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来了来了,作者苏小夏的小说若得浮生半日情(徐囿清谢晏州)上线了,若得浮生半日情全文阅读讲述了:谢晏州手上还提着蛋糕,他紧了紧力度,凸出的骨节异常分明。徐囿清看着他的手,止不住出神。他的手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看,连同他那张令人尖叫的脸,也没什么变化,只是线条更为锐利了而已。

若得浮生半日情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其实在谢晏州进蛋糕店的时候徐囿清就已经认出他来了。
她想他应该也是认出了她的,否则一向不喜甜点的人,怎么会刻意买她以前最爱的胚芽鲜奶蛋糕。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还是谢晏州先开的口。
“徐囿清。”
冷冷沉沉的声色响起,那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像是在他舌间辗转了上百上千遍。
徐囿清微微一震,唇上的血色已尽数褪去。
她有多久没有听见他这么喊他了,大概有六年了吧。
徐囿清撇开那些不停钻入脑中的记忆,强自镇定的点头道:“你回来了。”
一句普通的问候却仿佛花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谢晏州也不知有没有察觉到徐囿清的失态,他如漆般的黑眸定定的看着她,看不出任何多余的情绪。
他曾想过无数次和她再次相见时的场景,唯独没有想过会像现在一样,平静的就像两个陌生人。
“这些年,”谢晏州顿了一瞬,像是在调整语气,“你过的怎么样?”
徐囿清自嘲一笑,心里紧涩,“你不是都看到了?”
谢晏州语噎,他上下看了徐囿清一眼,最后停留在那张脸上。
她的五官彻底张开了,比六年前更加明艳,却被泛黄的肤色和眼底的乌青掩盖住了原本的光华,只能让人感受到她被生活蹉跎的不易。
脑海中皎俏的容颜慢慢模糊,被眼前这副疲惫的面容代替。
谢晏州垂下眼,遮住眸底的暗色涌动。
是啊,他不就是知道她过的不好才特意过来看她笑话的吗?
可为什么这一刻他却这么愤怒。
破旧的老民房,清瘦的倦容,没日没夜的服务员工作……
这一切都是他想看到的。
他应该嘲讽她自作自受,罪有应得,而不是平静的问她过的如何。
谢晏州手上还提着蛋糕,他紧了紧力度,凸出的骨节异常分明。
徐囿清看着他的手,止不住出神。
他的手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看,连同他那张令人尖叫的脸,也没什么变化,只是线条更为锐利了而已。
可那双腿……
徐囿清强迫自己不去看他的双腿,否则她无法保证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无声的安静弥漫开来,谢晏州隐隐觉得场面有些失控,他需要快点结束这次的见面。
他把蛋糕提到徐囿清面前,“给你,我不吃。”
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刻意去她工作的地方买这个蛋糕。
既然买都买了,那就做个顺水人情吧。
徐囿清看着那个蛋糕盒子,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
他能如此平静的面对她,她应该松一口气才对,可心里却沉甸甸的憋烦的厉害。
不过不管如何,她都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的牵扯。
她努力让自己扬起嘴角:“不用了,家里有孩子,她不能吃这些,我也就不碰了。”
谢晏州的表情有一瞬间凝滞。
徐囿清生怕他听不明白,“我结婚了,还生了孩子,他对我还不错,你……要不要上去坐坐?他应该在家。”
谢晏州在来之前有很多话想问徐囿清,却在这一刻忽然觉得好没意思。
他收回蛋糕,背在阴影下的那只手几乎将袋子掐断,“下次有机会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转动着轮椅,明明是让人局促的动作,却被他做的赏心悦目。
徐囿清看着他靠近那辆车,车上立马下来一个管家一般的佣人,她放心的松了口气,转身跑开。
舫舫应该等急了,她要快点去接她。
铁门生锈的转动声响起,徐囿清快速的钻进老民房,瘦弱的背影很快便看不见了。
“少爷,要回去了吗?”刘管家恭谨的垂在谢晏州身侧,一时摸不准他的意思。
谢晏州目光灼灼的盯着徐囿清消失的方向,忽然重重的把蛋糕砸在地上。
她就那么不想见到他?!
白嫩的奶油四散开来,有几滴还溅在了谢晏州身上。
刘管家一颗心狂跳,一脸担忧,他已经有多久没见到少爷发这么大火气了?
“少爷,您……”
“走吧。”谢晏州打断刘管家,不想再听他说下去。
他收回视线,神情重归淡漠,好似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若得浮生半日情(徐囿清谢晏州)很好看吧,信小编没有错。收藏哦!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