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她蒙头缩在房间里好几天没出来,今天陡然看到他才发现,他理了头发,换了个新发型。是时下比较流行的韩式短发,让他看起来更加清爽帅气。精致的五官,自带深情的眉眼,长身玉立地往那一站,任何话都不用说,就已经足够让人心动不已。

勾瘾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顾远殷勤的把粥盛好,还贴心地给他也盛了一碗,端上餐桌,交代他:“你就问问到底为什么事不开心,好好开导开导她就行了,我说话不好使,她比较听你的。”

  

  说着话,他人已经走到了玄关处,随即朝顾挽的房间吼了声:“顾挽,你表哥让你出来吃饭。”

  

  季言初:“……”

  

  他吼完,朝季言初做了个加油的手势,然后就不负责任地溜了。

  

  季言初一头问号,这到底是我妹还是他妹?

  

  他前脚出门,顾挽后脚从房间里出来,还能看到他关门时神采飞扬的衣角。

  

  盯着那边看了一秒,再回头,视线落在屋内的季言初身上。

  

  她蒙头缩在房间里好几天没出来,今天陡然看到他才发现,他理了头发,换了个新发型。是时下比较流行的韩式短发,让他看起来更加清爽帅气。

  

  精致的五官,自带深情的眉眼,长身玉立地往那一站,任何话都不用说,就已经足够让人心动不已。

  

  他端着两盘清炒的素菜,站在餐厅的暖灯下,无可奈何地耸耸肩:“我真怀疑,你哥跟我做朋友纯粹是想给家里招个保姆。”

  

  顾挽有点过意不去地抿了下唇,没被逗笑,也不像平时那样总是跟他顶嘴。

  

  她无精打采地挪到餐桌旁,看了眼桌上的菜,和那碗浓香软糯的皮蛋瘦肉粥,依旧没什么胃口。

  

  “身体还是不舒服?”

  

  季言初用手背在她额头探了探,又摸了下自己的:“好像不烧了。”

  

  “嗯。”顾挽敷衍地轻微点头,沉默着坐下来,像个机器人般喂了自己几口粥,然后就放了筷子。

  

  季言初皱眉:“吃这么少?”

  

  “不是很饿。”

  

  “你白天都没怎么吃东西,还不饿?”季言初暗忖,想起她喜欢吃虾,提议:“要不我明天给你做清蒸虾?”

  

  顾挽还是垂头闷声坐在那里,似乎连说话的兴致都没有。

  

  季言初也极有耐心,就那么无声睨着她,静静等着。

  

  许久以后,他隔着餐桌,很轻地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细语的说:“小顾挽,你如果有心事,可以跟哥哥说,不管发生什么,只要哥哥能做到的,都会尽力去帮你,你不要怕。”

  

  他的话,像一颗安定人心的催化剂,让顾挽那颗惶恐不安的心,仿佛被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掌给托住,关怀备至地捧在手心里,小心呵护。

  

  她这几天变得莫名脆弱,动不动,眼里就一片模糊。

  

  她懊恼地揉了把眼睛,抹掉不争气的眼泪,颤着气息长长吐了口气,像是做好了倾诉的准备。

  

  “言初哥,我最近,遇到了点麻烦……”

  

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