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缘胜笑了笑,然后,一瞪眼,两只黑漆漆的眼珠子瞬间变色,瞳仁上,多出了一对复杂无比的花纹。“嘶……”富岳猛抽了一口气。他可是知道万花筒的。据说当年的先驱宇智波斑,就是万花筒强者。

人在木叶,开局带宇智波叛逃精彩试读

这句话,刚好戳中了富岳的痛点,他身子一震,立马问道:“你什么意思?你难道觉得,宇智波家族会因为这个小小的误会而被灭族?”

“当然。”缘胜重新坐回沙发,侃侃而谈:“木叶高层的尿性,你不是不知道,尤其是以团藏为首的那些势力,本身就对你们宇智波存在偏见,而这一次,认定了宇智波企图谋反,你觉得他们还会放过我们吗?”

富岳眼神中多了一丝杀气。

他作为一个老人,太了解团藏他们的为人了。

正如缘胜说的那样,对宇智波忌惮无比,巴不得宇智波消失。

这次好不容易抓到宇智波的把柄,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缘胜继续说:“如果您不作为,高层就会对我们下手,想想团藏的手段,他要让宇智波消失,宇智波还能活下去?”

富岳脸色又难看了几分,想了很久后,问道:“你的意思是……”

“我们除了叛逃,别无选择。”缘胜说道:“不叛逃,和木叶和平共处,这样的想法也太单纯了,俗话说的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们拥有写轮眼,就注定没办法和平下去,这是宇智波一族的命运。”

富岳脸色阴沉,捏着拳头,不断思考。

其实这些话,富岳早就想到了。

身为宇智波一族的族长,怎么可能看不透这种简单的问题。

他想了很久后,这才问道:“我承认,你的大局观很强,你说的情况我也看到了,可是想要叛逃,没那么简单。”

“有什么难点?”缘胜问。

“第一点,有一部分族人习惯待在木叶内了,他们根本不可能接受叛逃,甚至在他们心里,还以自己是木叶的忍者而自豪。”富岳恨恨的说。

富岳心里其实很讨厌这部分族人。

居然以木叶马首是瞻,全然忘记了自己是豪门一员,没志气!

“这点不难解决。”缘胜笑着说:“如果全族叛逃了,这些族人也必然会跟着一起叛逃,如果他们不逃,那就留他们在木叶等死吧,反正心里不向着家族的人,也没什么好值得可怜的,你说对吗?”

“……似乎有点道理,的确没必要顾及这些人。”富岳点点头,又说道:“第二点,我们家族的力量,尚且不足以和木叶对抗,想要逃离木叶,武力上我们根本对抗不了。”

“以前不行,现在可以了,因为有我。”缘胜说。

富岳一副想笑又憋住的表情:“你?你能起到关键性作用?虽然你是上忍,可是我们家族里上忍不少,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

“如果说,我开启了万花筒呢。”缘胜反问。

富岳的脸皮猛的抽了一下:“你,你开了那写轮眼之上的至尊瞳术?”

缘胜笑了笑,然后,一瞪眼,两只黑漆漆的眼珠子瞬间变色,瞳仁上,多出了一对复杂无比的花纹。

“嘶……”富岳猛抽了一口气。

他可是知道万花筒的。

据说当年的先驱宇智波斑,就是万花筒强者。

而且富岳自己本身也是万花筒。

所以他很了解,要开启这种眼睛有多难。

也了解,这种眼睛有着多么巨大的威力。

他的儿子,宇智波鼬,这位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都没开启这种瞳术!

“你是什么时候,开,开眼的?”富岳因为太过激动和惊讶,连说话都有些颤抖。

“不久之前,见证了一位同伴死在战场上之后。”缘胜瞎掰道:“族长,现在我们能有力量对抗木叶了吗?”

“……够了,够了。”富岳点头。

富岳,止水,再加上缘胜,如今宇智波内有三双万花筒。

三双万花筒,灭木叶村不现实,但是带领族人们离开木叶,应该算是绰绰有余。

“既然你担心的两点都解决了,那么能同意宇智波的叛逃计划了吗?”缘胜又问。

富岳为难道:“还有一点,也是最难解决的一点。”

“哪一点?”缘胜问。

“宇智波一族的荣耀。”富岳的眼神骤然变得严肃无比:“如果我们真的叛逃了,宇智波全族将要背上叛忍的名号,这是侮辱了宇智波一族的名声,比被灭族更要可耻。”

缘胜叹了口气。

他就猜到会这样。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