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舰长?”特瓦尔低呼。一道道刺目的炫光从四面八方射出,雷恩分给各战舰的坐标,连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形。前方视野里,飘在深空的中继站被主炮交叉轰炸,不到一秒,护盾耗尽,等一轮完整齐射之后,毫无防备的中继站轰然炸开。“机甲团准备登陆!”雷恩豁然起身,转身出门,临到门边,忽然回身,“林敬也。”“元帅。”

装A的O怎么可能再找A(林敬也雷恩·楚)免费在线阅读

——他要炸自己家的中继站!

等特瓦尔意识到时,林敬也的食指已经按下了主炮发射的确认按键。

“舰长?”特瓦尔低呼。

一道道刺目的炫光从四面八方射出,雷恩分给各战舰的坐标,连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形。前方视野里,飘在深空的中继站被主炮交叉轰炸,不到一秒,护盾耗尽,等一轮完整齐射之后,毫无防备的中继站轰然炸开。

“机甲团准备登陆!”雷恩豁然起身,转身出门,临到门边,忽然回身,“林敬也。”

“元帅。”

雷恩看着他,目光似乎意味深长,他说:“旗舰原地待命。”

林敬也:“是。”

各战舰打开弹射口,机甲军团鱼贯而出,迅速扑向燃烧的中继站。维生装置在刚刚的轰炸中被击碎,但中继站要比星舰大得多,内里空间也有氧气存量,所以火焰耀眼地向四面八方的宇宙空间喷射。

一架黑色的机甲一马当先,蓝色的引擎光在深空留下绚烂斑驳的飞行轨迹,她在接近中继站时丝毫没有减速,反而提速冲刺,同时左臂手炮抬起,黑色的手炮飞快连射,映得那上面喷涂的金色徽章闪耀炫目。

是剑与星辰。

数道炮火落在同一个点上,精准得令人咋舌,因为机甲在飞行途中并不是走过一条直线,而是需要来回闪避碎裂的空间站残片,但他依然准确无比地打在了相同一个点位。

“雷恩元帅?”特瓦尔倒吸一口气,“他伤好了吗?”

林敬也扶额:“告诉医疗室准备吧。”

“他会撞上!”特瓦尔起身惊呼。

黑色的机甲眼看逼近了中继站,但中继站的外壳也不是那么脆弱,机甲手炮的威力自然无法和星舰主炮相提并论,高温高能让中继站的外壳猩红一片,却并未如想象般四分五裂。

就在撞击的前一秒,机甲右臂上,光能剑直指向前方,中继站脆弱的结构终于不堪一击,机甲瞬间消失在视野里,而他身后的机甲团顺势跟上,一部分率先冲入,剩下的人正在扩大这个缺口。

“准备接收俘虏。”雷恩的声音在频道里传来。

小型运输机在机甲团清出的通路上慢慢前进,第一艘运输机停在指定位置后,就看见本来就已经破破烂烂的中继站哗啦啦地炸开,像多米诺骨牌被推倒一般干脆,随后,一个个椭球形的小玩意被机甲们丢了出来。

雷恩的机甲抓住一堆,一个个扔,那运输机就开着舱门,一个个接。

不知何时凑过来的约姆目瞪口呆:“这……他玩橄榄球呢?”

中继站是有逃生舱的,那些椭球形的东西就是,只是它们没有发射到太空的机会,被雷恩的机甲团抓鱼一样捞走,一个个运输机用抓钩把逃生舱抓住,只有雷恩在那边玩踢球,不亦乐乎而且准得惊人。

特瓦尔迟疑了半天,忽然捂着眼睛说:“舰长,我忽然想起去年新年夜那次,您假装引擎故障熄火,骗星寇团伙登舰,那次您也是这么把星寇们踹下去的。”

而且踹之前还被扒个精光,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才是被强盗洗劫了。

约姆更恍惚:“林舰长还踹过星寇?”

林敬也说:“注意一下称呼。”

特瓦尔:“林……林副官。咳,这是咱们联邦的中继站,元帅为什么问都不问上来就打?”

换个人来做这件事,特瓦尔可能都得怀疑他叛变了,但这是雷恩·楚,曾凭一己之力,为联邦收复三个大星区,重建了星环长城,让联邦主要星域恢复和平宁静的人。

女皇叛变的可能性都比他高。

“这是第八星区的造星者号中继站,联邦的大型补给空间站。”林敬也看了一眼特瓦尔,“你没有注意到反叛军袭击雷恩时,他们双方战舰的能源存量吗?”

特瓦尔微微一怔,雷恩的旗舰属于长途飞行中、能源正常消耗的状态,引擎蓄能并非满额,所以自爆时才没有直接把反叛军的整个队伍掀飞。

林敬也道:“兰登的舰队,能源状态非常充足,显然进行过补充,而这是联邦内星域,又不是各种势力混杂、甚至还有外星友人的外星域,他们想要补给,不就只能用联邦的中继站么。”

特瓦尔皱眉:“可是,这不是距离仙琴座最近的。”

林敬也答:“这是最大的。兰登的舰队虽然不像联邦的星舰那样全是重型的,但他数量不少,小型或者民用中继站一样满足不了能源补给需求的总量。再计算一下他们的飞行距离和剩余能量,显而易见,是造星者中继站给他们补充的能源。”

显而易见,特瓦尔耸肩:“您这就和我学高数的时候一样,例题里写个‘易得’就直接省略推导过程,但对学生来说,是省略了一个世纪。”

约姆更是全程在一旁晕晕乎乎,完美扮演一个差生。

短短几分钟,天穹之剑如同洪水过境,飞快卷走一切平静,燃烧的中继站在包围圈里四分五裂,等火光耗尽氧气,这里只会剩下一片残渣。

快得都不像是发生了一次战斗。

机甲团迅速返回各自母舰,还未等工程部门把那些逃生舱撬开,新的航线和坐标已经下达。

约姆这个勤恳后进生挠挠头,正在努力跟上思路:“舰长,万一中继站是被挟持呢?”

“称呼。”林敬也又提醒一次,才说:“如果被挟持,那等反叛军走后,为什么没有任何人上报或提醒,更没有求救信号,而是还在正常运转?除非上面的自己人死完了,彻底被反叛军占领。不然就是他们叛变,不管哪个可能,先炸了总是没错的。”

说话间,舰桥舱门打开,一股浓烈的血气涌入。

林敬也叹了口气,起身去接人。

驾驶机甲对精神力和身体强度都有苛刻到变态的要求,虽然在技术层面,这大家伙谁都能开动,但过大的精神力负担与身体压力,在早期实验时曾造成大批普通测试员身亡。现在的机甲技术,只有A级极以上的精神力和体能能够承受驾驶舱内的负荷,所以精锐机甲团90%的成员都是Alpha,极少数努力训练的Beta,至今还没有Omega能满足体能A级的要求。

联邦对如何降低机甲驾驶准入门槛的研究已经持续了大半个世纪,可收效依然一般。

所以带伤出战的元帅,弄得一身血回来,也并不是意料之外。

“元帅小心!”亲兵们七手八脚将他扶到舰长席位,随即就被不耐烦的元帅全部踹开。

“闪开闪开,我又不是快生了,你们都糊在我脸上干什么,不能换个好看的过来吗?”

一群外骨骼头盔都没来得及摘的战士轰然散开,露出外围“好看”的林敬也。

雷恩倚在座椅上,笑容满面:“唉,鸳鸯眼,帮我脱个衣服来!”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