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没等盛川注意到脸,那人已经坐进车里了。“不好意思,事前没做好准备。”盛川放好行李箱,重新坐回了车里,一边调整座椅一边通过后视镜观察后座的小野花。没想到刚抬眼,他就愣住了。十六七岁的模样,巴掌大的脸蛋,皮肤白如新雪,睫毛纤长细密像两把小羽扇似的,过分的精致漂亮却不乏年少英俊,眉骨、鼻梁、下颌……每一处线条都优越如同天赐,这骨相是统一了东西方审美的极致。

赛车手沦为大佬独宠的金丝雀(初霖安邢越)精彩章节

所有人都说,邢越怕不是被下了蛊。

原本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矜贵高冷、律己自持,现在居然为了一朵养在外面的野花,把邢老先生气得住进了医院。

还是朵“男野花”。

就连邢越的特助盛川也纳闷,不知道自家老板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了只金丝雀连家产都不要了?

今天是邢家老丈人下葬的日子,邢越让他先来锦江之星接人,就是那位被老板藏在意大利两年的小情儿,人昨天半夜刚下的飞机,休息不了几个小时就得赶行程。

盛川早上六点就等在车里了。

申城的二月极少下雪,外面飘着毛毛细雨,寒气却能无视物理防御钻进骨缝里要人直打哆嗦,而车内空间却暖和的不用穿外套。

扣扣,车窗被轻轻敲了两下。

人来了。

“抱歉,稍等。”盛川推开车门下车,冷风瞬间灌了进来,他不由得缩紧肩膀,匆忙接过那人手里的行李箱并拉开后座车门。

站在一旁没打伞的少年个子不算高,身型比例却极好,浅咖色的羊绒大衣下仅穿着一件纯白的高领毛衣,单薄的牛仔裤包裹着的腿又长又直。

“谢谢。”声音清澈悦耳。

没等盛川注意到脸,那人已经坐进车里了。

“不好意思,事前没做好准备。”盛川放好行李箱,重新坐回了车里,一边调整座椅一边通过后视镜观察后座的小野花。

没想到刚抬眼,他就愣住了。

十六七岁的模样,巴掌大的脸蛋,皮肤白如新雪,睫毛纤长细密像两把小羽扇似的,过分的精致漂亮却不乏年少英俊,眉骨、鼻梁、下颌……每一处线条都优越如同天赐,这骨相是统一了东西方审美的极致。

混血?

难怪头发是茶色的,眼睛颜色也有点儿浅,像是琥珀。

镜子里的小美人坐姿乖巧,似乎有些紧张,完全不像折腾了十几个小时又倒时差的样子,反倒眼神发亮地看向窗外。

那可人模样像是融化在掌心的一小片雪花,给人一种纯净易碎的,又安静温柔的感觉。

这脸蛋?这气质?

怪不得老板会金屋藏娇了。

“麻烦你了。”小美人说。

刚才的“谢谢”还很标准,这一句却暴露出来了。

语速缓慢,发音生涩怪异,不难猜到他之前一直生活在意大利,中文是为了跟着邢越而后学的。

“不习惯的话可以说英语。”盛川轻咳了一下,以掩饰刚才一瞬的失神。

“不,我想用中文。”就算拒绝也因努力的笨拙而听得人舒服。

小美人短暂地停顿了下,又一字一字说,“我想练习中文,可以吗?我叫初霖安,也可以称呼我Leon.”

“当然可以,叫我盛川就行。”盛川启动座驾,视线离开了后视镜。

若单凭长相,再好看不过就是一花瓶,总有看腻的时候。

邢越这种层次的出身,从小就见惯了各种漂亮精致的东西,定不可能因为对方的皮囊而失去判断力。

要知道,邢大少可是洁身自好的很,从不玩包养那一套,可坐在后座的初霖安却能让邢越破格了整整两年。

盛川鲜有的,对老板的私生活起了点好奇心。

·

小雨渐渐停了,天空依然阴沉。时间还早,内环高架畅通无阻。

“还要一个小时才能到墓园,你先睡会儿吧。”盛川说道。

刚才接到了老板的电话,让盛川直接送初霖安去望仙陵,他行程有变,晚些会坐公司的车过去。

一向身体硬朗的邢老先生这一住院,邢越将要掌权的事情几乎是板上定钉,原来那几个老古板股东也禁不住动摇。

所以邢越现在非常忙,忙到盛川这个特助都快熬不住了,临时让别人接了他一部分工作,这才有空档来接人。

可就在这样的节骨眼上,邢越还是坚持带上小情人出席葬礼,可见这朵小野花有多受宠。

“不用了,盛川哥。”小野花学得很快,没跟他聊几句,已经在暗暗纠正语调了,“我不困,兴奋的时候睡不着,因为马上就能见到越先生了。”

老板的行程盛川了如指掌,虽然出国频繁但意大利是不常去的,除了千英创智的一个医疗项目,那边根本没什么生意。

“盛川哥,可以和我讲讲越先生长什么样子吗?”

什么?没见过?!

盛川脚下一用力,刹车踩快了。虽然车身很稳,但惯性还是将人稍稍拽离了靠背。

“是冒犯了吗?……抱歉,我、我有点等不及了。”

“没事,不冒犯。只是你这个问题我不好回答,毕竟我的角度不客观。”盛川讪笑。

起码的聪明还是有的,背后评论老板是嫌自己活的够久了。

“好吧。”初霖安没有失落,“反正只有一个小时了。”

一个小时等于3600秒。

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