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乔今:“……”不,能烫死,我不是死猪,我脸皮薄,受不起这刺激。卫崇可能是天生的影帝,这边说完,他转头就深情款款地看着许烁:“大半夜被我蠢弟弟吵醒,我替他道歉,改天我们一起吃个饭。”乔今:“???”Excuseme大哥,你到底想干嘛?

两条船相恋了 [娱乐圈](乔今陆余)小说精彩试读

性侵这种事落到艺人头上,那基本可以与吸毒相媲美,若不及时澄清,等来的判决唯有身败名裂。

乔今深知事情的严重性,他迅速起床换衣洗漱。

哗啦啦水流如注,冷水扑面,脑子愈发清醒。

他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五官精致,肤白胜雪,这样一张脸,确实有资格任性、狂悖、混不吝。

卫伦也确实是在顺境中长大的,父母兄姐皆人杰,他不需要多么努力,就能轻而易举获得别人怎么努力都得不到的东西。

因而招来嫉妒。

但不能否认卫伦自己也有问题。

乔今一拳打在镜面上——嚓!镜面以拳头为中心龟裂开来,倒映的面容四分五裂。

“你究竟……做没做?”

他不太相信卫伦的道德素质,但他成了卫伦,就要承担卫伦留下的所有烂摊子。

走出卫生间,乔今看到许烁站在客厅里,不知是被动静吵醒还是起夜。

许烁迷迷瞪瞪看着乔今,睡衣松松垮垮挂在瘦削的肩头,衬得脖颈修长,喉结不太明显地动了动:“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可能没睡醒的原因,嗓音软软的。

乔今勉强提起嘴角笑了笑:“去公司,有事。”

“哦……”

“卫生间的镜子被我弄坏了。”

许烁不甚在意地点了下头,视线落在乔今手上:“等等。”

转身在柜子里找出医药箱打开,从中挑了一枚卡通创口贴,细心贴在乔今渗着血丝的指骨上。

“谢谢。”乔今心中微暖,“你去睡吧。”

“嗯。”

玄关换好鞋,乔今刚拧开门把,便吓得低叫一声,趔趄着后退两步,见鬼似的看着眼前西装笔挺、一脸微笑的男人。

许烁本想回房接着睡,这会儿也驻了足,好奇张望。

乔今上下唇开合:“大哥??”

半夜三更,门外站着一个穿戴整齐,甚至连头发都梳得一丝不苟,身上还喷着淡淡古龙香水的男人,怎么看,怎么古怪。

即便他是卫伦的大哥,卫崇。

卫崇全身都写着“成熟”“优雅”“奢华”,他的笑是那么温柔,他的眼神是那么柔情,他的嗓音是那么磁性:“亲爱的弟弟,晚上好。”

乔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晚、晚上好,你来……”

话未说完,便被一把扫开,卫崇迈着长腿目不斜视朝许烁走去。

“你好。我是卫伦的大哥,我叫卫崇。”卫崇笑眯眯看着许烁。

许烁比卫崇要矮上七八厘米,微微仰着脸,眼珠玻璃球般晶莹澄澈,他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淡淡回应:“你好。我叫许烁。”

“我知道。”卫崇一点也不见外地抬手揉了揉许烁头顶,“困成这样啊。”

莫名其妙遭到摸头杀的许烁:“?”

像是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

乔今亦无法理解,才第一次见面,卫崇干嘛摸许烁头?

难道是出于长辈的关怀?

算起来,卫崇三十二岁,许烁二十三岁,卫崇比许烁大九岁,勉强算是长辈……

可即便是长辈,也不能随便摸人头吧?

好像哪里不对劲。

“大哥。”乔今提醒卫崇,“我要去公司,你也去吗?”

卫崇眉梢一挑,半边脸转向乔今这边,他显然已经知道网上的事,漠然道:“反正已经火烧屁股,再烧会儿也烫不死你。”

乔今:“……”不,能烫死,我不是死猪,我脸皮薄,受不起这刺激。

卫崇可能是天生的影帝,这边说完,他转头就深情款款地看着许烁:“大半夜被我蠢弟弟吵醒,我替他道歉,改天我们一起吃个饭。”

乔今:“???”

Excuse me大哥,你到底想干嘛?

许烁说:“没事。”间接婉拒卫崇的邀请。

卫崇微笑:“那有空联系。”

乔今:“……”你们是在一个次元吗?

临到门前,卫崇忽然打个响指转身,对许烁说:“你的睡衣很可爱。”

许烁的睡衣上画着卡通彩虹、小羊、草地,看上去比较低龄,裹着他本人的清冷气质,有种奇妙的反差萌。

许烁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睡衣,脸上没什么表情。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