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行,大婶,就照您说的。”张远说完从钱包里拿出一千块塞到对方手里。“现在你就是我的人了“张远微笑着对女孩说。“谁要是再打我媳妇,我可不能答应。您说对吧?”张远转向头带着攻击地看着大婶,似笑非笑地继续说。说完帮女孩子把绑在两个手腕上的麻绳解开,不经意触碰了女孩的手指,女孩闪电般的攥起来。张远看了看女孩的脸,脸上有些许泥土和黑印,鼻梁上略微有点黑头,眼睛有些浮肿,皮肤看起来细腻光滑,有些许雀斑。嘴唇有些干裂和发白。张远根据女孩的面容在脑海里勾勒出女孩最近的生活:被捆起来,直接扔在地上。女孩一直以泪洗面,哭闹。并且应该是长时间不给吃喝才会造成嘴唇干裂和发白。

风中的象谷免费在线阅读

“再给加一千,俺就把闺女嫁给你。”大婶一跺脚说。

老汉听见大婶这样讲,有些不乐意的拽了拽大婶的衣服后摆,大婶没理老汉。

“行,大婶,就照您说的。”张远说完从钱包里拿出一千块塞到对方手里。

“现在你就是我的人了“张远微笑着对女孩说。

“谁要是再打我媳妇,我可不能答应。您说对吧?”张远转向头带着攻击地看着大婶,似笑非笑地继续说。

说完帮女孩子把绑在两个手腕上的麻绳解开,不经意触碰了女孩的手指,女孩闪电般的攥起来。张远看了看女孩的脸,脸上有些许泥土和黑印,鼻梁上略微有点黑头,眼睛有些浮肿,皮肤看起来细腻光滑,有些许雀斑。嘴唇有些干裂和发白。张远根据女孩的面容在脑海里勾勒出女孩最近的生活:被捆起来,直接扔在地上。女孩一直以泪洗面,哭闹。并且应该是长时间不给吃喝才会造成嘴唇干裂和发白。

女孩被看的不好意思,害羞的低下了头。张远意识到自己盯着女孩看的太久,便把头转向了大婶说了声:“丈母娘,我们车上座位有限,载不上您了,您给个地址,我后面带我媳妇回去看您。”

大婶心里想着:“还看什么看,最好别再遇见你们这帮瘟神了。”赶紧乱讲了个地址。

“行,那丈母娘咱们后面见。走,媳妇。”张远说完便不再理会大婶和老汉,拉着女孩的手往车上走去,走到车边帮女孩打开了车门,女孩上车后自己走到另一边坐上车。

“远哥,你刚刚怎么不让我们收拾这老妖婆?”徐乐不解的问。

“我们的目标是救人,人救下了就行。这里不是咱们的地盘,能别惹事就别惹事。给他们两收拾一顿又能怎么样呢?也改变不了什么。暴力从来都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张远耐心的向徐乐说到。说完把头扭向旁边坐着的女孩,女孩显得很拘束,似乎有点不知所措。

“姑娘,刚刚那两个人,应该不是你父母吧?”焦晨开口问。

女孩看起来有点虚弱,也是惊魂未定,迟迟没有开口。

焦晨从前座递了瓶水给坐在后座的女孩,女孩亦是没有接。张远看出女孩心中地顾虑,接下递过来的矿泉水放在她旁边说了声:“没有下药,姑娘。我们对你没有想法。”

“刚刚说要买你,希望你别介意,”张远对着女孩笑了笑。

“姑娘,你应该谢谢我这位朋友,是他想救你。”正在开车徐乐把头向副驾驶的焦晨伸了一下。

“谢谢各位大哥,谢谢,要是没有遇到各位大哥,我真不知道能不能脱险。”女孩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请问您怎么称呼?”张远看着女孩的眼睛问到。

“郑,郑晴。”姑娘结巴的说到。

“来,晴晴,这钱给你。我们还有事,到前面镇子上,你就自己坐车回去吧。”张远并没有理会女孩的眼泪,掏出自己的钱包把仅剩下的五百块塞到女孩手里。

女孩并没有接张远给的钱,眼泪却不断地留下来。

“真是谢谢大哥了。”女孩想用手擦下眼泪,焦晨在后视镜看到,递给了女孩一包湿巾:“来,用这个擦。”

“姑娘,你是怎么被那些人绑到这里的?”徐乐开口问到。

“我是一个大二学生,暑假在G市一个偏远山区支教。上周在学校门口遇到刚刚那个大妈,她着急地跑到我这边,问我能不能给她家里帮个忙,她孙子发烧晕过去了,让我帮忙看看。我当时也没多心,心想着都是村子里的人,就跟着她去了。结果拐了两条街,出来了两个五大三粗的男的直接给我架上一辆车。”

“我拼命的喊,他们就打我。一男的脱下他的袜子直接塞在我嘴里。把鞋带解开用鞋带勒住袜子绑在我的脸上。”郑晴越说越激动。

“两个男的绑住我想对我动手动脚。大娘说了声‘瞅瞅你们这没出息这劲,你们两是没见过女人吗?‘两个人只好停手。”郑晴的边哭边讲。

“这两个人第二天晚上跑到我被仍在的地下室里,就各种污言秽语,用各种脏话辱骂我,再次试图纠缠,我拼了命的挣扎。”

“他们得手了吗?”徐乐饶有兴趣的问。

张远听见徐乐讲了这么一句不合时宜的话,给徐乐递了一个颜色。

“从G市到这边,他们是怎么把你弄过来的,这开车的话得两三天左右吧?”徐乐赶紧继续说,想把刚刚的问题略过去。

“他们没得手”

“一个男的想把我双腿按住,被我一脚揣在他的裤裆上了。”

听到这里,张远他们三人面面相觑,张远把手放在鼻子上笑了出来。

“后来呢?”张远开始对这个姑娘感兴趣了。

“后来那个男的就疼的在地上打滚,听到叫喊声又来了两个人,包括那个大妈。他们把我吊起来,用鞭子不断地抽。”

“我现在背后全是烂的。”郑晴还没说完直接晕倒过去倒在在张远身上,张远没有碰女孩,就让她安安静静的睡一觉吧。

张远看了看女孩的脸,想了想说到:“走,开回去。”

“远哥?“焦晨看了看张远说到。

“咱们还有时间对吧?“张远问了问。

“时间绰绰有余,晚上到县里就行。“徐乐开口讲。

“远哥,你不是让我们别惹事吗?“焦晨不理解的问。

“我很欣赏这个女孩子。这女孩值得被尊敬,而不是被同情。“

“好嘞,坐好了,各位。“徐乐完后然后一个漂移掉头。

沿着相反方向开了大概半个小时,找到了刚才那位大妈和老汉,他们也没再沿着刚刚的方向走,而是掉头往回走,两个人再一次被徐乐用车别住。

焦晨和徐乐下车一脚直接踹在老汉和大婶的腰上,把人踹倒在地上后一顿拳打脚踢。张远把郑晴轻轻的扶着躺在车后座上,用左手轻轻扶着她的头,右手从后内饰面板上取了个垫子垫在郑晴头下。自己下车后在后备箱里取了一根棒球棍,让他们两把大婶和老汉绑了起来。

“乐乐,看看河边能不能捡两块石头过来。“张远对徐乐讲到。

徐乐心领神会。

“小伙子,你们这是做啥子呀,咋对我这老人下这么狠的毒手呀。“大婶讲到。

张远看着被绑起来的大婶和老汉没有讲话。

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