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在过去的几年里将他封印在这里的罪魁祸首,魔力王冠上的金箔已有一片剥落,而他的力量也终于得到了一丝恢复,只是与颠覆时期相比还要差上太多太多。但这恢复的一丝力量也足够他凝化出一具可以媲美自身颠覆时期二十分之一分身,可是就在他思考分身相貌的时候,来自天朝外加携带外挂系统的热心大学生白弘魂穿夺舍,取代成为了索尔。“系统,签到。”【叮,系统签到成功请宿主明日再来。】

我,铸星龙王,加入聊天群免费章节阅读

符文之地。

位于恕瑞玛西部,有世界之巅之称的巨神峰峰顶。

巨峰的峰顶除了风与雪的交响曲之外再无其他,寒风夹杂着暴雪把这块土地修饰成白茫茫地一片,毫无生机。

勇敢的攀登者从白雪皑皑的原始森林中走出之后,便来到了他们心底最渴望见到的净土。

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满天纷飞的大雪还有一座无比雄伟高大的圆石大门,以及......一个雪人。

这里远离文明,高不可攀,危机四伏。即便是那些不畏恐惧置生死之外的勇士也只有极少数才能到达此处。他们饥渴地看着眼前的大门。

“咕噜。”

伴随着一声吞咽口水的声音,他们的双眸精光闪烁,早已麻木的双腿猛地一蹬径直向巨门飞奔过去,血丝遍布的双瞳中充斥着贪婪。

“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滚出圣地。凡人。”

虚空中传来一道清晰洪亮的声音,宛如风暴的雄浑声在他们的脑海中瞬间炸裂开来,下一刻他们跪倒再地抱着头不停地来回扭动身体,咽喉中发出极其凄厉地呻吟。

片刻,剧烈地疼痛减弱,倒地的三人不去管嘴角早已凝固的鲜血,挣扎着从三尺雪地中爬起,颤颤巍巍地把手放在同伴的肩膀上,惊恐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诡异,三人的脑海中出乎意料地同时出现了这二字。的确,哪怕是再勇猛,再强悍的勇者也会被自己面前的事物惊住而不敢动弹。

他们看到巨门前凭空出现一只深蓝色的虚幻龙爪,上面凝聚着一颗金色的小型星辰,星辰猛烈地上下晃动试图摆脱龙掌的束缚,可一达到某个高度之后便无法在前进半分。

就好像一张无形的大网将它笼罩,只能在一定的环境中活动永远无法逃脱,小星辰散发出神圣而狂暴的气息,令人心悸,仿佛一旦脱离龙掌那么这片天地就将迎来终焉的末日一般。

随后更加惊惧,奇诡地一幕发生了那颗暴动的,浑身散发金光的星辰被龙爪一下捏碎化为繁星点点,消散于虚空。

那只巨爪似乎还没有玩够,下一刻爪子携带着宛如洪流的威压破空朝着他们而去,眨眼间来到三人的头顶将他们笼罩在其中,然后足有百丈大小的黑影渐渐压下,势不可挡。

三人绝望地望着如同塌天的黑影,先前眼中的贪婪早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恐惧与不甘,黯淡空洞的双眼缓缓闭上,像是迎接最后的审判。

当再次睁开眼时他们发觉自己回到了巨神峰的峰底,最初登山前行的地点。迷茫,不可信地看着四周再熟悉不过的景物,下一秒劫后余生的兴奋迫使他们激动地跳了起来,满是皱纹的脸上挤出难看的笑容。

他们将这件离奇,怪异的事埋藏在心底回到自己的部落之后也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即便是最信任,最亲近的人。

镜头回到巨神峰峰顶此刻,之前存在于巨大圆石门前的雪人已荡然无存,在那位置上留下的一堆远比其他地方要厚上不少的积雪是它曾经存在过的证明。

......

在虚无的昏暗狭窄空间内。

一颗蓝色皮肤的龙被封印在这里,不过奇怪的是这条龙似乎只有头部是实体,身体越靠近尾部就越显得飘渺,身体内还伴随着闪动的星辰。

“还有一些时日就是我与索拉卡约定十年的时候,也是我分身完全凝聚得以脱离这该死的封印之地的日子。”

这条龙叫做彗星或者铸星龙王,名为奥瑞利安.索尔,是凌驾于万物之上的无上龙王,他可以随意的制造在凡人眼中如同奇迹的群星,弹指间便可引爆数万行星。

数千年前当他在太空中遨游时被狡诈的星灵欺骗引诱来到符文之地,被凡人与星灵施加诡计封印时至今日已有数千年。

可憎的凡人借助星灵命其搭建的太阳圆盘从他的身上偷取至高无上的天界力量。

不过可喜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束缚他的力量也逐渐衰弱。

在过去的几年里将他封印在这里的罪魁祸首,魔力王冠上的金箔已有一片剥落,而他的力量也终于得到了一丝恢复,只是与颠覆时期相比还要差上太多太多。

但这恢复的一丝力量也足够他凝化出一具可以媲美自身颠覆时期二十分之一分身,可是就在他思考分身相貌的时候,来自天朝外加携带外挂系统的热心大学生白弘魂穿夺舍,取代成为了索尔。

“系统,签到。”

【叮,系统签到成功请宿主明日再来。】

系统的回答让白弘叹了口气。

自从魂穿夺舍索尔之后,他便觉醒了签到打卡领悟系统。

这系统的功能只要三个,一是每天进行签到就有可能从诸天万界抽取一样事物为自己所有,不过至今抽到的东西对目前的他来说作用不大就是了。

第二个功能是打卡领悟,只要与诸天万界中的名人面对面打卡就能随机领悟一项法则,如初日,残月,时间之类的法则。

第三个功能是足以百丈大小的系统储物空间。

当系统告诉自己穿越到前世【英雄联盟】游戏的背景故事符文之地,并取代索尔成为铸星龙王的时候是很兴奋的,可他却发觉自己被封印时瞬间泄气了不少。

无他。

因为本体无法踏出巨神峰峰顶一步,必须等头上的王冠完全破裂的时候才能够从无尽的束缚中脱离。

他只能通过意识体在符文之地遨游,或者在巨神峰峰顶打坐冥想,在无数个日夜之中陪伴他的只有永恒的孤独与无限的空虚。

只是偶尔会有如暮光星灵那样的来到这里,不过每次来这里的目的都是找他打趣。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