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这些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陆谦立刻就发现自己面临一个两难境地:眼下应当采取何种行动?现在这少女已经接触到了赵明诚,只要这位赵公子稍有政治头脑,抓住这当十钱的事大做文章。左思右想,眼下的当务之急却是争取这少女的信任,想到这里,当即朗笑一声道:“姑娘说的好,真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此番下情上达,朝廷倘能据此有所匡正,正是大功德一件。”此言一出,顾炎武的名句到底不同凡响,众学子看陆谦的眼光立刻就有所不同,没想到这武夫居然也能出口成章,倒不是胸无点墨的货色。就连那少女看陆谦的眼光也有所不同。感受到周围人投来的目光变化,陆谦立刻有些飘飘然起来,心想以前就见小说里的主角吟风弄月糊弄人了,可惜自己本来诗词背诵的少,回到了牛人辈出的宋朝,好词好句都被人写出来了,老也没得着机会露这脸,今天总算出了这么一口气了。

大宋:开局就宰了林冲(陆谦)精彩试读

大宋:开局就宰了林冲 第15章 白衣少女(第4更,求鲜花求评价)

陆谦循声望去,是一名少女,十七八岁。

少女一身白衣,头上斜簪一枝栀子花,余外更无别样装饰,阳光下更显青春俏丽可人,端的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一众学子本是恼怒于“一群腐儒”这等无礼言辞,要寻放此大言者好生理论一番。

哪知一见是个美貌少女,读书人怜香惜玉的性格都暴露出来,读书不就是为了功名和美人吗,又哪里能对美人翻脸?登时便收起了怒气,一个个装斯文起来。

只不过斯文归斯文,道理却更要说清楚,否则岂非在美人面前失了体面?当下便有人道:“这位姑娘所言差矣!昔孔圣不问农桑,乃以为民各有其所司,士大夫当心怀天下,岂可瘀于区区稼穑之道?”

这几句话虽少,不过引经据典又自抬身价,登时引来一片赞许之声,那贡生摇头晃脑作了个四方揖,正自得意间,却听那少女说了一句话,险些喷出血来:“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陆谦在旁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心说叫你们这帮穷酸鄙视我啊,现在可吃瘪了吧?那学子听到陆谦大笑,更是羞恼,差点想要不顾斯文,冲上去质问那少女是装傻还是真不懂。

赵明诚与这学子相识,又见他被陆谦嘲笑,自然要为他出头:“敢问这位姑娘,为何说我等适才是在空谈国家大事?”说别的你听不懂,只好问你自己的话了。

那少女冷然道:“你们说的什么打打杀杀的,我一点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一打仗朝廷就要加租税,隔壁王大叔就要把种出来的一点稻米去集市卖了换钱来交税,隔壁三婶就要把自家的蚕丝卖去官市,抵充年初时官府预买丝绢时给的钱,我阿爹就要熬夜割漆然后去集市上叫卖,累死累活才能缴上官府的租税。”

众学子面面相觑,他们终日埋首经卷诗文,这些民间疾苦直是闻所未闻,一时做声不得。

赵明诚到底对朝政知道多些,当下把手一摆道:“非也!国家大事乃天下之大利,但凡我大宋子民都应同心同德才是。何况完纳朝廷租税乃是黎庶正道,姑娘的亲友也算是尽力于王事,为何耿耿于怀?”

这官话陆谦听的都暗暗摇头,那少女自然更听不进去,柳眉一竖道:”每次到缴租前蚕丝和粮米的价钱就猛跌,一年到头的辛苦有时连完税都不够,这叫什么正道?”

她越说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高:“即便如此,只要能吃口安稳饭,我们老百姓也忍了。可是,这两年江南又用上了什么大钱,一枚钱有以前三个重,居然说要抵十枚钱用,这不是摆明了蒙人吗?我们那里县上的钱大官人,一早就知道了朝廷要发大钱,把一县的铜器和散钱都收了去,私下铸起大钱无数来,等待朝廷的钱一出来就一起放出,平白赚了海一样的利,可我们老百姓哪知道这个?只看见物价一天天地涨,手里的蚕丝和米粮却一天比一天不值钱,为了西北打仗,隔壁村已经有人卖儿女了,你们还说这是正道吗?”

对于终日饱读诗书的贡生们来说,这样的底层人民生活是闻所未闻的。谁知道就是从这样明丽的少女口中说出了自己一直都不知道的事实?

陆谦心中却是豁然贯通:原来这少女来此就是为了这当十大钱!记得历史上确实是在此时有臣僚上议要求停止使用此钱,理由是此钱之行导致物价腾贵买卖停滞,也因为这当十大钱是蔡京所行,那赵挺之正在一一废止蔡京所发的政令,自然乐得顺水推舟玉成此事。

可历史只说庙堂决议,却不会记载这小民上奏之事,是以陆谦虽然是能知过去未来的人,却也一时猜不透这少女是谁。

“江南?不会是方腊那边的人吧!”陆谦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些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陆谦立刻就发现自己面临一个两难境地:眼下应当采取何种行动?现在这少女已经接触到了赵明诚,只要这位赵公子稍有政治头脑,抓住这当十钱的事大做文章。

左思右想,眼下的当务之急却是争取这少女的信任,想到这里,当即朗笑一声道:“姑娘说的好,真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此番下情上达,朝廷倘能据此有所匡正,正是大功德一件。”

此言一出,顾炎武的名句到底不同凡响,众学子看陆谦的眼光立刻就有所不同,没想到这武夫居然也能出口成章,倒不是胸无点墨的货色。就连那少女看陆谦的眼光也有所不同。

感受到周围人投来的目光变化,陆谦立刻有些飘飘然起来,心想以前就见小说里的主角吟风弄月糊弄人了,可惜自己本来诗词背诵的少,回到了牛人辈出的宋朝,好词好句都被人写出来了,老也没得着机会露这脸,今天总算出了这么一口气了。

看见陆谦得意样子,赵明诚也笑道:“这位姑娘,适才所言之事恐怕是朝廷有所不知,否则当今天子是极圣明的,决不会坐视百姓受苦。小生虽然不才,家父便是当今执政的赵相公,上任以来正将前任蔡相公所行的诸般悖理虐民之政一一匡正,姑娘此事倘若属实,小生情愿向家父进言,立即废止当十大钱。”

那少女一听这话,当即面露喜色:“你就是赵公子?这可太好了,我大哥他们今天正去相府拜见赵相公呢,倘若赵公子能为我们向令尊进言,真是感激不尽。”

陆谦见状不好,看双方的形势对比,自己显然处于下风了。那赵明诚乃是当朝执政的公子,论太子党的等级就高过自己,而且又是太学生,名声也比自己好的不知多少倍——的——最重要的是,此事正是赵挺之一党的施政方针,这少女若不跟着赵明诚跑了,恐怕倒要怀疑其思维能力了。

眼见那少女领着赵明诚回去寻自家兄长商议,干瞪眼没办法,只得心中安慰自己:反正此事在历史上也是发生的,蔡京的当十钱又的确是闹的民间怨声载道,自己只是顺其自然而已,也算积德吧。

此刻众贡生见美女既去,都有些扫兴,也已渐渐散去,陆谦也痴迷的望着少女离开的方向。

“看什么看,人都走远了,那姑娘真漂亮”李清照道。

“青青,你在我心中才是最美的!”说完陆谦随即把李清照搂入怀里。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