫庄凡逃过一劫。

两下里相谈甚欢,只是老大人突然出了难题:“难得圣僧一路西行,竟路过本城,不知圣僧可否抽出一日半日,也设一坛,为本城民众讲经说法,使之明纶音晓佛语。”

众人闻言,皆道:“大善!”“是极是极!”

庄凡尬了,他连经书上的字都认不全,讲个屁的法啊,不由得面色迥然,急中生智道:“诸位也知道,贫僧此番西去,乃是佛祖法旨,菩萨交待,要到大雷音寺求取真经,即大乘佛法三藏。”

庄凡叹道:“想贫僧前半生,熟知的不过是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升天,故此,在踏上西去求经之路的那一刻,过往便一一抛却,又哪来的佛语可与众位说呢,只盼早早到得大雷音寺,能求取真经得返吧。”

说罢低诵佛号:“阿弥陀佛~”端得是似模似样,悲天悯人!

众人闻言,均有些惋惜,又道圣僧佛心坚定。

老城主也叹道:“这一路艰难险阻,不知圣僧何年何月才能到得那大西天天竺国大雷音寺,又不知何时回转,可曾会路过此地,即便路过,也不知道老朽还在是不在,哎,世事无常,天意难测啊。只愿圣僧一路平安,早日取得真经!”

庄凡乃道:“借老大人吉言!”

又劝道:“老大人何须气馁,贫僧立志取经,菩萨也曾言,两三年可至,如取了真经,也必定广播天下,为众生所知。我观老大人面色红润,身体健朗,何愁不能高寿?”

庄凡心想,如果回不去家,他可不想跟原来唐僧似的,在路上磨蹭十四年,早去早回,如能成佛,再图回家之路,倒也不错!

于是又与众人聊些各地风情,本地民俗之类,庄凡虽然没去过此时的长安,却也能胡诌几句,侥幸以知识面又广又杂取胜,幸而并未露馅儿。

见天色不早,赵老大人很有眼色的起身告辞,并约唐僧明日过府赴宴,庄凡自是应下,又相约在通关文牒上卡撮儿,这才把众人一一送出门外,挥手作别。

见众人一拐,不见身影,庄凡回身落锁,进屋不提。

却说赵老大人,领着一干手下,鬼鬼祟祟的躲在墙角后面,听声音,圣僧关门了,便连忙轻手轻脚的又走了回来,待来到院门口,伸手一探,果不其然,又被拦住了!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