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卫俶带着吏部尚书府众人来到法场时,已经是未时了。吏部尚书苏蒲,也就是皇甫央央的舅舅,带着一家子战战兢兢地上前,跪地行礼,“参见斉王殿下。”“参见斉王殿下。”男男女女的声音齐齐响起,有些震耳。

全能医妃小说精彩试读

皇甫央央略微吃惊地看着万俟夜。

她正想让万俟夜把尚书府的人都传来,万俟夜就先一步这样吩咐了,这男人莫非会读心术?

皇甫央央正要细看,就见万俟夜抬眼看来,那自带着一股皇室威严的眼神,令皇甫央央有一种偷窥被抓到把柄的感觉,慌忙低了下头,心律有些不齐。

“是。”斉王府府军统领卫俶(chù),一个与万俟夜年纪相当的年轻男子恭敬应声,准备离开。

“等等。”皇甫央央连忙抬头出声阻止。

“皇甫姑娘还有事?”万淳问。

皇甫央央暗自深吸一口气,望向深不可测的万俟夜,“王爷可否让你的人顺便再搜一搜吏部尚书夫人魏氏和徐嬷嬷的房间?”

“搜找证物?”万俟夜沉声问。

皇甫央央神色微惊,因为没想到万俟夜会一语击中。

看来这位斉王殿下不是一般的聪明,怪不得能成为大齐的摄政王。

皇甫央央轻点头,“最好是暗搜,等吏部尚书府众人离开后再搜。还有,民女……想看一下关于本案的所有卷宗。”

皇甫央央觉得自己的要求有点多了,因而说到后面一句话时,声音小了些,言语中透着几分尴尬。

万俟夜深看了一眼皇甫央央,竟没有拒绝,对万淳吩咐,“差人去大理寺。”

“是。”不需万俟夜明说,万淳已经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皇甫央央勾唇腹黑一笑,赌一把地嘱托道:“万公公,如果可以的话,顺便让人准备好笞杖。”

这笞杖是用来打人脊背或者臀部的棍子,只有执行杖责之刑时才用。

万淳一惊,看向了万俟夜,见万俟夜没有反对的意思,便照办了。

……

卫俶带着吏部尚书府众人来到法场时,已经是未时了。

吏部尚书苏蒲,也就是皇甫央央的舅舅,带着一家子战战兢兢地上前,跪地行礼,“参见斉王殿下。”

“参见斉王殿下。”

男男女女的声音齐齐响起,有些震耳。

万俟夜未作理会,将目光调向了皇甫央央,“这些人中,谁是凶手?”

此话一出,以苏蒲为首的众人都看向了皇甫央央,见她竟还活着,苏蒲等人都变了脸色,眼中有惊愕,心中有疑惑。

“她……她怎么还活着?”小声问这话的是苏语蓉的母亲魏氏,苏蒲的大房夫人,皇甫央央的舅母。

苏语蓉捏紧了双手,眼中露出冷意,抿唇不语,心中却腹诽:那贱蹄子为何还活着?不是该被斩首了吗?斉王让他们一家子来这法场究竟是何意?

皇甫央央对于万俟夜信她不是凶手这点,不胜感激。

吏部尚书中上上下下加起来有将近两百人,此时跪了一地。

皇甫央央微勾唇角,锐利的目光扫视一眼他们后,回道:“吏部尚书苏蒲……”

苏蒲一惊,顿时抬起了头,疑惑地看着皇甫央央。

皇甫央央无视他,继续言道:“苏语蓉……”

苏语蓉就像火药,一下子被点燃,“什么凶手?皇甫央央,你说谁是凶手?本小姐杀谁了?”

“斉王殿下跟前,休得大声嚷嚷。”万淳呵斥完苏语蓉,转而对皇甫央央态度还算不错地说:“皇甫姑娘,你继续。”

皇甫央央接着说道:“这些人都不是凶手,真正的凶手是尚书夫人魏氏和贴身伺候她的徐嬷嬷。”

二人神色一变,连忙辩驳起来。

“满口胡言。皇甫央央,舅母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你为何要污蔑我是凶手?我在尚书府中安分守己,怎么就变成凶手了?我杀了何人?斉王殿下,此女乃毒杀太子侧妃的凶犯,她的话不可信。”

魏氏面带怒色地辩驳完,昨晚抽打了一顿皇甫央央的徐嬷嬷接着说:“王爷,奴婢是伺候尚书夫人的,奴婢也一直安分守己,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奴婢不知央央小姐为何要污蔑奴婢。”

皇甫央央眼神犀利地盯着徐嬷嬷,“你敢对天发誓没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吗?还有你,魏氏,你确定待我不薄吗?”

魏氏和徐嬷嬷迎上皇甫央央咄咄逼人,冷冽渗人的眼神,心中竟生出了一丝惧意。

这丫头怎么感觉和之前不一样了,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午时三刻已过,这丫头为什么没被斩首?

斉王传他们来法场,到底是为了什么。

苏语蓉此刻已是怒火冲天,但碍于斉王在,不敢放肆,只得忍着。

她有些不明白,昨晚皇甫央央明明有气进,没气出,好像死了一样,今天怎么就生龙活虎的了?

难道她昨晚是装的?

“王爷,下官斗胆问一句,您传唤下官一家老小来法场,究竟所为何事?”尚书大人苏蒲硬着头皮问。

万淳回道:“皇甫姑娘说毒杀太子侧妃的另有其人。皇甫姑娘,你说太子侧妃是魏氏和徐嬷嬷毒杀的,可有证据?”

皇甫央央一副窥破天机的样子,含笑的目光直视魏氏,“夫人双眼发红,好像蒙了一层红纱,眼珠圆而外鼓,称之为蛇眼。生有蛇眼之人,心狠似毒蛇,奸诈阴险,凶恶似虎狼。”

“你……你胡说,你才似虎狼。”魏氏气得怒斥。

皇甫央央没理会魏氏的怒气,继续说:“接下来说说你的杀人动机。太子侧妃是你父亲小妾所生,年方十六。自被太子纳为侧妃后,就时常到尚书府中炫耀显摆挑衅,令本就对太子侧妃不满的你心生恨意。这是其一。其二,太子原本要纳你的女儿苏语蓉为侧妃,却被已被毒杀的太子侧妃抢了先。其三,数日前,太子侧妃到尚书府中时,与你最疼爱的女儿苏语蓉起过冲突,当时太子侧妃掌掴过你女儿,并且还当众宣布,太子不日就会将她扶正。这些尚书府上上下下婢女家丁都可作证。其四,你早就看我不顺,你为了女儿的太子妃位置,也为了除去我,想出了一石二鸟之计,毒杀太子侧妃嫁祸于我。”

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