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无比惆怅地叹口气,完了继续哼唧哼唧骂骂咧咧地说他们“哄孩子”的心得体会。一顿饭吃了有俩小时,最后散场时杨苏霖才说到重点,“我打着我们公司的旗号约了几个投资人一起吃饭,明天中午11点暖玉轩,大家别忘了哈~”又是暖玉轩,戚慕听着稍微感慨了一下,和季子羡把这几个人送上车之后,两人看时间还早,就在街上慢悠悠溜达,戚慕想到自己时不时就消失几天的行为,就跟季子羡说,“羡啊,那个,真不好意思,什么事都要你们去张罗,没帮上什么忙就算了,还时不时忙自己的私事找不到人,挺抱歉的,也难为你每天都跟我沟通进展了。”季子羡侧头看了他一眼,忍俊不禁,学着他的样子跟他打哈哈,说,“阿慕,你说什么呢?你就是编剧,只需对剧本负责就好了,其他的不用你费心劳神,你就好好休息,嗯,忙自己的事就对了。”啥?他当甩手掌柜还当对了?戚慕不赞同地绷着脸说,“羡啊,你知道你这行为叫什么吗?叫包庇、纵然犯罪,我跟你说——”

穿越后我成了皇帝的替身甜品师(贺闵萧天辰)精彩章节

又跟顾太子一行人抽空玩了几次,戚慕就跟季子羡忙活电影筹备的事了,对方联系了几个以前的同学朋友,有些签了公司的,拍过些网络剧微电影啥的,也得过些小奖项,说是要跟他们一起合作拍所谓真正的电影,一个个说起这个,想到可以安排院线上映的电影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撸起袖子磨刀霍霍,就准备大干一场,所以他们那草台班子也算是搭成了,现在就差投资到位,选角开机了。

这天几个人约在了一家火锅店,一位戴眼镜的哥们——长得高高瘦瘦的名叫杨苏霖,就跟他们聊最近圈子里的一些趣事,说是华腾娱乐公司上面总公司空降下来一位小公子来做他们宣传部的老大,底下人都以为人家是来练练手做点政绩出来给上面人看,好回去接手大老板的位置的,可没想到他们是完全想差了!那位小公子是真他么的浑!整天啥事不做,一天天的就想着跑路,可上面人还发话了,必需给小公子找点事做,稳住他,所以他们那宣传部现在热闹的呦……

杨苏霖吐沫横飞的讲了一晚上小公子都干了些什么混账事,最后两瓶啤酒下肚,跟担心隔墙有耳似的招手让身边人附耳过去听,“你们知道那位小公子多大年纪吗?”

众人摇头。

杨苏霖神秘兮兮,说,“听说不到二十!”

旁边人就乐了,“我去—,这是让你们看孩子呢?”说话的人是个小胖子,叫陶行至。

杨苏霖无比苦恼地摆摆手,“谁说不是呢,哎……”

无比惆怅地叹口气,完了继续哼唧哼唧骂骂咧咧地说他们“哄孩子”的心得体会。一顿饭吃了有俩小时,最后散场时杨苏霖才说到重点,“我打着我们公司的旗号约了几个投资人一起吃饭,明天中午11点暖玉轩,大家别忘了哈~”

又是暖玉轩,戚慕听着稍微感慨了一下,和季子羡把这几个人送上车之后,两人看时间还早,就在街上慢悠悠溜达,戚慕想到自己时不时就消失几天的行为,就跟季子羡说,“羡啊,那个,真不好意思,什么事都要你们去张罗,没帮上什么忙就算了,还时不时忙自己的私事找不到人,挺抱歉的,也难为你每天都跟我沟通进展了。”

季子羡侧头看了他一眼,忍俊不禁,学着他的样子跟他打哈哈,说,“ 阿慕,你说什么呢?你就是编剧,只需对剧本负责就好了,其他的不用你费心劳神,你就好好休息,嗯,忙自己的事就对了。”

啥?他当甩手掌柜还当对了?戚慕不赞同地绷着脸说,“羡啊,你知道你这行为叫什么吗?叫包庇、纵然犯罪,我跟你说——”

他还没说完呢,季子羡突然停了下来,人来人往,灯光璀璨的街道上,这人往旁边广告牌上一靠,一副得志意满,得意忘形的挑衅模样说,“包庇怎么了?我包庇你包庇的还少啊?”就想包庇,包庇纵然一辈子。

灯光像故意打下来的一样,将这人俊秀的身姿打磨得像是黑洞洞背景的艺术照似的,戚慕就说不出来话了,想想那些年包庇的还真不少。

季子羡就是这样一个人,对他十年如一日的善解人意,处处为他着想,和他一起蹭课的那些年,为了不让自己有心理负担,还总是把一些有意的帮助伪装成举手之劳,无心之举。

有一年,戚慕为构思新书,一个人出去旅游找灵感,后来迷路在一个深山老林里差点出不来,被困的那几天各种险象环生,九死一生,他出来找灵感,期间是没打算联系任何人的,所以他被困也当是无人知道的,戚慕那会儿真以为自己会折在里面。最后还是季子羡带人找到了他,戚慕就问他怎么知道自己被困在哪了?当时季子羡模棱两可也没给出个具体的答案,后来他才知道,旅途中偶尔心情好他会拍一些风景照发给季子羡,季子羡每次都会第一时间根据照片想尽办法确认他的位置,从而不知不觉就摸透了他旅游的路线……

