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回到住所,独孤钰儿便觉得头疼。一天一夜的时间,都未曾好生休息。方才又在那烈阳下跪了许久,铁打的身子也要吃不消了,更何况这具身体,素来羸弱。她合衣躺在软榻上休息,翠玉贴心的上前,捋开裤腿,为她揉捏着有些发红的膝盖。没一会儿功夫,独孤钰儿便已然熟睡。

嚣张王妃免费章节阅读

  “父亲莫要难过,事情已经过去了。”

  见此,到底是血脉至亲,独孤钰儿心里也颇为难受。她上前,虚抱住独孤蓝丰:“女儿振作起来了,父亲也要振作起来。与其悲痛女儿曾经的痛处,不如想想,如何让女儿以后好过些。”

  “你这话是何意?”

  独孤蓝丰微怔,审视的看着她:“你祖母虽糊涂,但到底是父亲的生身之母。”

  “父亲当真以为,所有事情的源头,都是祖母不成?”

  孤独钰儿站直身子,与之对视:“祖母昏庸,可也是最好糊弄之人,为何这次如此坚定?”

  她刚穿越过来,便知那老婆子的心性。更知道,这桩桩件件的事情中,她那个好堂姐,起了不少作用。为今之计,是如何杜绝祸害的根源!

  眼下独孤盈儿是不能来府中了,可她出嫁之后呢?保不准那朵白莲花,在打什么主意。

  “盈儿这孩子,心太大了……”

  愣了半晌,独孤蓝丰无力的揉了揉眉心:“你也累了,回去歇着吧。”

  如此,独孤钰儿也不再多说,行礼告退。

  跟聪明人说话,不需要什么都说出来,留点余地,反而更好。

  回到住所,独孤钰儿便觉得头疼。

  一天一夜的时间,都未曾好生休息。方才又在那烈阳下跪了许久,铁打的身子也要吃不消了,更何况这具身体,素来羸弱。

  她合衣躺在软榻上休息,翠玉贴心的上前,捋开裤腿,为她揉捏着有些发红的膝盖。

  没一会儿功夫,独孤钰儿便已然熟睡。

  次日醒来,便窝在床上愣神。

  她穿越而来,但是有着原主的记忆,行事起来倒也方便。

  只是这世道,女人若想生存,太难了。她又不是个甘于现状的人,必然不忍认命。

  否则日后嫁进皇子府,容子卿堂堂皇子之尊,左一个侧妃,又一个妾室的抬进府,她不是要开始无止尽的宅斗生涯了。

  而她与容子卿,也的确没什么感情在……

  时代鸿沟比较难以跨越,独孤钰儿呆坐了一会儿,也没想出对策,秉承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想法起身。

  接连过了几日轻松日子,陈二便给她带来了个‘喜讯’。

  庭院中,懒洋洋窝在秋千上晒太阳的独孤钰儿,听到陈二的话,垂死梦中惊坐起,惊叹:“你再说一遍!”

  “钰儿小姐,殿下设宴,约您城外游玩。”陈二垂眼,复述。

  “……”独孤钰儿嘴角抽了抽。

  说好的婚前不得见面呢?

  说好的遵纪守法呢?

  这王爷不按套路出牌啊。

  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

  “小姐,殿下相约,您还不快准备准备。”翠玉倒是满脸高兴。

  她自小跟独孤钰儿一起长大,眼见着自家小姐有了婚事,如意郎君还处处护着她,自然是心喜。

  “我身体有些不适,不如改日在……”

  半个时辰后,陈二已经拴好马车,在府外候着了。

  看着身边虎视眈眈的翠玉,独孤钰儿无奈的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左右是躲不掉的。

  再者,就算容子卿起疑又何妨。

  只要独孤蓝丰认定她是独孤钰儿,那容子卿,还能检查她的灵魂不成。

  一念至此,心甚安。

  一路颠簸,来到城外凉亭,容子卿已然在哪里候着。听到马车声,从凉亭出来,迎上前。

  “殿下。”

  独孤钰儿从马车出来,对着容子卿行礼。

  这是她来到这后第二次见她的未婚夫,到底是皇室血脉,身材模样好的没话说,只是性子让她有点发憷。

  “嗯,进去坐吧。”容子卿看着她,淡淡的点了点头,转身回到凉亭:“听陈二说,你从老夫人手中要回了管家权。”

  “是。”孤独钰儿应下:“祖母年事已高,该安享晚年,而不是为我们这群不肖子孙辛劳。”

  “这话说得,可不实诚。”

  容子卿勾了勾嘴角,眉眼低垂,丹凤眼里眼波流转,意味深长的轻笑道。

  老狐狸……

  独孤钰儿暗暗感叹,皇家的人,果然都是人精。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殿下何必揭人短处。”

  他既然知道事实真相,也不必有什么隐瞒。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