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叶沐芙出生那天,叶父驾驶飞机失事,尸骨全无。

二十六年来,她的生日都是父亲的忌日。

年年如此。

每年生日,叶母的脾气都会变得十分暴躁,把叶沐芙视作杀夫之仇。

年长自己两岁的姐姐叶青蓉则被叶母视作了心头肉,对外宣称那是她唯一的女儿。

叶沐芙,除了姓叶,跟叶家没有任何瓜葛。

所以整个芙山机场,没人知道叶青蓉和叶沐芙是两姐妹。

叶沐芙搬好房子,随后去理发店将自己留了三年未剪的长发剪到齐耳短。

"我已剪短我的发,剪短了牵挂,剪一地不被爱的分岔……"

看着干净利落的短发,叶沐芙的心情五味具杂。

第二天,她穿了一身黑衣,去了叶家。

刚进屋,一个玻璃杯就砸了过来。

叶沐芙一个侧身,险险躲开。

"不要脸的扫把星,赶紧跪下!"叶母已经怒气冲冲走来,一把揪住她朝里房走,"给你爸磕头赎罪,他不原谅你就永远别起来!"

叶母恶狠狠说着,拽着叶沐芙的脑袋就往地上重重压!

"嘭——"额头磕地的声音,痛得叶沐芙两眼冒金星。

叶母还在那里骂骂咧咧,对着叶沐芙又掐又打,手脚并用。

叶青蓉看了好一会儿戏后才装模作样过来拉开叶母,像往常每年一样,轻哄着叶母示意她消消气。

"妈,别气坏自己身体了,你再怎么骂妹妹,爸他也回不来了。"叶青蓉给叶母倒了杯水。

叶母大口喘着气,面色狰狞着拿着水杯直直砸向叶沐芙!

叶沐芙来不及躲闪,满是热水的玻璃杯砸中了她的脑袋。

一阵闷疼,杯碎落地。

后脑勺湿漉漉的,不知是热水还是热血。

"她不是你妹妹,她是害死你爸的凶手!"叶母语气恶劣,情绪依旧激动,"她欠你爸的,我要她用一辈子来偿还!"

"好好好,我们不生气……让她给爸跪一天,跪到凌晨十二点……"叶青蓉安抚着叶母,扶着她回房休息。

小房间里一片寂静,只有桌前的三支香烛还有一张黑白遗像陪着叶沐芙。

叶沐芙抬头,神情茫然看着那照片上的男人。

爸,真的因为我的出生,而克死了你吗?

没有人回答她,只有闪烁的烛火,寂静无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屋外的叶母跟叶青蓉一起吃饭聊天,全都将叶沐芙当做了透明。

天色渐暗,夜色渐浓。

十二点的钟声终于敲响,叶青蓉也非常有时间观念的打开了门,‘请’叶沐芙离开叶家。

叶沐芙费力地起身,的膝盖已经麻木。

下楼,叶青蓉打开车门示意她上车。

"我要回帛䶮那睡,他没我在身边睡不着,我顺路送你。"她一副好心好意的语调。

叶沐芙早已饿得胃又疼起来,没精力跟叶青蓉虚与委蛇,清冷道:"谢谢,我自己回去。"

她不想听叶青蓉说他们有多小别胜新婚,更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刚搬的新家在哪。

"随便你,这大晚上的可不好打车。"叶青蓉幽幽说着,抿了抿刚涂的口红,开车离去。

叶沐芙走了几步,胃里一阵翻滚,她只能找个地方坐下休息,然后拿出手机想试试打车软件。

刚将手机开机,立马嘀嘀响个不停。

最先跳入眼帘的是一条短信:"沐芙,塔台工作这么重要,你怎么突然辞职了?"

7 07.章

叶沐芙的心跳瞬间漏了一拍,她不敢置信地将那短信再看了一遍,然后想打电话过去问个清楚。

可现在已经是三更半夜,而同事发短信过来的时间是上午十点整,她已经错过了整整十四个小时!

叶沐芙慌了神,她工作得好好的怎么可能会辞职?到底是谁给她递交了辞职报告?

她刚要预约顺风车回去,顾佐的电话正巧拨了过来。

"我的姑奶奶,你总算开机了!"顾佐在电话里长叹一声,"你去哪儿了,我找了你一整天!"

叶沐芙刚报地址不久,顾佐便开车过来了。

"你怎么把头发剪了?"顾佐一来就看到了叶沐芙的变化。

"头发长见识短,我得把目光放长远点。"叶沐芙随口敷衍回答道。

顾佐满脸狐疑,但想起正事又凝重问道:"你为什么辞职?"

叶沐芙愣住,这事儿整个机场都已经知道了?

"我……我如果说我也是刚知道,你信吗?"叶沐芙无力解释。

顾佐怔了怔,盯着叶沐芙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确定她没有撒谎。

"明天赶紧去跟人事部说清楚,他们已经准备从别的航空公司调人过来接手你的工作了。"顾佐一边开车一边说。

眼看他要开车将自己往之前的公寓带,叶沐芙连忙说了新家地址。

"你又搬家了?"顾佐吃惊问道。

叶沐芙刚要回答,听得他话中的‘又’字,谨慎问道:"你知道我最近一直在搬家?"

顾佐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轻咳一声道:饣并"上次去你家,行李都摆在客厅,一看就知道刚搬过去还没来得及收拾……"

叶沐芙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没再回应。

"对了,刚才我在那边等你的时候,看到了霍帛䶮。"顾佐突然说道。

叶沐芙身子僵了僵,强稳住情绪淡声道:"哦,好巧。"

车内一阵沉寂,直到到达目的地。

叶沐芙下了车便准备上楼,顾佐叫住了她。

"生日快乐,迟来的祝福。"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藏青锦盒,塞到了叶沐芙手中。

叶沐芙瞬间觉得手上的盒子千斤重,她声音发颤:"你怎么知道……"

她的生日,没有任何人知道。

包括霍帛䶮。

"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啊。"顾佐笑嘻嘻说着,抬起手指弹了弹叶沐芙的额头,然后示意她赶紧上楼。

"早点休息,医生交代的胃药记得按时吃。"顾佐说完便回了车上。

叶沐芙看着他离去,这才上了楼。

锦盒中,是一条银色项链,还有一个精致的芙蓉花坠子,在灯光的照射下闪耀夺目。

叶沐芙合上盖子,眼眶湿润。

……

翌日清早,叶沐芙早早去了机场,找到了人事部负责人,说明了情况。

"你刚请完假,你妈就带着你的辞职报告过来了,打你电话也打不通,塔台不能一日无人,你今天要是没来,就算你不辞职公司也会把你辞退。"人事严肃说道,将抽屉中的辞职报道找出来。

叶沐芙早已震惊到不敢相信:"我……我妈过来的?"

人事点头:"对,不过你居然跟叶青蓉乘务长是亲姐妹,你这藏Y.B独家整理得够深够低调的啊!"

叶沐芙扯了扯嘴角,心底说不出什么滋味。

她拿着辞职报道想去叶家找叶母问清楚,为什么隐形了二十六年,突然要站出来曝光她母亲的身份。

又为什么,要擅自做主弄这份辞职报告……

拐角处,一个挺拔身影突然大步走来。

叶沐芙还未来得及看清他是谁,便被一股猛力拽到了楼梯间!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