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呆了几天城里,真以为自己是城里人了是不?”陈曦很是无奈,她这就起晚了至于的吗?“亲家母,你也不嫌天冷,这一大早上就教训我姑娘?”陈母拎着昨天陈曦没带走的大骨头,捂得严严实实的。沈母听这话,也不示弱,“亲家母,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你看看这村里的儿媳妇,哪个跟她似的,都快睡成猪了,也不起,让婆婆在院子里干活。”

与结婚十年的丈夫决裂后(陈曦沈彦迟)精彩章节

“知道了,娘我把手电筒拿着了。”

陈曦说着就拿起手电筒离开了陈家。

陈曦一走,陈母就狠狠的瞪了一眼陈父,“你还真是亲爹,这漆黑的,你就让姑娘回去了。”

“嫁出去的女儿就是人家的,孝顺公婆是应该的,你就别跟着掺和了。”

“我这不是觉得不对劲吗?你不觉得咱闺女好像变了不少?”要不咋说姑娘是从娘肚子里爬出来的,有一点变化都瞒不过。

“你胡思乱想个啥。”

“老陈啊,能不能闺女真被欺负了,不然咋变了这么多。”

陈海听她越说越没谱,“你快消停点吧,闺女那脾气随你,谁能欺负她?再说了咱闺女啥样,你不清楚?”

“行了,我这不是担心闺女吗?”

陈曦回去就休息了,这地方也没处洗澡,只能打点谁擦擦身体,之前在医院也被折腾的够呛,实在是没力气了。

公鸡打鸣,院子里扫雪的声音,都没把她吵醒。

沈母穿着大厚棉袄,使劲的扫着雪,带着气。

声音弄得很大。

真以为变勤快了,也就是那两天又恢复原样了。

陈曦被冻醒了,这炕晚上特别暖和,早上醒来,就不行了。

她把衣服穿上,走出去。

沈母看了她一眼,“去把猪喂了,早饭做了,还有窗户上的雪都扫了。”

没等陈曦洗漱,沈母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

陈曦睡眼惺忪,去洗了把脸,冷水一上脸,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呆了几天城里,真以为自己是城里人了是不?”

陈曦很是无奈,她这就起晚了至于的吗?

“亲家母,你也不嫌天冷,这一大早上就教训我姑娘?”陈母拎着昨天陈曦没带走的大骨头,捂得严严实实的。

沈母听这话,也不示弱,“亲家母,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你看看这村里的儿媳妇,哪个跟她似的,都快睡成猪了,也不起,让婆婆在院子里干活。”

陈曦一听两人吵起来,就觉得头大,“你们两都别吵了,我先去做饭。”

说完就走了。

陈母看了沈母一眼,冷哼一声,“你别忘了,你家沈小子如今能升官,那全是靠娶了我姑娘,算命先生说了,我家陈曦那在古代就是当皇后的命。”

沈母一听这话,更堵心了,“是皇后命,啥活不干,竟等着人伺候,能不是皇后命吗?”可是,再想想曾经的原主,她也只能蔫了,想着把那些日子欠下的都还清……哎,她到底只能是叹了口气,将所有的不舒服都搁在了心里。

炒菜的时候,沈母突然来了一句,“你怎么那么败家啊,放那么多油。”

一听这话,得,陈曦把油壶收起,也不放了。

沈母满意了,正好沈父喊她,就走了。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