这个人啊,戚慕无奈之下,上前一把勾住季子羡的脖子,把人往前拖,季子羡就微微压低身子让他不会因为抬高胳膊而难受,任他为所欲为,好像无论戚慕对他做什么都会欣然接受似的,顺从的让戚慕特别想逗弄欺负他,可想想吧,好像欺负他,他也很高兴的样子,他那对旁人冷峻严肃的脸转头就会对自己温柔缱绻,笑意绵绵的,就……挺下不去手的。

拉着人走了一段,戚慕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还有一事我得说说你,你也说了,我就一编剧而已,所以其实你没必要什么事情都向我交代的,更不用每做一项决策都来征询我的意见,专业人做专业事,拍电影我肯定没有你懂行,有些事你跟我说了也是白搭,而且吧,很多事都该是你这个导演做决定的,按理说我这编剧都得听你指挥呢,怎么到头来,你这什么事都要等我点头了?你再这么下去,别人都该有意见了。”

这下季子羡没有很快跟他打哈哈了,就突然沉默了一会儿,才轻轻“嗯”了一声,指着前面不远处公交站牌的坐椅说去那边坐坐,戚慕想着大概是走累了,就同意了。

坐下之后季子羡就垂着头,无意识的一身孤寂清冷的气息,嘴角无比心酸的弯了弯,“我也不想的,可我改了两年也没改掉。”什么事都等你点头,好像都是刻进骨血里的习惯了,以你的意志为意志,以你的想法为想法,什么事不由自主的都先考虑到你……

这些,他改了两年都没有改掉。

阿慕,季子羡在心底说,我好像都没有自我了……

戚慕没听懂他那句话什么意思,只觉得夜晚的风怪冷的,就缩着膀子用胳膊碰了他一下,问,“你刚刚说什么?”

季子羡听他这么问,嘴角硬是往上又提了提,哪怕心脏随着呼吸拉扯般的疼,也硬撑着把所有不能透漏的情意全部掩盖住,一丝一毫都不放出来,用调笑的语气说,“我这不是第一次当大导演吗,还是导你的剧,难免紧张怕出错,所以什么事都想再过一遍看看有没有问题,一不小心就把你当成那什么留声机收音筒之类的,抱歉哈,烦着你了。”

“说什么烦不烦的?没有烦,你别误会,我以前写书的时候不也经常跟你叨叨,把你当人行备忘录吗,主要现在这事吧,是该你做决定的,你别总是等着我点头说好你才干,知道吗?”

因为天气冷,戚慕手插在口袋里也不想拿出来,就故意用脑袋往身边人头上磕了一下,问他,“明白了吗?大导演。”

感觉到头上的触感,和突然靠近的气息,季子羡心脏突然喷喷直跳,内心软的一塌糊涂,气息都不稳了,用手摸着头上被撞了一下的地方,喃喃说,“哦,明白了,我听你的。”

“哈?”戚慕无语了,感情他说了半天这人是一点没听进去。还听他的呢!

季子羡顿时反应过来了,急的忙挥舞手,“那个,我是说,你的话我听明白了,我听你的,以后该我自己做的决定我就自己做,保证不去烦你。”

戚慕叹口气,突然站起来,弯腰俯身盯着季子羡这傻啦吧唧的模样,指着旁边车来车往的马路,很认真地问他,“我要是现在让你站那儿去,你去不去?”

近在咫尺魂牵梦绕的容颜让季子羡心跳简直乱七八糟,可他仍然记得要回答问话,毫不犹豫说,“去,”让去哪去哪,不过,顿了一下才问,“你是想让我帮你去拦车吗?”

拦车?戚慕彻底无奈了,掏出手就拍季子羡脑门上了,“你这人,真是没救了,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

季子羡就笑了一下,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看着一辆公交车正好靠站停了,车门打开,下来了三两个人,季子羡忙拉着戚慕就跳上去,说是今天坐公交车回去。

车都启动了,戚慕才反应过来,“我的车怎么办?”还在火锅店门口呢。

季子羡不在意的摆摆手,“我等会儿让人把你车开回去,”然后转头看着窗外一脸兴致勃勃地指着给戚慕看各种有趣的风景。

行吧,一个两个都是少爷,都有人差使。戚慕也就安心坐了。

一路上季子羡就挑着有趣的人和事说给他听,戚慕摸到口袋里还有从火锅店收银台拿的薄荷糖,就自己剥了塞嘴里一颗,递给季子羡一颗,季子羡拿在手里,手掌松松紧紧握了好几下,最后收紧在掌心,把糖装进口袋里了。

戚慕就问他,“怎么不吃,不喜欢吗?”季子羡摇摇头,手在口袋里握着那颗还留有某人温度的糖,只留给戚慕一个侧脸,带着浅淡的笑意,与不为人知的温情。

戚慕不知道那什么意思,无所谓耸耸肩,由他去了。

后来,路况不好,司机急刹了一下,戚慕脑袋就随着惯性往前面坐椅上磕去,因为他双手一直都是插在口袋里,来不及撑住身体,一旁的季子羡眼疾手快,忙用手背替他挡了一下,可那颗一直握在手中的薄荷糖却被不小心带出口袋,不知掉哪里去了。

季子羡就急了,蹲下去用手在满是鞋底印的车厢底到处摸找,戚慕莫名其妙,又不吃还找什么找?刚想说我这还有呢?就见人终于找到了,跟千辛万苦找到自己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一脸庆幸,笑着说,“找到了。”然后不顾自己满手的尘土,把糖纸上的灰尘先仔细吹打干净。

戚慕看着对方这模样直觉这人真是傻透了。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